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 > 国学

《论语》公冶长篇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 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译文】孔子在陈国说:“回去吧! 回去吧!鲁国的后生小子虽然胸有大志, 可缺乏人生历练,不知世事艰辛;有文 采但还不知道如何来匡正自己。”
【评析】孔子说这段话时,正当鲁 国季康子执政,欲召冉求回去,协助办 理政务。所以,孔子说回去吧,去为官 从政,实现抱负。但同时又指出他在鲁 国的学生尚存在的问题:行为粗率简单, 还不知道怎样节制自己,这些还有待于 他的教养。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 是用希。”
【译文】 孔子说:“伯夷、叔齐这 两兄弟不记旧仇,(因此,别人对他们的) 怨恨也就少了。”
【评析】这一章里,孔子主要称赞 的是伯夷叔齐的“不念旧恶”。伯夷、 叔齐认为周武王伐纣是“以暴易暴”, 既反对周武王,又反对殷纣王,但为了 维护君臣之礼,他还是阻拦武王伐纣, 最后因不食周粟,而饿死在首阳山上。 孔子则从伯夷、叔齐不记别人旧怨的角 度,对他们加以称赞,因此别人也就不 记他们的旧怨了。孔子用这样一个故事 讲述了为人处世应有的态度。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 乞诸其邻而与之。”
【译文】孔子说:“谁说微生高这个 人直率?有人向他讨点醋,他(不直说没 有,却暗地)到他邻居家里讨了点给人家。”
【评析】微生高从邻居家讨醋给来讨 醋的人,并不直说自己没有,对此,孔子 认为他并不直率。但在另外的篇章里孔子 却提出“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而且加 以提倡,这在他看来,就不是什么“不直” 了。对于这种“不直”,孔子只能用父慈 子孝来加以解释了。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 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 耻之,丘亦耻之。”
【译文】孔子说:“花言巧语,装出 好看的脸色,摆出逢迎的姿式,过分恭敬, 这种人,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可耻。 把怨恨暗藏于心,表面上却装出友好的样 子,这种人,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 可耻。”
【评析】孔子反感“巧言令色”的作 法,这在《学而》篇中已经提及。他提倡 人们正直、坦率、诚实,不要口是心非、 表里不一。这符合孔子培养健康人格的基 本要求。这种思想在我们今天仍有一定的 意义,对那些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人, 有很强的针对性。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