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 > 国学

《论语》公冶长篇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 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 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 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 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 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 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 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 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译文】子张问孔子说:“令尹子文 几次做楚国宰相,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 几次被免职,也没有显出怨恨的样了。(他 每一次被免职)一定把自己的一切政事全 部告诉给来接任的新宰相。你看这个人 怎么样?”孔子说:“他可算得上是忠 了。”子张问:“算得上仁了吗?”孔子说: “不知道。这怎么能算得上仁呢?”(子 张又问:)“崔杼杀了他的君主齐庄公, 陈文子家有四十匹马,都舍弃不要了, 离开了齐国,到了另一个国家。他说:‘这 里的执政者也和我们齐国的大夫崔子差 不多。’说完就离开了。到了另一个国家, 又说:‘这里的执政者也和我们的大夫 崔子差不多’,又离开了。这个人你看 怎么样?”孔子说:“可算得上清高了。” 子张说:“可说是仁了吗?”孔子说:“不 知道。这怎么能算得上仁呢?”
【评析】孔子认为,令尹子文和陈文 子,一个忠于君主,算是尽忠了;一个不 与逆臣共事,算是清高了;但他们两人都 还算不上仁。因为在孔子看来,“忠”只 是仁的一个方面,“清”则是为维护礼而 献身的殉道精神。所以,仅有忠和清高还 是远远不够的。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 斯可矣。”
【译文】季文子每做一件事都要考虑 多次。孔子听到了,说:“考虑两次也就 行了。”
【评析】凡事三思,一般总是利多弊 少,为什么孔子听说以后,并不同意季文 子的这种做法呢?有人说:“文子生平盖 祸福利害之计太明,故其美恶两不相掩, 皆三思之病也。其思之至三者,特以世故 太深,过为谨慎;然其流弊将至利害徇一 己之私矣。”(官懋庸:《论语稽》)当 时季文子做事过于谨慎,顾虑太多,所以 就会发生各种弊病。从某个角度看,孔子 的话也不无道理。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 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译文】孔子说:“宁武子这个人, 当国家有道时,他就显得聪明,当国家无 道时,他就装傻。他的那种聪明别人可以 做得到,他的那种装傻别人就做不到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