首页 > 民俗 > 子栏目

太行木雕里的岁月流年 ――记榆社民间木雕艺人梁俊维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 白英
锦柏葱峦出,香琼暗海来。
鬼工输大巧,神力逞奇才。
——木客谣 节选(明·沈明臣)
 
在山西腹地的太行山深处,流传着古老的木雕 技艺,大到亭台楼阁村宅民居,小到家具摆设日常 用品,处处可见精雕细镂、巧夺天工的木雕工艺品。 “玉不琢,不成器。木不雕,难成品。”榆社乡间 有这样一位专注木雕的能工巧匠,他就是梁氏雕刻 技艺的第九代传人梁俊维,虽然年已七十有二,是 地地道道的农民,但经他的手雕出的木雕作品,雕 工精美绝伦,雕艺精湛严细,题材贴近生活。其独 树一帜的木雕技艺,不仅闻名十里八乡,还凭借自 己的作品荣获了中国民间艺术最高奖“山花奖”。

艰难起步

梁俊维出生在山西省榆社县郝北镇郝北村一个 普通的农民之家,由于家庭贫困,从 12 岁开始就被 迫缀学,跟着村里人靠放羊为生。他的祖上从清朝 乾隆年间就开始从事精细的木雕行业,至今已传承 了九代人。梁俊维出生于 1949 年 7 月,时代的变革 使木雕技艺日渐衰落。父亲虽然学会了木雕手艺, 却已经不能再以此为生,只能改为耕田种地,只是 闲暇时在家里雕些小物件聊以自慰。即使这样,梁 俊维还是耳濡目染地喜欢上了这门手艺。儿时的梁 俊维在放羊的时候,经常仔细观察身边的小动物, 不由自主地就拾起树根,用羊铲抠成小人、小鸟的 模样。他雕出的小作品栩栩如生,受到乡邻们的赞赏, 这促使他对木雕技艺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三十岁的梁俊维结婚成家, 生活的担子加重,一家老小的生计全压在他的肩上,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木雕技艺的追求。进入改 革开放的八十年代后,经济的发展,让人们更加注 重文化生活,开始欣赏根雕木雕等手工艺制品。梁 俊维思谋着能不能用自己的祖传技艺木雕创业。起 初,他雕刻自己熟悉的鸟类,第一次精心雕刻了一 件雄鹰展翅的作品,拿到县城赶集的会场上,前来 观赏的行人络绎不绝,人们觉得新奇又好看,却很 少有人买。不甘心的他,又在周末来到了太原南宫 古玩收藏品市场,刚一亮相,就有买家慧眼识珠,以六百元的价格买走了,这在当年可是一笔大价钱。 从此,梁俊维周一到周五在家里创作,周六、周日 拿着作品坐车去太原市场上寻找买家,渐渐地,梁 氏太行木雕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说来也巧,有 名的乡土作家赵树理的纪念馆正在筹建,赵树理的 儿子赵二虎专程找到梁俊维,请他用木雕制作一件 《小二黑结婚》的作品。乡土生活是梁俊维再熟悉 不过的,《小二黑结婚》中的故事仿佛就发生在他 的身边,这件情景化作品的成功制作,不仅让梁俊 维声名大振,也使他开始从自己的家乡,那片养育 了自己的太行山水中汲取养分,寻找创作的灵感, 并把木雕当成事业来做。

坚守传统

梁俊维给自己的工作室取名为老太行木雕工作 室,就设在自家小院里。搞木雕,工具合手最重要, 在这上面梁俊维有过真切的体验。初开始时,他想 要的工具在小县城里买不到,就让村里的铁匠制作, 虽然做出来的工具很笨重,却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随着创作难度的加大,手头的工具已显得捉襟见肘, 有位客户朋友知道情况后,送来了自己收藏的一套 木工雕刻刀具,这让老梁又松了口气。直至有机会 去了木雕之乡福建,老梁才购买了专用木雕工具, 其木雕技艺也越来越精巧。

在这个机械雕刻成为主流的时代,梁俊维始终 坚持做一个传统工匠,手工雕琢每一件作品。“为 何不用机械和电子工具呢?”看到老梁日复一日辛 苦地工作,不少人提出了这个疑问,一件小型的作 品,机器流水线制作一天能做出来 20 多个,而手工 制作,十来天才能做出一个来。梁俊维是这样说的: “虽然机械雕刻更快更准,但过于死板,少了灵动, 缺乏一股子神韵,更不能体现出匠人匠心。”

在梁俊维的工作室,他创作的一件叫《盲人夜书》 的作品已近尾声,作品的场景是农家院,一位盲人 端坐在椅子上,正拉着胡弦说着书,听书之人各不 相同,有拄着拐杖的大娘、抱着孩子的大婶、背着 娃娃的姑娘、裹着羊肚肚手巾的大爷、笑得合不拢 嘴的大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这栩栩如 生的人物都是由一块块木头经过手工运作斧凿刀刻 而出的。

