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书 > 子栏目

那时蛙鸣

本刊专稿 王锋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近来天气愈躁,炽热笼在身上。虽时而涌起些风, 却毫无惬意之感,只觉汗如雨下。出差半月有余,今 日终归得家中,一缓舟车的疲乏!可不知为何,今夜 心情却颇不宁静,难以入眠,于是披衣起床,和家人 打个招呼,沿着乡村小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已是夜晚十一点左右,城市里正是夜生活热闹的 时候,年轻人在烧烤摊前侃大山,边大口大口地嚼着 肉串,一瓶一瓶地闷着啤酒,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惬意; 年纪大点的大爷大妈流连在广场舞的运动中,节奏性 很强的动感音乐更增加了城市的喧嚣。这样的夜景,我只偶尔无聊时见识过,却从来没喜欢过。我们乡村如 往常一样,街头巷尾已不见了乘闲纳凉的人。村里人们 大抵还是十分辛劳的,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生活,难有清闲,每天晚饭后才出来,街头巷尾这么一 坐,聊着田里的营生和各自的家长里短,等时间差不多 了又会三三两两地散去,各自回家休息。以前我不喜欢, 现在不知为何却有点羡慕,到底羡慕什么我还不清楚, 或许是那份惬意吧。迎着月色我如是想着,走着……

今夜虽不是十五,月也不圆,却十分清亮皎洁,我 不知不觉已走到了村头的小池塘前。正值盛夏,池塘里 芦苇、水草正盛,月色洒下一片银辉,交融在这片绿色之间。晚间的凉风徐徐吹来,萧萧的叶声和着阵阵蛙 鸣,协奏出了属于夏夜的绝美乐章。我停下脚步,一 时沉浸其中,随手丢了一块石子进去,不想却打破了 这和谐的节奏,几只受惊的青蛙急切地叫了几声,草 色深处也添了几声响动。我这是惊动它们了吗?这深 夜小池塘,平静也好,热闹聒噪也罢,总归是它们的, 我却什么都没有,我自嘲地想着。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或许曾经是什么都有吧,只 不过现在不知把它们丢失在什么地方了!方欲转身离 开,我看到一道身影自远而近,他似是高三的学生, 背着书包行迹匆匆。哦,是的,快要高考了。当年我 也似他这般,在相同的场景里,路过相同的小池塘, 家里同样是久候孩子平安回来的母亲。蛙声又渐渐响 起,我的思绪却又飘回了过去……

那年,我初中复读一年,终于考上了县城有名的 高中。学校离我们村也很近,骑自行车也就十五分钟 的路程,于是我决定走读。于是,接下来的三年里, 我大概过得比大多数的同学更辛苦些吧,除了同样繁 重的学业,我还必须得面对随时变化的天气。大风里, 我戴着口罩,眯着眼睛,双手紧握着摇晃的车把,脚 下使劲踩着脚蹬;暴雨里,我简单地披着塑料雨衣, 不顾雨水流进眼里,水珠顺着脸颊激起水花,口鼻共用, 艰难地喘着粗气,完全顾不得身上的衣服已然湿透, 奋力地往家赶着;寒冬里,大雪纷飞,哪怕戴着棉手套, 回到家里双手也被冻得通红。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我 还扮演着马路“吸尘器”的角色,晴朗天气总是干燥的, 村子到学校有段土路,刮风抑或有车经过的时候都会 荡起尘土……如此“苦难”的生活,三年里我也不知 道是怎样坚持下来的,但我知道我比班上的同学或多 或少地多出了几分刚毅!当然,我也曾濒临崩溃,每 当做不出数学题,看不懂英文卷,成绩不理想的时候, 我总会陷入到自我怀疑之中。我怕辜负了家人的期盼, 辜负了老师的期望。青春少年总有些话难以言与他人, 人生的苦闷何及于此啊!故而常常在课下呆呆地望着 空荡荡的天空,思考着宇宙人生。偶尔天空飞过几只 鸟儿,心绪也会跟着鸟儿一起飞走!后来,我成绩下滑。老师们着急得不行,他们时不时地找我谈话,问我 缘由,我又总应之以沉默。他们给我分析试卷时,我又 总是不屑,认为老师把他们的思想强加于我,“使我不 得开心颜”。但是,我从未被彻底击败,“一个人并不 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可以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 语文课上,我看到美国作家海明威的著作《老人与海》 顿时深受鼓舞!那时我自以为和主人公圣地亚哥有相同 之处——对大自然的不屈服以及对目标的执着——我三 年来上下学所经历的风吹雨打只为了能够考上理想的大 学。哲学里讲“意识具有能动性,能够指导人们的生活 实践。”既已不再迷茫且又加以努力,接下来的几次测 试中,我的成绩自然也有了飞速进步。那段时间正是初 春,但高考却在倒计时,一天天逼近,日常繁重的学业 里也不知不觉多了几分离别的气息……

