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亲子文化变异是什么病

《文化产业》记者 殷柱山

亲子文化与教育“蹿味

“亲子教育”是20世纪末期在美国、日本等国兴起的一种新型教育模式,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中国风行,并伴随着各种教育、文化、产业形态而逐渐热遍全国。时至今日,亲子文化延展的领域越来越多,如亲子运动、亲子旅行、亲子阅读,等等,大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之势。但在这一过程中,也出现了由于缺乏对亲子文化正本清源而跑偏的怪现象,其中最严重的杀伤力就是对家庭教育观念及实践带来不良影响。

其实,中华民族的亲子文化一直遥遥领先于世界,堪称人类亲子文化的典范。高度重视教育就是中华亲子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古有“孟母三迁”、“曾子杀猪”、“岳母刺字”、“诸葛训子”等,均是流传至今的教子典范。这些教子故事中分别蕴藏着人与环境的相适以及诚信、爱国等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内涵。

中国文化中的亲子教育更多强调父母对子女的教育,而西方“亲子文化”概念的提出则关注父母与子女互动学习,一起成长。这两者并不矛盾,前者已发展出丰富的教育文化精髓,后者在教育模式上实现创新,应该是相得益彰的。

那么,亲子文化为什么会导致教育“蹿味”呢?问题并不出在亲子文化本身,而出在对亲子文化的逐步曲解上。

逐步曲解又是怎么回事呢?前一段时间,笔者在北京一家肿瘤医院探望病人,注意到隔壁床一位年轻的乳腺癌患者。几句闲聊,她打开了话匣子——她把自己得癌症的原因归结于几年来陪孩子学习之劳心与恨铁不成钢之怨气的积累。而听着她述说自己的经历,笔者眼前又不由得浮现了老家一位表哥曾一脸愁容地向我倾诉:“你嫂子近来经常一个人用头撞墙,说是陪孩子写作业给气的。”凡此种种,均是网络上流传的“陪孩子写作业会得心梗”的现实版吧。而之所以要冒着生命危险去陪写作业,就是想尽亲子教育之责。

以上两位是农村妇女,文化水平也都不太高。那么,在城市里,尤其是那些大城市,高知妈妈们又是如何理解亲子教育的呢?陪伴自然是少不了,但由于时间有限,有时候需要借助外力,也就是各类课外辅导班、兴趣班云云。

市场本来就是逐利的,课外教育机构一定会为自己拉客户倾尽全力,而且,他们自知所面对的潜在客户绝非简单,所以,必须拿出一套“高大上”的逻辑。笔者也是一名小学生(一年级)的家长,近来发现各种名类的数学思维课很火爆,于是也买来几节试听。结果大有收获。原来,这些思维课是在把数学老师在课上讲的数学思维训练归结成一条又一条“拿来就能用”的攻略输送给小学生。比如借位减法用“减一加好朋友”法,就是十位减一,个位加上能与减数凑成十的好朋友。固然,这些方法一定能提高做题速度,进而提高考试分数。可是,用灌输这些所谓“大招”来占用孩子玩耍的时间真的就是对孩子负责任吗?

家长也发现了这种拔苗助长式教育的问题,比如一位家长坦言,学校老师教的跟机构教的并不只是前少后多、前慢后快那么简单,而是在教法和体系上存在不同,这样孩子的脑袋里就发生了转换困难,甚至出现混乱。结果是,家长花了钱,孩子花了时间,可连课本上基本的题都做不对了!

