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杜绝“纸面服刑”——司法公正不容践踏

《文化产业》记者  吴贵君

        纸面服刑,出自巴图孟和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却连一天监狱都没进过一案。该案经《半月谈》报道后,2020年9月4日,内蒙古政法委派出工作组进行专项调查。至此“纸面服刑”十五年一案浮出公众视野。

1992年,17岁的巴图孟和因口角持刀将韩杰儿子捅伤,此后韩杰儿子因心脏破裂导致大出血死亡。次年,巴图孟和被判故意杀人罪,获刑15年。然而判决生效后,巴图孟和直接从看守所回到村庄,并未去监狱服刑。2007年5月13日,也就是案发之后的15年整,巴图孟和来到监狱拿到“刑满释放证明书”,一天牢也没坐过的巴图孟和,在纸面上“服”完了15年的刑期。

2020年9月4日,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联合纪委监委、法院、检察、公安、司法、监狱等相关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抵达呼伦贝尔市开展调查。一纸“保外就医”给了巴图孟和“合法越狱”的护身符,这对于当时一个未成年人肯定是自己无法逾越的天堑。是谁如此手眼通天,幕后有多少人在共谋恶举?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桩桩“纸面服刑”事件被挖起晾晒,徇私枉法地将杀人犯直接从牢里面“捞出来”,“法腐”该被如何追责,成为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

巴图孟和“纸面服刑”案

1992年,17岁的巴图孟和因口角持刀将韩杰的儿子白永春捅伤,伤者因心脏破裂导致大出血死亡。次年,法院鉴于巴图孟和未满18周岁,又有自首情节,判处巴图孟和故意杀人罪15年。在法定期限内,被告人巴图孟和未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抗诉,一审判决生效。然而判决生效后,巴图孟和却直接从看守所回到了村庄,并未去监狱服刑。接下来,巴图孟和摇身一变,成为当地的会计、当选村主任、蒙混入党,甚至还当选旗人大代表。

多年来,韩杰一直在向相关部门反映问题,巴图孟和职务犯罪东窗事发之前,韩杰已经奔走了快二十年,鲜有进展。2016年,韩杰把一封举报信递给了当地公安局,收到这封信的人正是当年参与办理巴图孟和案件的警官。据该警官回忆,接到举报就不敢相信有这种事情,案件引起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组织专案组开始深入调查该案件。

专案组调查发现,判决生效之后,本该前往监狱服刑的巴图孟和并没有被投送监狱,而是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从看守所直接回到了家里。巴图孟和在看守所羁押了一共 501天。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以后,下达了执行通知书,巴图孟和又在看守所待了一个月,于1993年9月28日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回家。

据巴图孟和自述:当年在一张表格挺多的一个东西上签字画押后,他的母亲和他的姑父做了担保,他就被放出来了。他一天牢都没有坐过,直至2007年,他和母亲又去了一趟看守所,拿到了“刑满释放证明书”。

在纸面上服完了15年刑期的巴图孟和摇身一变,成为当地的会计、当选村主任、蒙混入党,甚至还当选旗人大代表。当年的保外就医手续是谁给经办的,经过谁的审核,保外就医期间为什么不需要去公安机关报到并接受管理,有没有人来考察过他连装病都不用的病情,相信接下来调查组会给社会一个公正的交代。

当年巴图孟和办理保外就医的理由是患有肾炎,保外就医最长时间是一年。按规定一年以后他应该主动回来,或者是看守所按照相关规定把他找回来。至于是否延长保外就医,要在做体检之后才能判定是否再继续延长保外就医时间。但是当时的看守所没有做到这一点。

2017年4月7日,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检察院向公安局下达将巴图孟和收监执行刑罚的检察建议书。经认定巴图孟和不符合保外就医规定却出狱属违法出狱,办案民警遂向上级检察院请示,在得到检察院支持以后,公安机关将巴图孟和收监归案。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一个继续重新计算刑期的处罚执行通知书,巴图孟和被依法重新执行刑罚13年7个月13天。巴图孟和被依法收监以后,经当地牧民举报,巴图孟和把持村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骗取草原生态奖补资金事件被查实。最终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万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巴图孟和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代价。然而,对于失去儿子的韩杰来说,她还有一桩心愿未了,对于社会公众来说还有一个真相待明!当初巴图孟和故意杀人,为什么没把他送进监狱?谁放出来的?又是谁帮保外就医的巴图孟和一路青云,帮一个杀人犯,一个名义上的“刑满释放人员”当选村主任,让他手握公权,有了再一次犯罪的机会?

