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 > 国学

《论语》 雍也篇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 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 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 子曰:“雍之言然。”
【译文】仲弓问孔子,子桑伯子这 个人怎么样。孔子说:“此人还可以, 办事简要而不烦琐。”仲弓说:“以严 肃认真的态度,简明扼要、干净利落的 (行事)方式,来(为百姓)处理政务, 不是可以的吗?而以轻慢草率的态度(或 以只求简单、少找麻烦的态度)来简单随 便地处理政务,不是太简单(太不负责任) 了吗?”孔子说:“冉雍,这话你说得对。”
【评析】孔子主张办事简明扼要, 不烦琐,不拖拉,果断利落。不过,任 何事情都不可太过分。如果在办事时, 一味追求简要,却马马虎虎,就有些不 够妥当了。所以,孔子听完仲弓的话以后, 认为仲弓说得很有道理。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 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 者也。”
【译文】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学 生中谁是最好学的呢?”孔子回答说:“有 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好学,他从不迁怒于 别人,也从不重犯同样的过错。不幸短 命死了。现在没有那样的人了,没有听 说谁是好学的。”
【评析】这里,孔子极为称赞他的得 意门生颜回,认为他好学上进,自颜回死 后,已经没有如此好学的人了。在孔子对 颜回的评价中,他特别谈到不迁怒、不贰 过这两点,也从中可以看出孔子教育学生, 重在培养他们的道德情操。这其中包含有 深刻的哲理。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 “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 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 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 济富。”
【译文】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子华 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子 说:“给她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 一些。孔子说:“再给她二斗四升。” 冉求却给她八百斗。孔子说:“公西赤到 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 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是周 济急需救济的人,而不是周济富有的人。”
【评析】孔子主张“君子周急不济富”, 这是从儒家“仁爱”思想出发的。孔子的 “爱人”学说,并不是狭隘的爱自己的家 人和朋友,而带有一定的普遍性。但他又 认为,周济的只是穷人而不是富人,应当 “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这 种思想符合于人道主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