更无奈的是,一些学校的老师发现相当一部分孩子都在机构里提前学习,就自减任务,把花在教学上的功夫变成了“蜻蜓点水”。

问题并不少,而且越来越显得压不住了。但奇怪的是,高知妈妈们好像乐此不疲。一位家长说孩子上课听课效率高,考试成绩也不错,但就是排斥报课外辅导班,这让她很苦恼。为什么呢?因为别人都报,自己不报心里不安。笔者观察发现,课外教育机构很好地利用了家长们的焦虑心理,光“校内学校外补”还不够,更加码推出各种提前学,一年级学二年级,二年级学三年级,以此类推,学得越超前,家长越安心。笔者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和小学均用心地劝服家长不要超前教育,怎奈得效果不佳。(北京某所市重点小学校长在新生入学家长会上信誓旦旦对家长保证,学校一定会保证教育质量,学生不必追逐校外报课。乍一听起来,这位校长的说法实在是太降低身段。原来也是被家长们给“逼”出来的)。一个课外教育机构在微信群拿出一张家长24万的补课交款单,“充满善意”地提醒家长“不管是不是笨鸟,要想飞得高就得飞得早”。群里下单的倒是不少。

如此之下,孩子们的书包越来越沉,压力越来越大,出了校门进机构成为日常,有的赶起场来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一位家长心疼地说,孩子上完各种课回家已经没有力气写作业,直接趴在写字台上睡着了。不是有位疲惫至极的孩子跟妈妈恳求“就再睡一会儿”,结果就没有醒来吗?

可是,家长们都觉得自己没错,因为竞争是残酷的,幼升小、小升初、中考、高考、985、211,压力山大呀!为了孩子的一生,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至此,亲子文化绕过了互动这个关键词,变成了高压陪伴的外壳。不知道是不是掺杂了中国文化中父母教育子女的单向度特征?可是,中国教育文化中言传身教的优良传统又到哪里去了呢?家长们在强迫孩子接受高压教育时,忘记了要让他们心服口服,也就是缺失了可以激发学习动力的价值观教育以及忽视了树立榜样的作用。

教育病了,还是家长病了

就从起跑线说起。前些年,起跑线指的是教育开始的时间,学前教育、早期教育,越早开始越好。近年来,起跑线又多了一个标准:学区房。前不久,北京市西城区宣布对7月31日后买房子的家庭实行多校划片。一时间恐慌四起,优质学区的房子坐地起价,家长们则失去理智般挥金如土。

政府想通过政策不断完善教育的公平性和教育资源的均衡机制,可家长们一面疯狂购买学区房,一面责怪政府的政策抬高了教育成本。究竟谁错了呢?

高考被称为保障社会公平最有力的制度之一,但其应试教育模式也带来“一考定乾坤”的种种焦虑——政府为了让每个孩子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施策,家长们却只顾削尖脑袋获取所谓最优质资源。这表面上看都没有错。问题是,一批又一批家长似乎走火入魔。他们用大数据计算孩子的未来,哪个学校中考、高考成绩好,主要是高分段学生多,哪个学校就是追逐的对象。这背后的逻辑是,只要能跟好学生进同一个校门就能变成好学生,至少能沾上光。在近年教育平衡的政策方向下,一些名校的优质生源被稀释,名校盛名也不若从前。家长们没为教育发展的纠偏而叫好,反而纷纷忧虑“某某学校生源不行了,不值得进了。”多么可笑的逻辑。对此,现实也颇有印证。笔者身边就不乏个例。当年背着巨大压力进了普通初中的优等生,在中考时依然保持了优异成绩,而偷笑着进了名校的一名普通学生,中考成绩仍然平平。当然,这并不是说开始好就永远好,开始差就始终差,而是意在忽略个人努力程度变化的情况下,提醒家长们,应注重孩子的个体差异,尊重教育规律,摆正成才观。

对于教育改革,笔者也建议,在推动平衡生源的同时,也要注重平衡师资。一方面让教育能人充斥到更多校园起好带头人作用;另一方面,要加大教育投入、优化教育人才队伍,提高整体教育水平。

