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 > 子栏目

寿阳竹马戏 马蹄铿锵闹新春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 白英

 
 罕山村中演竹马
锣鼓铙钹咚咚镲
金戈铁马风云会
足下高跷乱杂沓

说起“竹马”,首先想到的是大诗人李白诗中 所写“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中那两小无猜的 儿童游戏。其实,在山西寿阳,至今还保留着一种 与“竹马”息息相关的古老艺术文化,那就是寿阳 竹马戏,亦称为寿阳大竹马。寿阳竹马戏的产生与 发展,离不开寿阳的一个小山村——距历史上的古 晋阳仅百里之遥的平头镇罕山脚下郭家沟村。竹马 戏是郭家沟村独具特色的传统民间文艺形式,盛行 于明清,集高跷、竹马、武打、民间舞蹈和戏剧于 一身。2008 年,寿阳竹马戏被列入山西非物质文化 遗产名录。

上妆:跨马踩跷功夫高

早就听说过寿阳平头镇罕山脚下保留着古老的 的竹马戏,恰逢正月竹马戏要在山上的文昌庙祭祀 演出,我一大早就从太原动身赶去平头镇,这个离 省城太原最近的乡镇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这里不 仅有保存完好的古村、旧庙、老树,更有爱社、竹 马戏等几项源自远古颇具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路上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不 觉已到罕山村。罕山,处在太原、晋中、寿阳三市 县相交之处,距历史上的古晋阳城仅百里之遥,是 古老的民间武术和民间艺术之乡。一进村口,就见 罕山小学门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个中年男人 忙碌地指挥着众人搬运道具,上前一打听,原来是 寿阳松涛竹马戏艺术团的团长郭永虎。

郭团长知道我专程来拍摄竹马戏,热情地招呼 我们一行人进到屋里,刚进屋子,就被几个脸谱吸 引过去。一位气质儒雅的老师正在为演员们化妆, 他就是年近七十的常兆全老师,是山西省艺校第一 届毕业生,原为国家二级演员,退休后受聘为竹马 戏团总教练,致力于帮助寿阳竹马戏发展壮大。他 专心致志地为坐在他对面的中年汉子画脸。大红脸,黑眼眶,高挑的眉毛,每一笔画起来都很娴熟。就 在我们沉浸于称赞老人家精湛技术的氛围中时,“红 脸关公”已经画完。紧接着就是一个漂亮的少女, 就见老师傅将一把白色粉末迅速撒到姑娘脸上,开 始用海绵涂满全脸。白色粉底打完便在眉毛和眼睛 中间搽上红色颜料,由淡到浓。再用黑色画长长的 眉毛和上下眼线。整个脸仅不到五分钟就搞定,却 很好看,更显姑娘娇嫩妩媚。别看老师傅那双手布 满青筋,但却是异常灵巧,一张张普通得不能再普 通的庄稼汉的脸庞在他的手下变得丰富起来:胸怀 大略的刘备、忠肝义胆的关公、勇冠三军的张飞、 仪表堂堂的吕布……

画完脸,便是穿戴。在罕山村对面有座山,当 地人叫“秃栏垴”,属于罕山的一部分。今天的表 演都在山上,演员们的装备也搬上了山。山顶小庙 旁就是演员们的准备场所,穿戏服、戴戏帽等各种 复杂的穿戴之后就是绑高跷!那名扮演“幽州太守 公孙瓒”的女孩子引起大家一阵惊呼:只见她麻利 地将两根近一米长、中间横着一截小木棍的高跷与 自己的双腿牢牢绑在一起,脚底正好踩在那截小木 棍上,这便是踩高跷者的受力所在,全身的重量都 附在这两根木棍上面。在确认棍与腿已合二为一后, 小姑娘“腾”地从台阶上站起来,旁边的人拿过马 形道具放在地上,小姑娘麻利地跨进道具中间的方 孔中,把竹马背起来,在我们面前,瞬间出现了一 个骑马挎刀的古代武将,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 几个演员已经踩跷骑马呼啸而过,惊呼声中,仿佛 踩着高跷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

表演:马失前蹄险又惊

进行完祭祀、经典诵读、儿童竹马表演后,竹 马戏表演在一声高亢的战马长嘶中开始。古庙前的 空场上,旌旗猎猎、锣鼓铿锵,让人感觉恍惚来到 了古战场,竹马戏《三英战吕布》惊喜开场了,五 位战将踩着高跷,跨着战马,拿着兵器,全身披挂 闪亮登场,马身披着红、黑、白等各色彩衣,活灵 活现,马头会动,马身会舞,马尾能摆,真如神兵 天将,策马从远古飞奔而来。刹那间,虎牢关下, 诸侯云集,刀若闪电,矛似流星,刘、关、张三英 合力攻杀,战得难分难解,意欲将吕布斩于军前。 战将们时而随着马蹄声微微侧步、时而以臂当剑挥 向敌军,他们边演边唱,生动活泼,武艺尽显,如 履平地。“刘备”圆润高亢的唱腔引得人们连声叫好, “关公”策马扬鞭的潇洒令人啧啧称赞,这两个演 员虽是两个姑娘,却颇具大将的气势,挺有男儿气魄,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这种踩着高跷,穿着戏服,还要展示打打杀杀 的表演动作,难度实在是太高,不仅要有扎实的踩 高跷的基本功,还得有唱戏的范儿。表情、唱腔、 动作样样都得到位。演得最好的就数“吕布”了, 其中他的戏份最多,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喜一怒, 一皱眉一挥枪,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那么投入, 将这出沙场血拼展现得酣畅淋漓。打斗正激烈时, 他突然“脚”下一滑,腿上还绑着木棍,就坐倒在地。 正在人们惊叹之时,他居然两手拽着另外两个演员 的枪头就“腾”地起来了,原来这叫“马失前蹄”, 是竹马戏中一个高难度动作,观众看了这精彩的表 演,掌声雷鸣,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一声唢呐吹响 的“战马嘶鸣声”将我拉回了现实,演出结束了, 演员们一字排开,在高跷上高提马头向观众致谢, 这独特的谢幕方式再次引发现场阵阵叫好。

