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艺术 > 子栏目

梁榨老油坊 古法自然香

  本刊专稿 白英

  浓郁的香气笼罩了整个山村,古老榨油坊飘起浓郁的胡麻馨香。山西静乐县娘子神乡的黑汉沟村,传承了三代的刘氏四兄弟手工梁榨胡麻油又开始运作起来。记忆里的榨油坊,是乡村的一道亮丽风景,然而今天像这样的榨油作坊却濒临消失,会手工榨油的工人更是少之又少,这种古老的榨油方式,或许将来只有在博物馆中才能寻觅踪迹。

  百年老油坊

  黑汉沟所在的静乐县地处广袤的丘陵坡地,气候寒冷,最适合胡麻生长。成熟后的胡麻颗粒饱满,红褐发亮,出油率高,浓郁的芳香滋润着这个山地小县的历史与现实,早在一千五六百年前,那些绽放蓝色小花的胡麻,已经被能工巧匠压榨成油,榨出来的油色佳味醇,成为皇家贡品,因此原始的手工榨油工艺也一直流传至今。

  黑汉沟老油坊的主人,是刘氏的兄弟四人,66岁的刘应田和61岁的刘应龙是亲兄弟,63岁的刘志明和60岁的刘志龙是亲兄弟,他们两对兄弟又是亲叔伯兄弟,兄弟四人各有分工,年长的刘应田和刘志明负责炒籽和蒸料,年轻一些的刘应龙和刘志龙负责包料和梁榨,老大理所当然的成为兄弟四人的领头人。

  老油坊外面看是一排石砌的七眼窑洞,门开在最中间的窑洞间。由于窑里黑暗,刚进入也有些适应不过来,定眼再看,左右三间分别是一根粗壮的榨油梁木,左边一间看起来尘封已久,而右边一间还在运作着。最显眼的就是那根长达十米多、粗硕的梁榨木,“这个油坊是我爷爷建造的,延续至今已有九十多年的历史了。”刘应田师傅讲起来自家的油坊,仿佛回到了过去那火热的年代,“这两根梁榨木,可都是上百年的老杨木,听爷爷讲,往回抬的时候,有一个人挑着担子专门负责发烟,你想,抬梁木的人得有多少?当时是先架的梁,再修的窑。你看,就现在这门窗,是放不进来这么大的木料的。”可以想见,刘氏油坊祖上红火热闹的场景。刘家四兄弟从十几岁就开始跟着父辈学习榨油,虽然都已年过六十,但是从他们在榨坊里劳作的身手看,一点也看不出些许的蹒跚和迟缓。近百年来,榨油坊虽然经历了红火,由于时代变迁,如今早已没有当年景气,但是“倔强”的刘氏四兄弟,却坚守着古老的榨油手艺不肯放弃。

  梁榨胡麻油

  老二刘志明最拿手的是榨油的第一道工序炒籽,炒籽的锅和一般的锅不太一样,斜着安在灶台上,这是为了方便散热和翻动。只见志明师傅根据炒籽的火候和时机,左手挥舞推板翻炒着锅里的菜籽,行云流水,忽快忽慢,右手拿着苕帚不停地把溅出来的油籽扫回锅里。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他捏起一把菜籽捻开在灶台上,观察了下菜籽芯的颜色,胸有成竹,开始起锅。接下来老大刘应田出手了,炒好的胡麻籽经过碾磨磨成泥,开始上锅蒸料。蒸料的锅也是专用的,胡麻籽料需高温蒸半小时,要让籽料充分吸收水汽,蒸熟蒸粘才算好。“炒、蒸、榨每一道工序都直接影响着胡麻油的品质和出油率,炒油籽不能焦也不能糊,上锅蒸煮的时间和温度也有讲究,只有每一道工序的完美配合,才能保证胡麻油的最佳品质和最大出油率。这些全凭经验,不经多年的揣摩可弄不下来。”兄弟俩一边唠着,手中的活却一刻也没有停歇,熟悉的仿佛闭上眼也能知道情况。

  老三刘应龙和老四刘志龙司职的是最辛苦的梁榨环节,负责将出笼的油料打包梁榨出油。只见他将一个竹箩圈放在榨梁下,在里面铺满纺织布,将饱浸水份的胡麻油料用铲子装满箩圈,压实包紧后就扎成一个大油包。然后将箩圈拔起用一根浸满油迹胳膊粗的大绳在榨梁下绕了三圈盘成一个高约30公分的大油饼。如此几番重复,总高约1.2米的四个大油饼就做起了,接着摇动一边的辘轳将大梁放下压在油饼上,再在另一边支柱的长方形木槽中打入数块木楔,在大梁的重力及木楔的挤压力作用下,清澈透明的褐色胡麻油缓缓流出,顺着地上的沟槽流入一个储油池中,扑鼻的香味,瞬间弥漫整个油坊。

  古味天然香

  “要六小时以后,第一榨才能完成,真要把油榨尽,要经过四蒸四榨。”忙活了大半天,众人终于稍微能歇一歇了。“这批胡麻籽有800斤,应该能出油200多斤。前两榨每次出油七八十斤,后两榨每次只能出油三四十斤。”老大刘应田边和兄弟们抽着烟,边闲聊着。真是不容易啊,从胡麻籽到胡麻油,榨取过程要经过精选加工、炒熟、磨碎、压榨、沉淀、过滤等多道工序,这种古法梁榨工具,看似笨拙却暗含着灵巧,时时处处浸润着榨油师傅千百年来的智慧积累和经验传承,无一处不显得精巧,无一处不透着古朴和沧桑,令人叹为观止。

  梁下有个储油池,上面有个盖子还带着锁,“这是祖辈传承下来的老规矩。”老大刘应田是油池的掌管人,为了让客人放心,储油池在榨油前由客人亲自上锁拿走钥匙,榨完油后再由客人开锁取油,互无猜疑。“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会再有人打偷油的主意,但是我们还是始终保持这个传统,一个是为了取得主顾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为了传承诚信经营的古老传统。”

  “榨油可是一项苦差事。”近些年来,随着机器榨油设备的推广,效率低下的传统手工榨油坊逐渐淡出市场,全县也就剩下寥寥几家了。刘应田师傅和兄弟们的油坊早已不如过去红火了,也只有年前的一个月才开榨。乡亲们把胡麻拿过来,他们也不收加工费,只是将榨油后剩下的油饼留下。以前油饼每斤能卖到1块2,但现在只能卖到6毛左右。“我们不图赚钱,只是想为乡亲多榨一些纯净的油。远近的村民们,都是老客户了,再苦再累,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为他们榨油。”

  刘氏油坊的胡麻油过去曾远近闻名,四个人说到他们亲手榨出来的油品,还是挺高兴的,“我们这传统榨油法,设备都是木、石制作的,在加工过程中不会加高温,也不用添加剂,油的香味纯正、绵长,百分之百纯天然,符合当代人们追求健康环保的理念。”眼看着老油坊越来越少,榨油技艺费时费力,没有人愿意来学,四兄弟也是有些惆怅,“我们也不愿想太多,只要在我们手里,我们就不让这油坊关门。”是啊,古法榨油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每一项工序都带着温度和民族记忆,堪称民间手工技艺的“活化石”。一间小小的榨油坊,延续的不仅是世代相传的手艺,还有他们生存的经验,以及流淌在血脉里的勤劳、诚信和坚守。

责任编辑:王勤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