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子栏目

三晋大地历史地缘杂谈

本刊专稿 康文帅

 说起兵家必争之地,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是函谷 关、潼关、山海关等历史著名的关卡。但实际历史上, 中国有一个地方比这些关卡更为重要,在冷兵器时代, 如果中原王朝得到它就有了争天下的资本,失去它则 会有亡国的风险,而游牧民族如果拥有了此地,也就 有了争霸中原的资本。它被认为是“乱世之强藩,治 世之重镇”,有人称它为“表里山河”,它就是—— 山西。

山西自古以地势险要著称,战略位置重要,被称 为“拊天下之背而扼其吭”,各种资源丰富,在各民 族融合和多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 中华文明史上也占据着重要的一席之地。 它的险要,早在先秦时期就被人所注意。《左传·僖 公二十八年》载:“子犯曰:‘战也。战而捷,必得诸侯。 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大意就是晋国 境内大山大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有山河天险作为 屏障。 从山西地形图可以看出,太行山、吕梁山分居东西, 自北至南,绵延千余里,多道山地则将其内部河谷划 分为多个盆地:大同、忻州、太原、临汾、运城、长治、 晋城盆地。山西险关众多,东南侧太行山有太行八陉, 分别为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 太行陉、轵关陉等,这八陉是古代晋冀豫三省穿越太 行山相互往来的 8 条咽喉通道,也是三省边界的重要 军事关隘所在之地。 我国古代大多数王朝的都城基本上都在关中、中 原和华北平原一带,而无论都城在哪个区域,山西的 存亡对国家的存亡都有重大的影响。

山西对于关中的意义,从先秦时期就体现出来了。

如果关中的政权想要争雄天下,也必须先占有山 西才行。河南地势较低,关中政权出河南而不攻占山西,粮道后勤容易被切断。 春秋时期的秦晋崤之战,就可以看出山西对于关中 来说是多么重要。公元前 627 年,秦穆公劳师远征郑国, 回师途中被晋襄公在河南西部的崤山设下埋伏,秦军大 败。秦军大败的重要原因就是从关中直接攻打中原,而 并没有攻占山西的河东地区,使得晋襄公很容易地从山 西渡河至河南之地设伏。

秦末楚汉争霸,刘邦、项羽于荥阳对抗三年,战局 僵持。最后韩信采取大迂回战略,兵出西河,灭魏王豹, 从山西出,在井陉背水一战,破陈余二十万赵军,兵出 河北直捣山东田齐,最后南下与刘邦会师合击项羽,天下遂定。 十六国时期的前秦灭前燕之战,前秦军队也是先 从关中东进山西,克晋阳,破上党,最终攻克前燕都 城邺城。 南北朝后期的北周灭北齐之战,周武帝也是先东 出山西,与北齐决战于平阳,拿下平阳后再攻克晋阳, 占领山西大部之后,才东出河北,克邺城消灭北齐。 隋末李渊父子从太原起兵,沿汾河一路南下,经 蒲津渡入关中,克长安,拥并州、关中地形之利,即 相当程度上立于不败之地,进而西进陇右击破薛举, 期间河东的地盘丢失,被刘武周攻占,所以唐军在击 败刘武周重新拥有河东之地后,才放心地东出河南扫 除王世充,进击河北荡平刘黑闼,南下两湖擒获萧铣, 最后出兵江淮消灭辅公祏后统一全国。 对于中原来说,山西位于中原之北,且地势较高, 居高临下,在军事上对中原之地有绝对优势。 在中原建都的王朝基本定都洛阳、开封附近,洛阳、 开封两个古都离山西很近,军事上处在山西的攻击范 围之内。

北魏末年,尔朱荣在晋阳建立霸府,就已经 可以遥控洛阳的北魏朝廷,远程把持朝政了。北齐时 期,高氏诸帝也常居晋阳,来遥控河北的邺城朝政。 五代时期,晋阳一度成为藩镇造反孵化基地,五代时 期的五个政权中有三个都是从晋阳起家的,先后为后 唐、后晋、后汉,都是从晋阳起兵,一路南下攻打洛阳、 开封,建立称雄一方、扩有黄河流域的割据政权。 反过来,中原的政权如果想要从中原攻击山西, 则异常困难。北宋初宋太祖、宋太宗先后多次兴兵, 攻打割据晋阳的北汉,打了前前后后十余年,历经多 次北伐,才最终攻下晋阳。其后宋太宗因晋阳城极其 坚固,且宋军之前多次在城下受挫,怒而毁晋阳城, 以绝后患。 对于华北平原来说,山西在军事上也是处于居高 临下的优势地位。如果山西处在华北平原敌对力量的 控制下,那么对于华北平原来说则是极大的威胁,几乎无解。 战国时期,秦军东进韩国,山西东南部的上党十七 城失去与韩国本土的联系。上党太守冯亭不顾韩王诏令,将上党十七城献于赵国。实际上并非赵国贪图便 宜,而是上党居于太行山西侧,地形险峻,易守难攻, 对于太行山东侧近在咫尺的赵都邯郸具有巨大威胁。