精工细做

说起木雕作品的诞生过程,梁俊维一改平时的 少言寡语,话语滔滔不绝。一件木雕作品的成形, 要经过构思、选料、出坯、修细、打磨、上光、组 装七道工序。而最难的就是作品的创意,《盲人夜书》 这件作品就是来源于梁俊维亲身经历的生活场景。 “盲人说书现在几乎没有了,这个拉胡弦说书的盲人, 我小时候见过他,还听过他说的书”,梁俊维说,“以 前的农家院子里经常有这样的场景,街坊四邻晚上 闲来无事便聚在一起听书闲聊”,他就是将当时的 场景通过木雕“复原”出来。

构思成熟后,开始选料,这要根据图案的大小 找无裂缝、光滑平整的木料,下好料后将图案描绘 上去,再进行雕刻。梁俊维的双手骨节分明、长满 老茧,一处处伤痕依稀可见。“有时候这边手在流血, 那边眼睛还盯着木头,脑子里还在想接下来该怎么 刻。”“人物的眼睛最难刻,一刀刻不好整个作品 就毁了。”对于雕刻的细节,梁俊维说他从来不敢 马虎,为了一气呵成刻好一个人物,通常一坐就是 几小时,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精工出细活, 梁俊维的作品因此广受欢迎。

因为木雕技艺成就突出,梁俊维 2001 年被选为 晋中市工艺美术家协会秘书长,2009 年被推选为山 西省工艺美术家协会理事。在 2016 年,太行雕技成 功申请选入山西省非物质遗产保护项目。回想起这 些年来坎坷的经历,梁俊维神情怡然,目光里透露 出的依然是对民间木雕艺术的无限爱恋。

参加大赛

在梁俊维的木雕生涯中,最难忘的当数参加在 福建举办的“艺鼎杯”中国木雕现场创作大赛。 2009 年位列中国四大木雕之乡的福建莆田,开始举 办现场开放创作型木雕大赛,大赛要求选手现场限 定时间制作木质立体圆雕一件,题材和表现技法不限。首届时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有三个名额,然而 慑于福建木雕的威名,无人报名参赛,名额作废。 2010 年举办第二届时,省工艺美术协会负责人试探 着给梁俊维打了个电话询问他是否敢报名参赛,常 年守在深山搞创作的老梁,没有名气、荣誉等概念, 二话不说就去参赛了。

现场领到木料后,梁俊维脑海中立刻想到他所 熟悉的太行山生活场景,何不把山里人的生活用木 雕再现?想到日复一日赶驴上工的劳作场景,他心 里已盘算好要创作一件《农家出勤》的作品。在雕 刻农人之貌和农家场景时他从来都不用打稿,因为 它们早已烙印在他的心中,只要他闭眼细想,那些 农人憨厚的笑容、矫健的身躯、朴实的衣着、日常 的情态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随即拿过木头, 打胚、做细、修刮,规定期限是 10 天完成,一开始 人们都不知道他做什么,到第六天时,才看出来模样, 等作品完工时,一个赶着毛驴去上工的朴实太行农 人形象便跃然眼前,就连担当评委的中央美院教授 都夸赞说有味道。

参赛选手中,好多是经过院校专业学习的,还 有长年从事商业创作的,在一大堆佛像、屏风作品中, 老梁的作品显现出淳朴、粗犷的原生态风貌,人物 形象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太行乡间的古风古貌。这次 比赛中,他的这件《农家出勤》木雕作品以独特的 风格征服了评委,获得了大赛银奖,同时还获得了 中国民间艺术最高奖“山花奖”、第六届中国民间 工艺美术博览会银奖。

创新传承

从此以后,梁俊维更加钟情农家之景、农人之 貌、农村之风原生态情景式木雕作品的创作,虽然 精神体力大不如前,但创作激情却空前高涨。在他 的脑海中,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夏 忙、秋收冬藏”的太行生活场景,用一件作品是无 法完全展现的,他更愿意挑战自己,把这些他最熟 悉的,也是他记忆中最纯美的画面雕成组件作品, 用自己的“刀笔”雕刻出记忆中太行农民的生活情 态。说干就干,从去年开始,他着手制作木雕组件《农 家十二月》,如今作品即将完工,这组作品中他用 十二组形态各异的人物和场景表现农家在十二个月 里的风俗人情,处处透出浓浓的乡土气息。

梁俊维非常重视历经坎坷延续下来的太行木雕 技艺,他想尽力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后人,让这种“行 走”在木头上的技艺有更好的发展。他的儿子梁小 铁继承了这门雕刻技艺,还有 10 余个弟子也常年随 他学习。有了年轻人的加入,梁俊维欣慰无比,梁 小铁不断地琢磨新鲜花样,在经营上也想了很多办 法。2014 年注册成立了“榆社县鼎利谦工艺品开发 有限公司”,意在坚守传统的同时,让木雕行业与 市场接轨。父子俩制订了两个五年规划:第一个五 年规划是从 2013 年至 2018 年,发挥传、帮、带作用, 带出一大批传承人,第二个五年规划是从 2018 年至 2023 年弘扬木雕工艺,做大做强,力争把榆社梁氏 木雕工艺传承下去,让古老的木雕工艺焕发出生机, 代代不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