让迟到的正义彻底归位,仅重判犯罪者是不够的,当地政法机关还应深挖严打,继续对当初纵容巴图孟和纸面服刑以及帮他发迹的公职人员进行彻查,用法律利剑斩断其中的关系网和利益链,严惩这类执法不严、有法不依的行为,彻底还当事人以公道,还司法以公平公正。虽然事情发生在多年以前,但这绝不是推脱责任、让相关肇事者逍遥法外的理由。社会公平正义不容蒙尘,我们期待,这起杀人犯“纸面服刑”事件尽快得到彻底查处!把“法腐”从法律程序上揪出来,把巴图孟和的保护伞打掉!

王韵虹“纸面服刑”案

王韵虹,男,出生于山东省莱州市,初中文化,是2001年“高校校长买凶杀人案”中的杀人凶手。他终审被判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减为有期徒刑15年。实际上,在狱医等相关人士“帮助”下,命犯王韵虹仅被羁押7年多时间即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出狱”。2019年10月24日,呼和浩特中院裁定,王韵虹保外就医违规,暂予监外执行的7年多期间不计入刑期。

2001年,内蒙古科技专修学院院长张明德花20万元雇佣王韵虹杀害一名女子武某。2005年,内蒙古呼和浩特中院对张明德雇凶杀人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明德、王韵虹依法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经法院查明,1991年张明德开办了内蒙古科技专修学院。1998年至2001年初,张明德聘任武某在该院任兼职教员,武某负责研究生部的工作。2001年2月至3月期间,因招生和利益分配等问题,张明德与武某产生矛盾,后武某离开该院到内蒙古管理经济技术专修学院任教,但仍以内蒙古科技专修学院名义向社会公开招生开办研究生班,由此引起被告人张明德的忌恨。

2001年7月间,张明德与被告人王韵虹共同预谋,由被告人王韵虹找人将武某“做了”,张明德给王韵虹20万元。后王韵虹同女友金某将此20万元挥霍。2001年9月3日20时许,王韵虹用电话联系到被害人武某,并将其骗上自己的越野车,在车内将武某杀害。之后,王韵虹将尸体拉至赛罕区河西路一树林内,从车上拖下尸体,用石块击打尸体头部数下,后将尸体抛于一迁走的旧坟坑内,用土和树叶掩埋后逃离现场。

2001年9月9日,王韵虹畏罪潜逃至浙江省丽水市,并先后在浙江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四川省、云南省等地落脚藏匿。2004年3月23日,云南省丽江市公安机关通过网上抓逃,在该市将王韵虹抓获。

王韵虹因犯故意杀人罪,于2005年12月12日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08年6月30日被减为无期徒刑,后又被减为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至2026年3月10日。2011年4月,王韵虹因患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被批准保外就医6个月。6个月期满后,由内蒙古自治区监狱管理局批准,办理6次保外就医手续、1次暂予监外执行。内蒙古监狱系统5名狱医严重违反罪犯保外就医病情鉴定规定,致使其在狱外活动长达7年。在狱外7年时间里,王韵虹旅游、工作、结婚、生子,样样都没有落下。

2020年9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在王韵虹“纸面服刑”7年案件的查办中,对其专利减刑、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等环节中有关人员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深挖彻查。监狱管理局、高级法院、检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医院等26个单位的65名公职人员被处理。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查办王韵虹案时,深挖彻查违法“减假暂”背后的腐败根源,相继发现了罪犯邹庆、庄永华、王宝宝、郝伟成等相关人员违规减刑、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的案件线索,与该案并案查办。

孙小果违规减刑案

孙小果,男,昆明恶霸,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家庭背景深厚,其母亲孙鹤予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桥忠曾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女性、强制侮辱女性、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孙小果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但死刑没被核准,遂改为死缓。孙小果在服刑期间,此案又启动再审程序,孙小果最终被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此后利用虚假的“狱中发明”等手段,离奇获得多个“减刑”,因孙小果获得违规减刑,最终2010年4月,孙小果出狱,实际服刑约13年。出狱之后的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活动,成了昆明夜总会的“大李总”。2019年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次被当地列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典型。

孙小果之所以再入看守所,源于对某航空公司一空姐的争风吃醋。2018年7月中旬某晚,该空姐在昆明某娱乐场所与人争执遭掌掴,遂打电话向孙小果求助。接到空姐电话后,孙小果即召一班“兄弟”过去,将与空姐发生争执者膀胱“踢炸”。经司法鉴定,此伤情为重伤。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5月24日,全国扫黑办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6月4日,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督办孙小果案,进驻昆明。