上党一旦为秦国所有,则秦军随时可以攻打邯郸。赵 国没有选择,只能选择与秦国正面争夺上党,由此引 发了著名的长平之战,结果秦军获胜,之后赵国便再 也无法与秦国抗衡。 唐末沙陀人李克用占据山西之地,尽管绝对实力 不如朱温,但是凭借沙陀兵之勇猛和山西之地利,与 朱温大战数十年,且一直坚守着山西之地。李克用死后, 其子李存勖多次出兵华北平原,先后消灭华北平原北 部的幽州镇、河北中部的镇州、定州镇,南部魏博镇, 最后合山西、河北为一处,南下黄河消灭后梁,建立 了后唐。 明末,农民军首领李自成在占据关中后,率军从 陕西出发,东进山西,由于明军在山西守备虚弱,加 上天灾、瘟疫等因素,导致李自成在山西几乎如入无 人之境,很快便占领了山西大部,最终由山西东进, 占领北京,明朝灭亡。

而反过来如果山西被华北平原的政权所掌控的话, 那么山西就会成为华北平原地区的坚强拱卫。 古人有云:“京师之安危,常视山西之治乱”。 明朝在河北北部和山西北部设置宣大总督,下辖宣府、 大同、山西三抚三镇,防备西北的鞑靼、瓦剌等蒙古 部落。清初三藩之乱时,山西作为坚固的堡垒,使得 位于陕北、宁夏一带的王辅臣(属吴三桂阵营)难以 从侧面进攻京师,因此清军可以专注在两湖的主战场 平叛,最终击败吴三桂主力,平叛成功。 山西除了对于以农耕文明为主的汉人政权有重大 意义外,对于游牧民族来说,也是他们南下中原绕不 开的一个地方。 山西以北的内蒙古大草原,有史以来一直是游牧 民族的故乡。游牧民族如果要南下,山西是必经的走 廊之一。

历史上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契丹、女 真等少数民族,都曾以大草原为根据地,首先南下山西,进而进军中原。 如果我们将地图翻转过来,以游牧民族的视角来 看,我们会发现,山西大同往往是游牧民族南下的第 一个目标。 当游牧政权比较强大时,就会首先拿下山西高地, 然后南下中原,扩大他们的统治范围。 历史上的北魏政权就是这样做的。

公元 386 年, 拓跋珪趁前秦四分五裂之际在牛川自称代王,重建代 国,定都盛乐,后称魏。盛乐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和林 格尔县境内,很明显这里还是塞外,在历经十几年的 战争后,北魏终于发展壮大,并于 398 年迁都平城, 而平城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之后便依托平城,东克 后燕,西灭赫连夏,北灭北燕,最终统一北方。 而中原政权如果丢失山西,哪怕只是失去山西北 部的部分土地,都会将自己暴露在北方草原民族面前, 使自身在军事上处于劣势,这一点在两宋之际体现得 淋漓尽致。

五代时期,后晋将幽云十六州割给辽朝,其中含 有山西北部的应州、云州、寰州、朔州等州。晋北的 丢失,使得山西犹如屋子失去了房顶,再也无法遮风 挡雨。在金灭北宋的战役中,东路金军南下河北,西 路金军南下山西,除了在太原遇到较为激烈的抵抗外, 几乎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攻到黄河,最终两路金军会师河 南,北宋灭亡。 而在中原王朝强盛的时期,中原政权也往往会以山 西为基地,从山西出兵,北上进攻游牧民族。汉武帝时 期,卫青、霍去病数次出兵漠南、漠北,山西北部的代 郡、雁门郡、定襄郡等地就是其重要基地。

唐太宗时期,唐朝国力蒸蒸日上,开始向北进军, 解除北边游牧民族的军事压力,由李靖率领的唐朝精锐, 就是在今山西忻州附近的定襄一带,大破东突厥颉利可 汗,随后一路向北,终灭东突厥,将唐朝的势力扩张至 漠北大草原地带。

今天的山西,虽然处于和平时期,但在国家战略上 依然有重要的地位,山西险要的地理形势始终是国防上 的天然屏障。2015 年底,驻守石家庄 46 年的 27 集团 军移防到山西省太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山西战略重 要性的一个有力佐证。

历史上山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更是兵家必争之 地。如今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当下山西更需要的是产 业结构升级和生态环境治理,一旦实现这些目标,山西 必将重新焕发出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