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广角 > 子栏目

花绕红旗渠 水绕花园村

本刊专稿 李 苒

林州合涧镇向西,红旗渠的某段在这里流过,浊漳河的水并不清澈,但用红石砌成的渠岸,岸边怒放的五月菊把这条渠装扮成了美丽的城中河,外来人经过无不停车留影。

八达村距繁华的合涧镇仅有7公里,但就像两个世界,两种人间。合涧镇道路宽阔平整、楼房林立、人声鼎沸,一幅现代化乡镇的繁华景象,而仅仅向西7公里,这里就几乎变成了“鬼蜮”世界,这里不闻鸡鸣,不听狗吠,不见人影,右边是茂密植被的遮掩,蝉鸣枝头;左边是清澈碧透的泉涌,溪流轰鸣。

八达村名不虚传,好几条道四通八达,不知通向何方?只是个个崎岖难行,碎石当道,泥泞坑洼,不敢贸然进入。想找当地人问路,可整个村庄死寂一般,家家闭门,户户落锁,不见半个人影。只有一只老母鸡带着四五只可爱的鸡娃在草丛中觅食,方可知道村中尚有人烟。

停车,循水声而去,原来村边就是一条几乎称得上“河”的山涧溪流,可能进入丰水期吧,轰鸣的溪流倾泻而下如万马奔腾,水击巨石怒不可遏如崩雪,如炸雷。漩涡激流天旋地转,银瓶乍破山崩地裂。宁静处,水潭如少女的眼眸,纯净而静谧,安详通透,没到过九寨沟,没到过花园村,不知道高山泉水到底有多清澈,十多米的水深看起来只有半米深,水滴的鹅卵石如在水面,如果轻信下水,那可必遭灭顶之灾。我就差点上当,幸亏补救及时,这是后话。

喝几口甘甜的山溪水开车继续前行,一路放着古曲左耳听“高山流水”,开窗引进山风阵阵,右耳听山泉溪流潺潺,真乃仙人之谓也。

村西就是太行山,高耸如月的绝壁像一面巨无霸的超级屏风拱卫着小小村庄,感到车稍开快一点,越过密不透风的林木,一不小心就能一头撞到绝壁上,令人胆寒。然而“望山跑死马”一点不错,越过村庄丛林,眼前豁然开朗,放眼望去方知原来山还在不近不远处,估计再跑几里地还是这个样。

看到一处绿阴蔽日的好去处,停车玩水。山溪在这里奔腾得更加欢快,更加酣畅淋漓,也更加清澈,舀一杯一饮而尽凉彻心脾,百里奔波带来的暑气一扫而光,精气神大振。一看四下无人,估计短时间也不可能来人,于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原形毕露,一下子回到童年,宽衣解带,脱得只剩短裤,换上拖鞋,下到溪流中那个痛快,自从30年前在河南新乡的百泉、10年前在鹤壁的清凉寺见到过如此清莹冰凉的山泉水后,走遍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的名山大川,再也没见到过如此销魂的山溪清泉。

有水处基本都是人工砌坝拦起来的人工湖,水绿如翠,听起来好听,实际上死水一潭,水中微生物大量滋生,半米以下浑然如墨,至少已不适合饮用。绿水可见,青山可见,清澈通透的“白”水已不可见了,尤其是水量如此大的山溪,今生仅见。下到山溪中方知水流之大之急,没踝后即无法立足,摇摇欲坠,水声如雷贯耳令人心悸。看到水洼仅有半米深浅,欲下水戏耍,没成想一探不见底,差点遭受灭顶之灾。用树枝一探方知,深不见底,惊出一身冷汗。

水带风起,坐在激流旁,如在空调下,凉风劲吹不寒而栗。山外是35度的酷暑,水边是不到25度的凉夏,何其清爽何其舒服哉。如果此地将车上的座椅放倒铺上凉席,那还当什么神仙,可能神仙要羡煞老夫了。

胃口一直被酷暑折磨得抗拒一切美味佳肴,现如今却是恨不能变成饕餮之徒,一碗半方便面下肚居然未感到饱意。这顿饭应当是今年入夏以来我吃得最香甜的一顿。

说点题外话,出门玩,自带食物非常重要。一壶开水,一碗方便面在荒郊野外就是饕餮大餐。至少省了急急忙忙离开景点到处找饭店的麻烦,如果有野外用的煤气灶,舀一瓢山泉水,泡一壶明前茶岂不更加乐哉!需要强调的是,无论在哪里野餐,务必将每一粒垃圾都收拾干净带走,这是我们旅游爱好者的最起码道德。你想,我们跋山涉水去旅游,游什么?说到底就是游环境,要不我们为何背井离乡去受那份罪?然而如果我们去一处弄脏一处,中国有14亿人,中国的好环境本来就少,用不了几天,全国山山水水不都成了大垃圾场吗?