2019年10月1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一案依法再审开庭审理。同时,云南省检察机关已对孙小果出狱后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提起公诉,云南省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依法对孙小果案19名涉嫌职务犯罪的公职人员及重要关系人移送审查起诉。

2019年11月8日,云南省玉溪市中院对孙小果等1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当庭宣告了一审判决,以被告人孙小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12月15日,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一审宣判,云南省数个法院分别对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对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局原局长、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判处有期徒刑19年;对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判处有期徒刑20年;对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对云南省高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判处有期徒刑12年;对云南省高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田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对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判处有期徒刑6年;对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对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原副总队长杨劲松,判处有期徒刑12年;对昆明市中院刑二庭原副庭长陈超,判处有期徒刑8年;对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公安分局原局长李进,判处有期徒刑10年;对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原所长郑云晋,判处有期徒刑9年9个月;对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处原处长王开贵,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对云南省第一监狱原督查专员贝虎跃,判处有期徒刑3年;对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原民警周忠平,判处有期徒刑3年;对云南省第二监狱十九监区原监区长文智深,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对云南省第二监狱医院原民警沈鲲,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对云南省官渡监狱原副政委杨松,判处有期徒刑2年;对四川王氏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德彬,判处有期徒刑7年;对昆明玉相随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冯云,判处有期徒刑11年。

2019年12月17日,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二审宣判,维持原判。12月23日,云南高院依法公开宣判孙小果再审案,决定执行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郭文思违规减刑案

2004年8月29日凌晨,北京崇文区一家酒店内发生一起命案。当天下午,嫌犯郭文思在父亲陪同下投案自首。

郭文思与死者段某同为北工大学生,二人为情侣关系。郭文思是班长,段某为文艺部部长。案发时,郭文思与女友段某在崇文区某酒店里吵了起来,冲动之下郭文思掐住段某的脖子,并用枕头捂住她的脸,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2005年2月24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审认为,郭文思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鉴于其能主动投案自首、积极赔偿、认罪悔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后因“积极改造”,经9次减刑,于2019年7月24日获释。据公开披露:除去最后一次,郭文思前八次减刑间隔时间基本为1年零2个月。

一个故意杀人犯,火箭减刑后又回到了社会上。高频减刑让他不知悔改,出狱还不到8个月,就又打死了一位劝其戴口罩的老人,其凶残令人发指。

2020年3月14日疫情期间,郭文思在超市购物时,对提示其正确佩戴口罩的段某某实施侵害,致段某某受伤死亡。案发后,社会舆论强烈要求严惩郭文思故意伤害行为,并对其多次减刑和改造成效等问题提出强烈质疑。

3月31日,北京市成立联合调查组,由市委政法委牵头,市监委、市人民检察院共同参与,对郭文思多次减刑问题依纪依法开展调查。市纪委监委同时成立专案组,对涉嫌违纪违法和职务犯罪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月9日,北京市通报郭文思减刑案调查进展情况。经查,在郭文思服刑期间,刘永清、隋建军等人受郭万普及有关社会人员请托,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郭文思获得减刑创造条件、提供帮助,涉嫌徇私舞弊减刑、受贿等犯罪。

通报显示,郭文思在潮白监狱、清园监狱服刑期间,其父亲郭万普通过给予财物的方式,直接或间接通过他人请托监狱的主要领导及检察院、法院的相关人员,为郭文思快速减刑提供帮助。其中,多次给予时任潮白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隋建军现金,隋建军在明知郭文思不符合减刑条件的情况下,6次主持监狱长办公会并签批报请减刑文件。不仅如此,对于减刑决定发挥关键作用的时任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清河法庭审判员程丽霞、时任市清河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处副处长赵双月等人,隋建军也通过打招呼或给予现金及购物卡的方式,进行拉拢腐蚀。在抱团“法腐”的精心运作下,郭文思的违规减刑逐步实现。

在郭文思减刑案中,9名党员、公职人员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退休待遇)处分,其中燕城监狱原副监狱长乔洪慧等3人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多人因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罪等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从云南孙小果被判死刑后违规减刑出狱,到内蒙古巴图孟和故意杀人后纸面服刑15年,王韵虹纸面服刑7年,再到郭文思违规减刑9次释放后再次杀人,多起案例显示,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等涉“减假暂”司法腐败损害法律权威、破坏司法公平正义,必须强化对权力的制约监督,深查司法领域违纪违法行为,才能维护司法公平公正原则。

责任编辑:张鸿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