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角 > 子栏目

致敬风雨中的追梦人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繁华的都市中,大街小巷里都可以看见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在奔流不息的车辆中穿梭,无论多拥堵的道路都能快速通过;他们在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里奔跑,人满为患的电梯里总能看见他们的身影;他们在热闹喧哗的小区里行走,家家户户的灯光为他们照亮黑暗里前行的道路。他们每个人都各不相同,但却有着同一个名字——外卖员。

据统计,截止2020年,全国从事外卖配送的人数有大约有600万—1000万人,平均工资为7750元/月,其中以杭州的平均工资最高,达到9121元。该数据在互联网平台发布后,不少网友表示:“现在去当外卖员还来得及吗?”的确,从平均工资来看,外卖员的收入貌似还不低,但如同从事所有的行业都有好有坏,并不是每一位外卖员的收入都能够达到平均薪资,其中的辛苦更是不言而喻。

风雨无阻 全年无休

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送外卖是个较为低端的工作,也并不是个理想的工作,“外卖员”这个称呼,显得不那么体面。从事这份工作的人,大多数是从早忙到晚,而且风雨无阻,全年无休。

既然如此辛苦,为什么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这个职业呢?大众普遍认为,外卖员的学历不高,很多人可能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但根据数据显示,在700万的外卖小哥中,硕士学历占1%,高中以上学历占56%。也就是说,目前我国有七万硕士从事外卖行业,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与大多数人想的一样,外卖小哥大多没有城镇户口。2018年蜂鸟配送发布的《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显示:77%的外卖骑手来自农村。见识过大都市的车水马龙,想在物价日益昂贵的大城市中站稳脚跟,意味着他们付出的努力要远大于原本就出生在城市中的同龄人。

近来年,随着外卖员的人数增加,越来越多的媒体把目光聚焦在这个行业,随之涌现的宣传中,充斥着《“拼命三郎”们的工资高于1万》《“单王”骑手甚至可以月入3万》这类吸引眼球的标题。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外卖员的工资只有4K—8K,而且底薪往往很低。

即使有的外卖员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月薪过万,但在不少人眼中,他们仍然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仍然得不到理解与尊重。

烈日炎炎的夏日,你在高端写字楼里吹着空调,敲着键盘,坐在工位上跟旁边的同事吐槽老板的无良压榨;外卖小哥满头大汗地奔波在取餐送餐的路上,喝瓶冰镇可乐都觉得是一种奢侈。

寒风刺骨的冬天,你蜗居在温暖的家里,躺在舒适的沙发上,吃着零食追着综艺,为帅气的爱豆打call;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城市中,用冻得通红的双手和麻木的双脚,按时准确地把订单交到每一位客户手中。

星光满天的夜晚,你和家人朋友喝着酒唱着歌,吃着火锅聊着天;外卖小哥还未结束一天的忙碌,想着再送一单就回去休息,却在不知不觉中奔波到深夜。

也许你会说:“工作哪有不辛苦的?很多工作都是996,007,而且也不比外卖员更轻松。”诚然,辛苦的工作并不只有送外卖这一种,可相比其他工作,外卖员似乎更加低人一等,也更不被大众了解。

不被理解 不受尊重

外卖行业本质上是服务行业,客户的满意度对于外卖小哥有多重要自然不言而喻。上文说过,外卖小哥的底薪很低,收入主要来源于提成。

外卖员的提成通常与跑单量和客户评价挂钩,所以时间和客户满意度对于送外卖来讲是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往往可以直接外卖员的收入。

每一位外卖小哥最希望的就是碰到的客户都能通情达理,最害怕的莫过于遇到投诉自己的客户。往往一个差评或投诉,就意味着一天的辛苦白费了。

之前网络上流传过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位外卖小哥抱着外卖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原因是收到顾客的差评。他边哭边喊着:“你为什么要给我差评,我问你们,为什么要给我差评!”在他的身旁,另一位外卖小哥则在不断地劝导安慰他,给他递纸巾擦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七尺男儿却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不顾形象的崩溃大哭,无疑是因为本人委屈到了极致。由于天气、交通、路况等多种因素,外卖小哥稍微延迟送单时间也在所难免。大多数人对于外卖小哥还是宽容的,但也有少数人对外卖员、服务员这些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颐指气使。

因为身处服务行业,遇到的客户素质参差不齐,外卖小哥被顾客辱骂,甚至殴打的事件时有发生。

新闻曾经报道过,某大学的学生,因学校规定不让校外人员进入校园,导致外卖小哥无法把外卖送到宿舍楼下,让其自取。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想到该男子却对外卖小哥破口大骂,用“老子”“他妈的”“底层猪”这些侮辱之词,辱骂外卖小哥。

事件被报道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辱骂的外卖小哥表示:对方还是个学生,自己不会跟他计较。两个人的素质对比高下立判。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却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才是真正处在社会底层的人。

我们身处在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国家,每个人都应该被尊重。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无论是何种行业的任何人,都不应该被轻视或羞辱。

平民英雄 感人肺腑

2020年2月20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题为《在一个被“封锁”的城市,摩托车运送着希望》的文章。文章中的外卖员叫做张赛,老家在河南。是阿里巴巴旗下盒马生鲜的一名配送员。

张赛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不在武汉,因为家里负担重,过年本就没打算回家的他,一个人留在了武汉。1月23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来往武汉的通道暂时关闭之后,张赛每天仍然有数十单订单需要外送。

在这个节骨眼上,继续送外卖无疑顶着巨大的被感染风险,家里人都劝张赛停下来,不然请假吧。张赛说,他从没有考虑过停下来,一是因为一家人的生活需要他,二是因为武汉需要他。

其实张赛也会害怕,在推行无接触配送之前,他曾因害怕不敢上楼送货。外卖的主人打电话恳求说,货物是给母亲订购的,母亲实在不方便下楼取件,希望他一定要送到家门口。

接完电话张赛心软了。本想着送到楼上,放在门口就走,没有接触就不会有感染的风险。但当他把袋子放在顾客门口的地板上时,门开了,他被吓了一跳,冲了出去,直接用手指按上了电梯按钮。在回去的路上,他骑着自己的电瓶车,高高地举着触碰过电梯的手指,直到洗完手。

病毒面前,没有三六九等之分。像张赛这样的外卖人员选择了高风险,选择了继续为大多数人提供便利,这就是平凡人的高大之处。正如《纽约时报》称赞的那样:他们不仅运送着食物,也运送着希望。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现实生活中的英雄大都是普通人,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便是多一份坚强和责任!

追逐梦想 不负韶华

外卖小哥,一个看似简单、实则辛苦的工作,拿着微薄的收入,做着辛苦的工作,承担着巨大的风险,却为我们的生活提供着便利。类似这样的工作数不胜数:任劳任怨的清洁工,含辛茹苦的建筑工,危险重重的消防员,起早贪黑的出租车司机……

这些职业,看似平平无奇,随处可见,但我们的生活中,却离不开他们。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小哥,无疑是风雨路上的追梦人。

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国民素质的不断提升,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对外卖小哥多些宽容,多些理解,多些支持;希望每个外卖小哥都能被温柔以待,在这个人人都能追梦的时代,早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日月不肯迟,四时相催迫。”在这个属于奋斗者的新时代,人人都有追梦的权利,人人也都是梦想的筑造者。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在奔跑中奋力逐梦,做新时代的追梦人,我们就一定能激活蕴藏于梦想之中的创造伟力,迎来生机勃勃的复兴气象。

风雨中的追梦人,愿你我能被温柔以待。
 

责任编辑:王旭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