春暖花开,天气越来越暖和。村头的小池塘在几次 降雨后又充沛了起来,水草和芦苇也抽出了嫩绿的叶芽, 生长着……我每天骑车路过小池塘,总会有一阵润湿的 气息拂面而来,使我精神振作。不知何时起,我夜晚下 课回家,路过小池塘,听到阵阵蛙叫总能应和着我的心 情。这些青蛙是什么时候有的?对了,是从来就有的, 儿时还在水里面逮过它们玩耍,可之后却又为何毫无印 象了?我不知道!只是它们现在的叫声我很是喜欢!

高考前夜,下课前三分钟,我们全班同学自发地唱 起来我们曾经大合唱获奖的歌,班主任和老师们流下了 眼泪,同学们大多也哽咽着,我的心里酸酸的,青春大 抵总是要告别的!夜晚,在小池塘旁,把自行车停靠在 路上,吹着阵阵凉风,听着芦苇水草的沙沙声,迎着蛙 鸣声,我不禁也随着大声地吼着……不觉间脸颊润湿了, 我又骑上车,在杂乱的“呱呱”声中踏上回家的路,而 它们的叫声似乎在跟我说“再见”。

紧接着思绪飘到了大学那几年。大学的时光是那么 无忧无虑,室友们可爱的属性里总透着各自独特的鲜明。 他们或是沉默寡言或是金句频出;或是天真烂漫还像个 孩子;或是目标明确既聪明又肯付出辛苦;或是情商极 高,一掷千金,俨然成为宿舍的社交达人!我们有过欢 笑,是一起逃课打游戏时带来的愉悦;我们有过苦恼,是每当期末考试时背书带来的焦躁;当然亦有过矛盾, 是基于我们未真正了解彼此前的磨合……现在想想, 我对室友们最刻骨难忘的是彼此的“厚脸皮”——每 到饭点一个个地躺在床上赖着不起,等到他人实在不 堪忍受要出去吃饭时,总会不约而同地说“麻烦给带 个饭,方便的话再拿个快递,谢谢”……

回想起来,大学里也有个小池塘,里面种满了荷花, 养着数十条鲤鱼,夏天的风带着清凉的荷花香吹来, 沁人心脾。但我和室友们平时是不会来这儿的,说是“不 过一个池塘,有什么好看的”……其实是夏季每到傍 晚华灯初上,池塘周边总坐满了情侣,他们享受着恋 爱的甜蜜,放肆着青春荷尔蒙的气息,完全不顾及行 人的感受而秀着恩爱,想想这一幅幅的场景,我们大 抵是受不了的,索性“眼不见为净”了!

在这四年里,我先是离开了一起努力奋斗的高中 同学,但是我考上了大学也达到了我的梦想。大学里 虽有池塘却没有了那片蛙声,也渐渐没有了那时候的意 气风发。当然我在大学里也找到了我所热爱的:徜徉于 书海,叹古今悲恨,感人物命运,也是很快乐的!可终 究还是少了些什么,丢了些什么,或许就像网上流传的 那句话一样,“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得过且过”吧。 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要走,我和室友们终究在啤酒 和烧烤里告别了青春的最后时刻……

转眼间,毕业了,这几年的工作让人麻木,没有了 像高考时那样的动力,没有了想要考上大学那样炙热的 梦想,也没有了大学里单纯美好的快乐。人虽很少风里 雨里,夏有空调冬有地暖,似乎很安逸,似乎很孤独, 似乎也空了。

路灯下,那身影似乎瞟了我一眼,一闪而过。我收 起了思绪,心情似乎平静了许多,看了一眼小池塘,又 跟那些曾陪伴过我的青蛙们挥了挥手,便往家走去。

一抬头,家门口,母亲笑脸依旧……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