渊源:九死一生年代久

竹马戏演完了,但我的心中仿佛余音不绝,走 在下山路上,听得松涛阵阵,竹马艺术团团长、竹 马戏的传承人郭永虎一样是感慨万千,说着竹马戏 的历史,忆着竹马戏的传承,满怀的激情像是决了 堤的口子,倾泄而出。今天的罕山村里有个自然村 叫郭家沟,地处寿阳县平头镇罕山脚下,竹马戏就 是流传在郭家沟,根据村里老一辈人的说法,竹马 戏每年都有许多活动,其中有正月十五灯山庙祭祀、 二月二龙抬头马抬头、六月六河神爷跑马、七月 十三轩辕庙祭祀等。夏季遇干旱年,也会演出竹马戏, 是老百姓为娱神祈福、求雨顺风等举行的祭祀仪式中重要的项目。祖辈流传下来的 “竹马戏”,正如 其名,大多以马戏为主,兼有戏谱,有唱念做打的 功夫,演出剧本有《唐朝八大将》《幽州降香》等, 演唱曲调有《山坡羊》《马腔》等,唱腔接近山歌调, 半说半唱,以说为主,只有武场,没有文场,根据 剧情需要大多为武将角色。演员面部化妆,身着舞 台服饰,前后扎竹制马架,脚踩半截高跷,并组成 一个个武打戏剧场面。

竹马戏历史悠久,然而传承下来也是九死一生, 郭团长说起其中的曲折,有心酸更感幸运。上世纪 三十年代,日本侵略者侵占了寿阳,不让搞民间集会, 竹马戏的表演被终止。直到 1975 年,寿阳县里举办 庆丰收文艺表演,当时的县委书记张怀英听说郭家 沟竹马戏很有名,让郭家沟村组织竹马戏参加汇演。 当时,在世的竹马戏演员仅有郭大顺、郭步云二位 老人。竹马基本被毁坏了,全村仅保存下两匹竹马, 不得已临时赶制了四匹竹马参演,郭永虎作为当时 年纪最小的孩童参加了表演。

“按老辈人的说法,竹马戏应该有 2000 多年的 历史,我们家演竹马戏也已经传了五辈人了,在这 个村里不断代传下来的也只有我们一家了;我父亲 今年已近八十岁了,依然能上马表演;刚才演刘备 的就是我闺女!” 竹马戏太美了,一定不能让这古 老的艺术在这一代人手里失传,出生在竹马戏家族 的郭永虎,从小浸润在浓厚的民间文化氛围当中, 倍感责任重大。此后,他一直奔走于整理、挖掘竹 马戏的历史,组织竹马戏的编排和演出之中。虽然 资料都已经被损毁得快失传了,但他硬是根据老父 亲和村里其他老人的回忆,整理出 5 个竹马戏剧本, 让原本濒临失传的曲目得以延续。

传承:风风雨雨见彩虹

近些年来,社会上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和 保护让郭团长倍感欣慰,2008 年,寿阳大竹马被评 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2 年, 又被列为国家级晋中文化生态保护区重点项目; 2014 年以来,他四处奔波,在演员匮乏、资金窘困 的情况下,自费投资 20 万元,抢救性挖掘整理和复 排竹马戏;2015 年,失传多年的竹马戏《三英战吕布》 终于在罕山村成功上演,引起民众的广泛关注。此后, 逢年过节,郭永虎带着演员们穿着鲜艳服饰,背起 竹马,扛起旗帜,操起乐器,挥起马鞭,穿梭于乡村、 集会,无论严寒酷暑,风雨无阻。竹马就像一股绳, 把大家都拧在了一起。可喜的是,竹马戏剧团有了 新鲜血液,老郭女儿郭晓君,不到三十,却已跟着 爷爷、爸爸耍了十来年的竹马戏了,还有演“吕布” 的王宝明也带着女儿王琴入列……真是打虎亲兄弟, 上阵父子兵,这种一代代的传承赋予了这一古老戏 种坚韧不拔的生命履历。他们坚信,只要有代代子 孙不遗余力去传承,竹马戏定会在这片热土上继续 流传下去。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