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 > 子栏目

大同铜器 把辉煌錾刻进时光里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 白英
口小腹大鼻耳高,
烈火烧身称英豪。
量小岂能容大物,
二三寸水起波涛。
——清 郑板桥《铜壶诗》

铜——千年古城大同城市文明的重要元素。一 句“五台山上拜佛,大同城里买铜”,说尽了这座 城市与铜的渊源。大同铜器有着 2700 多年的悠久历 史,一代代铜匠凭借炉火纯青的铜艺,在岁月磨洗 的敲打錾刻中,将大同的灵魂熔铸其中。王友文、 王永文兄弟就是这样两位为数不多的大同铜器守艺 人,多年来,他们执著坚守在这块阵地上,联手创 造着大同铜器新的辉煌。

“百羊火锅”上的老手艺

王氏兄弟的铜器工作室,就在大同市郊的一处 大杂院中。循着叮叮咚咚的敲击声,我寻到了一间 门窗简陋的房子,踏进房里,瞬间让人眼界大开, 虽然四壁清贫,一件件正在加工中的铜器让这间陋 室蓬荜增辉,铜火锅、铜香炉、文房四宝、生活用 品……各种铜器应有尽有。精湛的雕刻,别致的造 型使这些铜器格外夺人眼球。

哥哥王友文,今年 54 岁,热情健谈,思维敏捷, 正靠在窗前一张窄小的桌子前设计着图样,桌子上 满是他画的图纸。只见他一会沉思默想,一会挥笔 勾划,俨然忘我地沉醉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弟弟王 永文,今年 50 岁,言辞不多却更显内秀,他坐在一 张小小的工作台前,时而凝神端详,时而起锤走刀, 精心地敲打着一件超大号的铜火锅。

这是一件直径一米的大火锅,锅身已经完成, 友文师傅还在设计火锅的烟筒。大火锅不仅体量 超常,而且图案设计精巧,通身上下密布着一只 只活灵活现、神态各异的羊儿。根据友文师傅的设计,整个火锅要錾刻一百只羊,锅身六十只,锅盖 三十九只,最后一只,要站在烟筒上,“我设计的‘百 羊火锅’创意就是人们在享用火锅时,欣赏着火锅 外面精美的百羊图,品味着锅中的美味羊肉,美食 美器遥相呼应,可谓美不胜收!”

永文师傅正在一丝不苟地錾刻锅盖,铜器制作 工具品类繁多,各种型号的锤子錾子琳琅满目,还 有几件王氏祖传的塑形工具,那些看起来粗糙笨重 的家伙,内里机关重重,设计得巧妙智慧,永文师 傅将它们使用得灵活自如。“大同铜火锅主要有名 在手工锻造技艺上”,永文师傅介绍说,火锅全用 上乘黄铜制成,上锅下灶,中间通风,精致美观, 方便实用。火锅内里涂锡,防锈消毒,又可保持食 物原来的味道。一件铜器要经过熔铸、切割、焊接、 弯曲、穿孔、锻打、錾刻、退火及磨砺等多道工序 才能制作完成。

“最要功力的就是錾花,錾花有浮雕和平雕两 种……”永文师傅手中錾刻的羊锅盖,就是用的浮 雕手法,錾子和锤子在他的手下,像是有灵气的笔。 在他的敲击下,一只昂首奋蹄的肥羊凸现于锅盖之 上,呼之欲出,根根羊毛纤毫毕现。“制作羊火锅, 没有模具,没有先例,全靠自己的感觉。力度和手 劲的大小,凭的是多年的经验,不容半点疏忽,一 锤打下来可就再也回不去了啊!”

“百羊火锅”兄弟俩已经忙活了三个月了,看 起来已具趋形,“我要让我的作品,件件都有精气 神!”友文师傅说,“作品和人一样,也是有生命 的”。他的宗旨是,他们兄弟手中出来的东西,要 让人一看就觉得“展展挂挂”,不能“萎靡不振”。 正是他说的这样,看王氏兄弟的作品,大到“大同 九龙壁” “铜制大火锅”,小到铜兽头、铜宝鼎, 件件蕴涵着鲜明的民族艺术韵味,凸显着大同独有 的地域文化特色。

岁月磨洗中的精技艺

王友文、王永文俩兄弟的从艺经历颇为坎坷, 他们出生于恒岳脚下号称“铜器之乡”的浑源县, 家里祖辈都是以加工铜器为生。初中毕业后,两人 就跟随父亲、姑夫学习铜器制作,不久就掌握了铜 瓢、铜壶等生活铜器的制作技术。1987 年大同市金 属工艺厂招工,王友文入厂工作。“第一天到厂里, 就被铜火锅上錾刻的花纹图案所吸引住了。”“平 鱼火锅”上活灵活现的金鱼在河塘内跳跃,“梅花 火锅”上数枝腊梅傲雪开放……一个个栩栩如生的 形象,让他不敢相信这是用锤、錾雕刻出来的。于是, 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儿学出个名堂来。 刚开始,王友文被安排在铜器车间工作,每天 做火锅的烟筒。他是个有心人,一到休息时间,他 就到工艺车间看老艺人们如何在铜器上雕刻花纹, 把錾花用的各种錾子造型都记在心上,回了家让铁 匠给他加工出同样的錾子,晚上回到宿舍就自己练 习錾花,在铜器车间的三年时间里,他学会了各种 铜火锅、铜香炉、铜壶以及铜酒具的錾花工艺。

