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广角 > 子栏目

见义勇为不容诋毁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今年6月,湖南省永州市女生在逛商场期间遭猥亵男雷某某袭胸部。女生同行男友胡某某制服逃跑袭胸男过程中将其踢倒,给接警出警的民警提供了制服歹徒的充裕时间。没想到一桩公众场合猥亵少女案硬是被永州警官办成了全网轰动的逆反案,猥亵者赔钱回家、制止不法侵害并协助警察擒拿恶徒者隔日锒铛入狱,致司法公平遭全民质疑!

永州猥亵案案件回放

2020年6月1日下午6时许,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步步高商场一楼,两位学生逛街吃饭,不料女生小艾遭一男子雷某袭胸猥亵。两学生要求对方道歉,雷某却说女孩故意碰瓷。

双方争执不下,一起去查看监控,结果猥亵事实清晰。54岁的雷某某用手臂故意碰撞与胡某某(18岁)同行的女生艾某某(18岁)胸部。借前往门口垃圾桶吐口水之机,雷某某推门逃离了监控室,胡某某追至商场外停车场,由于胡某某胳膊有伤,两次采取脚踢制服雷某某未果,第三次将雷某某踢中倒地。

派出所民警及时到场,带双方在派出所做了笔录。当晚9时许,女生在医院做了检查,没有发现明显伤痕,将检查资料交给了民警。经派出所协调,猥亵男赔偿300元作为女生的医疗检查费和路费,双方两清,互不追责。当晚11时许,女生与胡某某返回家中。

6月6日,永州市冷水滩菱角派出所民警打电话通知胡某某:(猥亵男)雷某某在当天摔倒后受伤,现在正在住院治疗。

胡某某和家人很紧张,及时去派出所和医院了解情况,在看到住院的雷某某和粉碎性骨折的诊断后,胡家人马上交了1万元住院押金,用于支付雷某某的治疗费用。

8月21日,胡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被永州市冷水滩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时,胡某某被雷某某要求赔偿医药费20万元。

“将猥亵女友的猥亵男打伤,要被刑拘,还要赔偿医药费?”围绕胡某某是否是“正当防卫”,形成巨大争议,舆情迅速升温。

见义勇为亦或防卫过当 

本案中,网民普遍认为雷某某在实施猥亵行为被暴露之后企图逃跑的行为,是一个完整持续的违法过程,这种抗拒扭送、企图逃避法律制裁的逃跑行为,已对社会公共利益、公共秩序构成不法侵害,即便其猥亵行为已终止,但接受制裁的过程正在进行中,胡某某通过“踹倒猥亵男”来阻止其逃跑的行为,事实上是一种具有正当防卫性质的连续行为。首先女生选择报警,猥亵男就必须接受警方调查处理,在其推开监控室的门拔腿逃跑时,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将其制服。男生胡某某追上去,踹了猥亵男三脚,前两脚没踹到,第三脚踹到其小腿,行为即终止,不应被认定防卫过当。

舆论升温案情反转 司法正义接受考量

因将猥亵女伴的男子雷某某踹伤,胡某某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后,该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司法的公平正义接受考量。8月26日,湖南永州市公安局责令冷水滩分局撤销案件,立即解除对胡某某的刑事拘留,提级由市公安局重新调查。对雷某某猥亵他人的违法行为,冷水滩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处行政拘留15日。

依据《刑诉法》,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明确规定:经过侦查,发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案件:(一)没有犯罪事实的;(二)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

按照目前已查清的基本案情事实,在雷某某先实施猥亵他人行为的背景下,“胡某某踹伤猥亵男”行为,虽造成雷某某轻伤,但无疑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另外,“胡某某踹伤猥亵男”明显属于一种具有见义勇为性质的行为。在猥亵男雷某某企图逃跑的情况下,男生胡某某的“踹伤猥亵男”行为,事实上也是一种扭送违法犯罪分子的正当合法行为。