季羡林先生曾在《我对未来教育的几点希望》一文中谈到:“我对未来教育的第一个希望就是要切切实实地增加教育经费。”显然,这个增加教育经费不应只是钱数增加,亦应有保证钱用在刀刃上的机制,避免出现金钱驱动的“花把式”。比如,把名校办分校搞成只是挂一块牌子的事,反倒把买了学区房原本可以就近上学的家庭的梦给赔上了。对于“孩子家窗户就能望到学校却要到几公里以外读书”之苦,学校负责人视若不见,但利用好的生源分解他们办分校成效的压力,却早做好了打算。再看看这些所谓名校,往往在执行就近入学的学区房初衷时,把规则弄得半遮半掩,究其原因还是放不下种种利益交换,实无异于搅浑教育改革的一池清水。

如此下去会怎样

综上可见,不少家长的教育观、亲子观都偏离了正常轨道。正如一位教育界人士所说:“该去机构学习的不是孩子,而恰恰应该是他们的家长。”

为了让这样的家长们迷途知返,可以用反向思维法。也就是设想如果再这样下去,会怎样?

一位记者采访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人选,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怎样看待学区房与教育起跑线的问题。郑强的回应是,教育本来就不存在起跑线的问题,现在普遍被忽略的倒是学习兴趣的问题。学习是终生的事情,而早期的过度榨取、拔苗助长,恰恰泯灭了孩子最宝贵的学习兴趣,结果往往适得其反。更有甚者,人生走向毁灭。就如最近爆出的一则新闻,山东青岛一名15岁的女孩,有计划、有预谋地,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其原因是“学习压力大,母亲管教过于严厉,早就想杀死她”。事实上,这样令人毛骨悚然,大为吃惊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

但毕竟,极端事件还是少数。还是来看看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错误的亲子观、教育观会导致哪些后果吧。

事实上,我国早已注意到应试教育的弊端,并积极行动。1999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出台。提高人的素质,重视人的发展为根本目的的素质教育是改革传统教育的尝试。如何推进素质教育?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1998年教育工作会议上讲道:“素质教育要开发右脑,开发右脑比开发左脑的作用还要大,现在再不进行素质教育,就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地步,这里,我用‘极为’两个字。我们很多的应试教育开发的是左脑,现在到了开发右脑时候了。”

然而,素质教育在学校全面推行后,却越来越被简单地宣传为“减轻课业负担,培养兴趣爱好”。再后来,由于发现应试教育的考查标准并没有改变,于是家长们只能把功夫花在课外,不仅响应国家号召加强兴趣爱好培养,还把校内减轻的压力在校外补回来,结果是,中小学生的负担越减越重。

与此同时,兴趣爱好培养也越来越功利,往往是为走特长生渠道铺路。很多家长还认为孩子的兴趣爱好并不是“正经本事”,跟考大学专业不相干。关于兴趣与专业这件事,笔者的一位大学教授朋友感触颇深。她是一名重点大学的计算机专业老师,发现很多孩子是在家长的设计下进入这个专业的,尽管考分很高,但对专业一点也不感兴趣,后劲不足甚至放弃学习,真的是浪费人生、浪费国家资源。

可以说,时至今日,素质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在其预设轨道上运行。国家选拔人才的单一标准与家长们的“魔性”适应,使得素质教育的温度渐低,应试教育的刚性需求却始终不减。

季羡林先生在《我对未来教育的几点希望》一文中谈到的第二个希望就是“要重视大、中、小学生的素质教育和伦理道德教育,‘尤其强调’空谈无补于实际,当务之急是采取适当的行动,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事情还没能更好平衡。另一方面,科技进步从来没有停下脚步,人类历史滚滚向前。“2030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当知识让电脑代劳,社会稀缺的是摆脱困境的想象力。”

方法比知识更重要,甚至心态也比知识更重要。这也就是当年提出“再不进行素质教育,就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地步”的原因了吧。

还不够严重吗?一觉醒来,发现教子之梦已经被无情的现实车轮碾压粉碎,恐悔之晚矣。当然,不只是父母悔之晚矣。


 

责任编辑:武国荣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