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子栏目

红色岁月里的一株向日葵

本刊专稿 郎兰英

记得我上初中时,老师给我们讲著名军旅作家魏 巍的代表作《谁是最可爱的人》一课时,我们全班同 学都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事迹感动得泣不成声。 从那时起,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英勇战斗的壮烈 场面经常在我眼前浮现。年过半百之后,我结识了一 位抗日战争拿过枪、解放战争负过伤、抗美援朝立过 功的中校军官——段子清。

段子清出生于 1928 年 1 月,是浮山县石家角村人, 现在是化工第二建设公司(简称化二建)的离休干部。 他中等个子,口若悬河,平易近人。

浮山县是革命老区,1937 年红军东渡黄河到太岳 山区建立革命根据地,1938 年 4 月建立中共浮山县特 别支部和党领导的武装游击队,同年 7 月正式成立了 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县政府,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民 主根据地。他从小接受先进思想的教育,对共产党有 着深厚的感情。1944 年他通过春考考入浮山抗日第一高小,同年 9 月成为预备党员,1945 年 1 月转为正式 党员,从此,他把一生交给了中国共产党。时隔不久, 太岳三分区成立了军队青年干部学校,要从地方干部和 地方青年党员中抽调学员。经浮山第一抗日高小党支部 推荐,他读了太岳三分区青年干部学校。每当说起这段 经历,他总是乐呵呵的,言语之间洋溢着对浮山县委和 第一抗日高小党支部的感激之情。他因家境贫寒,实在 没办法把高小读完,能获得这个深造学习的机会,他打 心眼里感到高兴,立志好好学习,决不辜负党的关怀和 领导的栽培。学习了大约三个月,段子清得知日本侵略 者愈发猖狂,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战火纷飞硝烟 弥漫,他义愤填膺,毅然入伍,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 被分配到太岳军区司令部作战处任缮写员。1945年 9月, 他被调到太岳四纵队司令部仍然担任缮写员。他坚决听 从领导指挥,无论写作任务多么繁重,都会痛快地接受, 拼命地工作,常常加班加点开夜车:无论环境多么恶劣,都能随遇而安,任劳任怨地实地采访写作,经常冒着 敌人的炮火转移潜伏地点。无论情况多么危急,他都 能从容镇定,视死如归,保质保量地提前或按时完成 写作任务,多次受到首长们的嘉奖。

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在解放战争中参加的重大战 役不计其数。他先是跟随陈庚司令员率领的太岳四纵 队由阳城出发北上,经安泽、沁源,出霍山向南一线 出击。一路上,他初生牛犊不怕虎,浑身是胆,迎着 敌人的炮火勇往直前,他们四纵队第一战就夺取了敌 军据点霍县南堡,缴获敌人一个大粮库,首战告捷。 他在真刀真枪中得到了锻炼,经受了洗礼,这使他信 心百倍。每当有战斗的号令,他便积极响应,冲锋在前, 在实战中,越战越勇,越战越猛。1946 年 11 月,太岳 军区主力西越同蒲,他随部队经修武、林县、陵川, 从晋城返回阳城固隆地区,所随部队改番号为太岳军 区第十二旅,两次奉命强渡黄河,控制渡口,他和战 友们一道,冒着敌人飞机大炮的猛烈射击,在临时搭 建的浮桥上健步如飞,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一门心 思掩护兄弟部队渡过黄河,哪怕是粉身碎骨,和敌人 同归于尽,也要确保兄弟部队的安全。经过激烈的战斗, 终于掩护了在中原突围的新四军第五师安全北渡黄河。

1947 年 5 月,他与战友们一道,在太岳军区的指 挥下,先后参加了攻克曲沃、侯马、乡宁的战斗,炸毁 乡宁黄河铁索桥,奇袭襄陵,解放了夏县。尽管遍体 鳞伤,他还是谢绝了上级领导让他在后方养伤的关心, 咬紧牙关,保持连续作战的一贯作风,参加了历时两 个多月的运城战役。他回忆说,战斗结束后,他满身 是血,分不清伤口在何处、疼痛在哪里,纯粹麻木了, 躺在床上,头晕晕沉沉的,整个身体软得像面糊一样, 连翻一下身子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军医护士摆布,没 有一点力气配合她们包扎治疗。在这次连续作战中, 他亲身实践了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离战场的豪言壮 语。一个军人血染的风采,蓬勃的朝气,英雄的气概 尽显其中。