在此我想到了内蒙,呼和浩特附近有大青山,大青山有溪水,内蒙人喜欢野餐烧烤。于是整个大青山的溪水两边就成了大垃圾场,烧不尽的木炭、竹签、酒瓶、塑料袋子等等让人无法插足。

还有今年的春末夏初,我们一行四人携老婆到内黄县的野树林去野餐,那里是黄河故道,沙丘蜿蜒起伏,枣林茂密嫩绿。先我们已有4辆车进入烧烤野餐。我们走时,发现这4辆车破坏了至少半亩地的环境,酒瓶子、塑料袋子、塑料餐具、泡沫箱子等等等等,把一个美丽沙丘弄成了垃圾场,而且多数都是不能降解的垃圾,而我们走时则收拾得干干净净。老婆说你写游记一定把咱们在花园村野餐后一片纸都不留下的事儿写上,不为谝一下自己,为的是告诉大家,爱护我们的家园。

赤身沐山风,裸体浴清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饭也饱,茶也足,收拾干净再次上路。车停在山溪旁绿荫道足足两小时有余,未见一人一车路过,可见村中人烟稀少到了何种程度。车到山穷水复之地,再无路可走,这就是花园村了。路尽头一个急转弯,路入村中再无分叉,而村中小道窄不容车,我知道这是尽头了,但山溪却远未到尽头,村后,地势猛然抬高,水流以更大的气势倾泻而下如雷鸣电闪,巨石巍峨如大小石屋,山溪水流如顺势而下的马群腾雾伴云,夺路而出,山石上结满绿苔,滑得不敢踏足,向上看头顶大山壁立,高有万仞,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向下看湍流飞雪巨石拦路,没有探险设备,没有兄弟结伴,如此野山荒路谁敢贸然探险,眼睁睁看着这般美景却只有放弃,着实可惜。

到村中转转,小村太小,转个身都困难,只有村中央有块巴掌大的“空地”,也就四五张桌子大小,但就在这寸土寸金之地村民们还是建了座小庙,名“白衣堂”。白衣堂是供何方神圣的,我不得而知,想找个村民问问,只是“鸡犬相闻不见人”。这村倒是充满生气,村外有猪圈、羊圈,山坡上有散养的柴鸡,家院门口有带绳索的看门狗,唯独不见人影。回来后上百度查,也没定论,有说就是佛祖本人,有说是岳飞的。

“岳飞离开靖江后,百姓对他感恩戴德,祈望他长命百岁,在他生前为他盖了两座祠堂,一座叫生祠堂,一座叫白衣堂。”两者相比,我还是信前者吧。

回程吧,谁知道路过窄,调头竟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前左轮在地上打滑,磨得沙石乱飞轮胎冒烟,前后左右倒了不下20把方向,方掉过头来,好心疼我的小妾。经验之谈,有志于后半生“跋山涉水”游玩天下者,购车一定得四驱,否则一定后悔莫及,我就是。

后记

回程时来到鹤壁市的纣王殿,此村风景相当值得一来,山清水秀的基本特征都有,农家院也建得相当有品味,例如“山里红”名字起得好,看起来也相当有山村野趣。但此村的问题有二,一是海拔偏低,这是网上的介绍“三县脑是纣王殿景区的中心,为鹤壁境内最高峰,海拔1019米。它集泉、瀑、洞、穴、奇石、绝壁于一山,形成了特有的风景奇观。”但问题是纣王殿并不在山尖上,而是在山沟里,估计海拔600米左右,所以温度比濮阳低5度左右,并不显得十分凉爽;二是水塘没有灭蚊措施,黑蚊子、花蚊子奇多,大白天叮得人大包小包。不知景点有话语权的人能否看到此文,在水塘中放上几条小野鱼即可灭蚊虫于无形,简单。
 

责任编辑:田隆旺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