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角 > 子栏目

只是回家,还远未至尽头

本刊专稿 槿川

 2021 年 8 月 9 日,一条新闻“空降”微博热搜, 四川夹江庞坡洞丢失的 10 颗明代石刻佛头,在经历了 4 年“背井离乡”的流浪后,如今重回故里。失窃物得 以回归,作案者得以伏法,这本是一件“平平无奇” 的刑事案件,既已尘埃落定,不太可能“节外生枝”。 但这条新闻引发了网友较大的关注以及讨论,不仅是 因为文物被找回的喜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偷盗 者的作案动机。偷盗者团伙四人,除了三个本就有意 进行偷盗的人外,剩下一个竟是由于太过痴迷盗墓小 说而加入团伙之中,这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偷盗行 为固然可恨,但若是因为痴迷盗墓小说而走上这条错 误的路,就让人在谴责中多出了几分深思。

跨越千年的叹息

盗墓是违法的,如果稀里糊涂地为了满足刺激感 而去盗墓则是可悲的。从上述事件本身来看,那个痴 迷盗墓小说的人真的是为了利益而去盗墓吗?也不见 得全是。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想“把理论付诸实践”的 好奇心理。当然,对于盗墓者而言,这是极少数。说 起盗墓,这一活动并不是近些年才发展起来的,其实 其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礼乐崩而盗掘起, 有利益的地方就会伴随有偷盗的行为,这确实是不可避 免的。而随着墓葬规格不断“升级换代”,盗墓成为 了一部分人赖以生存的职业,甚至有了专门的名称和 机构。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东汉陈琳的《为袁绍檄豫 州》,据说在三国时期,曹操为了补足军饷,特设丘 中郎将、摸金校尉等军职,专司盗墓取财,以贴补军饷。 当然这一记载并不见得真实,但其从很大程度上说明 了盗墓这一活动已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在接下来的数百年间,许多古墓陵寝被盗掘破坏,甚至寺庙宅 院中留藏的文物也屡遭毒手。盛世一小盗,乱世一大盗, 靡然成风。尤其是各朝各代的帝陵,几乎没有完好无 损的,盗洞不计其数。这些便是盗墓小说内容的来源, 偷盗者为了获取钱财,对地上和地下的文物、遗迹均 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历史的痕迹变得面目全非,文 物的故事变得千疮百孔,甚至在一次次的变迁中,我 们丢失的不是某一时段的历史,而是人类的记忆。失 去历史的眷顾,跨越千年的时光,徒留一声叹息。

“良禽择木而栖”

最近几年,盗墓题材的作品越发火热,占领了很 大一部分市场,如《鬼吹灯》《盗墓笔记》等小说迅 速攻占了人们休闲娱乐的高地,并延伸到电影、动漫、 电视剧等各个领域,成为人们热衷的话题。2006 年, 盗墓小说一出现便吸引了众多读者粉丝,以天下霸唱 的《鬼吹灯》为开端,到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 再到后来《墓王之王》《墓诀》等小说的涌现,盗墓 文学成形了。人们醉心于神奇怪谲的想象世界,同时 也发出对中国古代墓葬以及其中所包含的风水、建筑 等传统文化的慨叹。不得不说,这类作品成为爆款, 激发了人们对历史文化等方面的兴趣,带给了人们更 多关于“地下世界”的认知,也使得考古这一长期冷 门的行业在短时间内成为大众的聚焦点。但任何事物 都具有两面性,小说中对盗墓过程的描写和对人物的 刻画,夹杂着虚幻荒诞的故事情节,却也为考古这一 行业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以至于有些人把考古等 同于盗墓,这为正确认识历史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更 有甚者,就如前面所说,因好奇而参与盗墓团伙,直 接导致了偷盗行为的产生。这不应是盗墓题材这一文 化现象所带来的结果。实际上,盗墓文学最应该注重 的是其中包含的传统文化的部分,一方面可以重塑传 统文化在新时代的地位,另一方面,这种带有神秘性 质的文化可以开拓国外市场,是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 界的一个重要途径。就如南派三叔本人所说:“盗墓 文学可以代言中国文化,成为向世界传播中国传统文 化的载体。”但不能将文学当成历史,也不能借文学 来美化盗墓活动。文学的作用在于给予大众正确的价 值导向,给大众传播正确的价值观念,一切文学必须 服务于大众。文学作品如若不能发挥其积极作用,那 么文学作品原初的意义将不复存在。良禽择木而栖, 面对尘封在土壤的文物,是选择保护还是破坏,无庸 赘述。盗墓活动不能在文化误导下死灰复燃,历史, 需要在伤痛中浴火重生。