当地警方对于该案的处置也发生了转折性的根本变化。对于“男生踹伤猥亵男”案的撤案,外界解读为当地警方已彻底改变了此前对踹伤猥亵男胡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定性,不再认为“踹伤猥亵男”属于一种涉嫌犯罪行为,而是倾向于认为该案“没有犯罪事实”或者“不认为是犯罪”。而这一案件定性的根本变化,显然不仅更符合案情事实,更契合普遍民意期待,而且也再次彰显了法律的公平正义原则。

惯犯应该从重

本案中,猥亵男故意走到女孩面前,他假装路过,擦肩而过的刹那,他抬起胳膊,狠狠撞击了女孩胸部实施猥亵。

回看监控,猥亵男不止故意撞击了当事女孩的身体。视频中在很短时间里,66年出生,五六十岁的猥亵男!他还故意这样去撞了另一个女子的胸部。如果是十来岁的未成年人,还能用一时冲动遮羞遮丑,这样的行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是第一次?还是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警方有没有去深入调查雷某某是否有猥亵前科?亦或征集有没有其他受害人?

纵容猥亵男的行为是否应被追责

随着永州市公安局及时责令冷水滩分局撤销案件,解除对胡某某的刑事拘留,一个逆向反思后果引起法律界人士忧心。回顾这一“立案—胡某某被拘—撤案—提级重新调查—猥亵男遭拘”的办案波折,当地相关警方恐怕也要深入检讨与反思,是对把握执法界限的法治意识和办案水平不够?还是办案民警因私废公给猥亵男制造了一个狮子大张口的讹人机会呢?如果没有舆论发酵,会不会因良心发现出现纠错逆局呢?

回顾案件始末,女孩遭遇猥亵男,第一时间报警,同伴胡某某制服正在逃跑的猥亵男,派出所随后赶到,民警主持调解,经猥亵男赔偿300元检查费和路费,警察允许猥亵男离开。“公共场合猥亵女性”,这还是入刑的罪名?猥亵案件是可以调解解决的?一个治安调解就结束了!

胡某某原本属于正当合法见义勇为的行为,仅仅因被踹者构成了“轻伤”,便被轻率认定“涉嫌故意伤害罪”,并被采取刑拘措施,进而雷某某登场,狮子大开口索赔二十万,纵容者是否应被追责?警方为什么能允许雷某某提出20万的赔偿?即使有赔偿金额,也应该有依据吧,误工费、医疗费加起来有这么多吗?

猥亵男是在6月1号被发现猥亵行为后逃跑过程中遭踢摔倒的,根据“后来”的病历显示,是两处粉碎性骨折,大腿和臀部附近。

试问这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有几人可以在被调解后当场离开?我没有骨折过,可我扭伤过,反正没有人搀扶,我是走不了路的!猥亵男雷某某摔了两处粉碎性骨折,还能自如地走进派出所,自己再离开,奇人奇事!而骨折后到处溜达,5天后却忽然发作,这个诊断医生也是够伟大的,诊断结论的真实性、诊断过程的严谨性令人生疑,该不该有相关部门出来调查一下,给公众一个解释!事件逆转后,根据医院医生的证言,这个雷某某以前就受过伤。到底是旧伤复发,还是摔倒受伤?又或者说是利用旧伤实施讹诈。如果医院和医生存在公器私用、助纣为虐,是不是也该被查一查、罚一罚?

法律本质就是公平正义

“胡某某踹伤猥亵男”短期之内案情反转,当地警方遭质疑,放人和抓人一样草率。刑拘胡某某到底有没有错?胡某某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如果当地警方只凭汹涌的舆情,在没有定论之前放人就和之前抓人一样是随意和草率的。

新媒体背景下,面对舆情,相关部门更应谨慎,面对公共事件,第一时间出来向社会公布事实、给出通报无可厚非,但前提必须是内容准确无误、能服众的。

最关键的是对案情的处置,不能被公众的意识、态度、情绪所左右。如果之前就抓错了,也不能仅仅一放了之。为什么会错抓?警方是否存在渎职?这些也应该一查到底。

我们希望当地警方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司法必须考虑公序良俗,所办案件能经得起法律和时间的检验。


责任编辑:孙燕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