1990 年,河南洛阳一家客户要求做一个高 2 米、 直径 1.5 米的超大铜火锅,此前厂里从来没有做过 这样的产品,王友文自告奋勇参与了设计与加工, 20 天后,王友文和老师傅刘承业联手制作的紫铜大 火锅完成了,人们看后交口称赞。从此,王友文在 金属工艺厂名声大噪,他也由铜器车间调到了工艺 车间,专门做对外加工的活儿,他把弟弟王永文也 介绍到厂里上班,兄弟俩逐渐掌握了大同铜器的所 有手工技艺。

1996 年,由于原材料价格的猛涨和工艺传承的 断链,金属工艺厂被迫停产,兄弟俩无奈干起了别 的营生,可心里始终难以割舍对铜艺的热爱,不愿 意让这一传统技艺就此失传。于是,他俩租了一间房, 开了属于自己的铜器作坊。可是生意并不好,平日里, 他们也就为一些饭店或找上门的顾客做些换壶底等 修修补补的活儿,有时一个月也揽不下一件活儿, 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经常连买材料的钱都没有。永 文师傅说,没活干的时候,他们就琢磨着做点工艺品, 有人买就卖。由于没钱买材料,通常都是卖了一件 才敢做下一件。有时候有了好的设计,他们也不敢付诸实践,因为担心做了工艺品后,如果有顾客来 修东西,他们就没材料了。 说起过去的艰难,兄弟俩也是感慨万千,最艰 难时他们也曾想过放弃,可是一想到如果就此放弃, 大同铜器手工艺的传统技术也许会慢慢失传,这让 他们很心痛。他们精通大同铜器制作的全套手工艺, 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他们也不甘心。社会上的有识 之士知道他们的事后,曾专程找到他们,希望他们 一定要坚持。“就是为了这些关心、喜爱大同铜器 的人,我们也得坚持下去,要不对不起老祖宗。”

“混铜香鼎”上的新工艺

大同铜器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极高的品质,早在 唐宋时期,大同的铜器就已畅销全国。从明代起, 大同的铜火锅更是声名远扬。1973 年,周恩来总理 陪同法国总统蓬皮杜来大同时,曾将雕有“九龙奋日” 图案的铜火锅作为国礼赠送给蓬皮杜总统。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开始,由于市场冲击,加上铜雕技艺难 掌握,许多人不愿意从事这一行当,大同铜器日渐 衰落,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大同铜器手工艺也将面临 断代失传的危险。

在这样的环境下,王友文、王永文兄弟依然坚 守着这门古老的手工艺,尽管艰难,但他们还是创 作出了许多精品,其中手工雕凿出的铜器作品“大 同九龙壁”在 2008 年第 9 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 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铜奖,哥哥王友文还 被评为“山西省工艺美术大师”;2010 年 6 月,王 友文被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选拔,赴清华大学美术 学院培训中心举办的山西省工艺美术高级人才研修 班学习,这次经历让他眼界大开,“借鉴其他工艺, 大同铜器必须要创新。”友文师傅认为,“大同手 工铜器的唯一性和独有的神韵,是机械加工无法取 代的,在铜器制品出现了许许多多替代品的今天, 大同铜器更应当在时代的洪流中重新散发出新的光 彩。”于是他开始在传承老工艺的同时,研发新的 工艺品。

兄弟俩最先想到的是以铜器的色彩作为突破口。 大胆设想,小心求证,他们从同样被称为“铜”的 黄铜和紫铜熔合入手。紫铜是纯铜,黄铜却是以铜 成分为主的合金,且两者之间的硬度、延展性存在 很大差别,更为重要的是紫铜的熔点在 1083℃,而 一般情况下黄铜的熔点要比紫铜的熔点低 100℃以 上,因而,要将这两种铜非常贴切地熔合在一起是 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在多年的坚持中,他们屡遭 失败,在不断失败中也积累了经验,“混铜”工艺 从最初仅能体现一些不规则的图案,到如今,能够 依据创作所需,在熔铸过程中任意制作出需要的纹 饰和图案,尽情在大同铜器上展现紫与黄的色彩魅 力。同时,他们在器形设计上大胆吸收传统文化中 的营养,增加了盖罐、提梁壶、香炉等工艺化品种, 特别是新制作出的一只超大“盘香鼎”,十分巧妙 地融入了具有地方特色的魏都纹饰和祥云、花卉等 传统图案,既有传统工艺古拙的艺术美感,也不乏 现代工艺生动的流畅表现。“混铜”工艺一面世, 便引来了极大的关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 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唐绪祥教授认为大同铜器“混铜” 工艺是在延续中国传统工艺过程中的一次难能可贵 的创新。

经历了艰难,才更能感觉到拥有的珍贵。说到 自己的作品,兄弟俩感觉就像是亲手哺育的孩子, “越做越想做,越干越想干。”两人为了做新产品, 攻关技术难题,经常是做着做着就忘记了时间。尽 管传承不易,但他们对大同铜器的前景依然信心十 足。近些年,大同市正在大力保护和修复古城,发 展旅游,振兴文化。政府对传统文化项目高度重视, 2017 年的五一劳动节,王氏兄弟对大同铜器工艺的 发展创新,填补了历史上的空白,王友文被授予了“大 同市特级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同时,“王友文 传统工艺大师铜器制作创新工作室” 被山西省总工 会命名为“传统工艺大师创新工作室”。坚持,坚持, 再坚持,他们相信,等古城修复好、旅游业高质量 发展,他们的状况一定会有所好转,大同铜器手工 艺一定会得到传承和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