文明不应失落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因盗墓小说而产生的犯罪行 为并非只有一例。早在 2009 年,浙江省就发生了一起 盗墓案,带有盗墓小说的影子。盗墓者何以进行盗墓, 据犯罪分子所说,是从盗墓小说中学到了不少盗墓知 识,并将其应用于实践。又在 2020 年,一位 17 岁的 少年在网上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受邀一 起去挖掘古墓,虽未得逞,却也让人不由得有些后怕。 此外还有很多盗掘活动是受到了盗墓小说的启发。这 让人难以置信,不得不去深思其中的问题。盗墓小说 是在历史基础上的架空虚构,本不具有任何实际操作 性,却没想到其中一些盗墓的方法技巧,反而成为了 不法者犯罪的工具。盗墓小说并非只有坏的影响,有 人受其蛊惑,也有人受其鼓舞。很多人是因为喜欢盗 墓小说而了解并踏入考古这一行业的,这为考古事业 引进了不少新鲜血液。从这个角度来看,盗墓小说在 一定程度上是促进了考古学发展的。随着科学技术的 进步和文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人们对考古活动的关注 度也越来越高。人们越来越觉得,五千年的文明不只 书写在文字中,也不是只能用语言来表达,还内化于 各种遗迹和文物,并且更具有真实性。当然,考古事 业不能只依靠盗墓小说的热度活跃,还需要寻找更适 合的路径。以利益和破坏为目的的偷盗行为只会阻碍 文明的发展,在历史面前,没有人可以花言巧语,为 自己的恶行粉饰。保护与修复,才是文明得以延续的 基石。
救赎永不停息

盗墓小说本身或许并没有引人入歧途的意图,但 其产生的危害却不得不令人深思。所以,为了不让这种好奇走进误区,就需要及时纠正人们的错误思想,把 看似颇有趣味的盗墓活动当作反面教材。对于文物的 保护,不应该只停留在表面,也不能只依靠警察和考 古队伍。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转动指针的力量,才能最 大程度地保护历史记录的完整。在历史上的各个时期, 盗墓活动一直存在。虽然古代缺乏明确保护文物的意 识,但并非没有任何行动。比如《淮南子》中写道:“发 墓者诛,窃盗者刑。此执政之所司也。”也就是说在汉代, 盗墓者一经发现就要被诛杀。唐代更是细化了盗墓行 为的各级处罚。当然,这些举动在主观上并不是为了 保护文物,而是为了避免对统治阶级的利益造成损害。 这使得盗墓活动一度得到遏制。自近代引入考古学以 来,中国对文物的科学性保护就一直没有停止。从殷 墟甲骨文的发掘,到敦煌石窟的修复,再到秦始皇陵 的“暂停营业”,这些行为无一不体现了人们文物保 护意识的提高。

今年,唐代天龙山第八窟北壁佛龛主尊佛首,在 近百年的异乡漂泊后终于回家;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 的保护性挖掘,探寻了夏商周时期的另一文明中心古 蜀国的灿烂文明,印证了《尚书》《山海经》等古书 中的一些记载。这不仅是历史的再现,更是中华文化 的骄傲。这些都证明了文物并非盗墓者所能拥有,为 我们树立了正确的文化价值导向。

这两年比较火的节目《国家宝藏》,就讲述了文 物背后的故事,历史与现实交汇,赋予了文物新的 时代价值,让文物不再是尘封的收藏。这一节目宣 传了文物故事,普及了传统文化,也强化了历史观念。 此外,还有近些年来流行起来的考古盲盒,也悄然 渗透进人们的生活,促进了历史的大众化。文物只 是回家,还远不是尽头。让盗墓小说与时代共鸣, 扬长避短,让人们在思想上让文物回家,才是救赎 的最好方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