临汾是蒋阎残部留在晋南的最后一个孤立的战略 据点,守敌有两万五千余人,临汾城内高外低,易守 难攻。在徐向前司令的亲自指挥下,部队决定以坑道 爆破为攻破城墙的主要手段。他在扫清外围的战斗中 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坑道作业需要的时间长达 27 个昼夜,通常情况下,白天不能凿挖,为防止泄露机 密和暴露目标,只能在夜里作业。后因工期紧,任务重, 为了加快速度,提高效率,只能见机行事,白天也挖, 黑夜也挖,他们手上的血泡一个挨一个,腰酸背痛, 累得死去活来。关键的一环是他们挖坑道,敌人反挖 坑道,他们要随时随地准备一边挖坑道一边战斗,情 况十分危急。他们临危不惧,舍生忘死,持续挖坑作 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坑道爆破,瞬间地动山摇。 临汾东城墙被炸出两个巨大的豁口,从而打开了后续 部队大规模进城的大门。他们坚信,赢得时间就会赢 得胜利,所以,来不及喘息一分一秒,就投入紧张的 战斗中。他们奋不顾身,冒着烟雾冲进城里,与后续 部队一起同敌人进行殊死搏斗,最终全歼敌人,临汾 战役大捷。在庆功大会上,徐向前司令员代表兵团亲 自授予他们二十三旅一面锦旗和“光荣的临汾旅”称号。 段子清本人因工作出色,在工作调整时被光荣地调到 六十九团司令部任通讯参谋,主管组织电话、电台和 骑兵通信,保证上下级指挥畅通。

1948 年 6 月,六十九团奉命北上晋中,途经郭堡、 古县、沁源山区,在距平遥东山十六公里处像天降神 兵一样对敌人发起进攻,二百多名敌人全部被俘,接 着出师晋中平遥三狼镇一带,在广阔的晋中平原展开 大规模的运动战,先后解放了祁县、太谷、榆次等地, 消灭了阎锡山的亲训师,并将赵承授集团的十几万人 包围在太原南侧大常镇一带全部歼灭。在这场恶战中, 段子清左大腿被敌人的炮弹击伤,住进野战医院,半 个月后,伤口仍未愈合,他心急如焚,火速归队,带 着一条伤腿参加了解放太原的攻坚战。当总攻信号升 起,千门火炮轰击,打开东城墙的两个豁口时,他纵 身一跃冲进火海,与敌人拼死作战,打死打伤敌人无数, 英勇顽强,战功显赫。太原解放后,他在进军大西北、 进驻西安时,腿伤痊愈。之后,他参加了秦川战役, 与战友们一同沿咸阳、抚风和眉县的乡间小道直插虢镇,截断了敌军向秦岭逃跑的退路,经过一个多月的 连续穿插作战,消灭了大量逃敌,占领了宝鸡。秦川 战役刚结束,他们就投入了秦岭战役,从秦岭北侧山 脚沿着羊肠小道和临时在丛林中开出的小道,直插川 陕公路,在凤县、黄牛铺一线截断川陕公路敌人的退路, 为进军四川打开了南大门。

重庆、成都解放后,他被任为 179 师 537 团作训 股副股长。1950 年 3 月奉命进军剿匪,他们作训股的 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孤立土匪打击 首犯。他认为在作战中最困难的是识别土匪。土匪头 子惯用的手段是混入群众之中,狗戴帽子装好人。他 经常单枪匹马潜入土匪之中,了解匪情,对症下药, 为进军剿匪作出了特别贡献。

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当时 任团通信股副股长的他毅然决然跨过鸭绿江,奔赴抗 美援朝最前线。他们冒着敌人的轰炸飞机,穿越敌人 的炮火封锁,白天隐蔽在树林里,夜间追击前进,随 时随地有牺牲的可能,但他们就是铁了心要和美军拼 死到底,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决克服。一个信念, 只要生命在,就有阵地在。段子清利用白天隐蔽的时间, 记录战地环境、地势特征,为作战计划提供了实用的 参考内容。无论多么疲惫,他都硬撑着白天写作,夜里 急行军打击敌人。他藐视美军的轰炸机,给新兵战士介 绍隐蔽的经验,常常闭目沉思,摸索轰炸机轰炸的规律, 不断改进隐蔽的方法,选择有利的隐蔽场所,指着远处 的美国轰炸机说:你炸你的,我干我的……战友们被他 的风趣和幽默逗得哈哈大笑。他还争分夺秒挤时间,教 没有上过学的士兵们识字学文化,因而深受士兵的崇拜 与敬仰。在他的大力宣传与鼓舞下,整个团的官兵都朝 气蓬勃、生龙活虎,充满百战百胜的信心。

在抗美援朝中,他荣获朝鲜三级国旗勋章和朝鲜军 功章,凯旋回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党委会授 予他“人民功臣”的称号,军长、军政委、军参谋长、 军政治部主任分别为他题词。他被评为“朝鲜作战的模 范工作者”,荣获团二等功,并在国旗下照相,不久被 提升为团副参谋长。他于 1954 年 8 月进入南京军事学 院深造,于 1958 年毕业,并在 1963 年晋升为中校。

段子清,这位红色岁月里的向日葵,军旅生涯整整 三十五年,1979 年转业到化工部基建局第二化工建设 公司,早已离休。无论是在化二建工作时期,还是在居 家养老的岁月中,他都无限忠于共产党,关注社会,热 爱人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