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忻州民间摔跤 从庙会跌跤到摔跤之乡

本刊专稿    韩玉春

       摔跤,作为一个竞技体育项目,在忻州可谓家喻户晓。每年开春到秋收,忻州、定襄、原平三县几乎天天有不同的村庄在举办形形色色的庙会,庙会是先民们在古代表达各种祈求和意愿的一种形式,有求雨庙会、有丰收庙会、求子会、许愿会等等。

 

有庙会就有各种民间杂耍,玩艺儿和摔跤,忻州摔跤民间也叫“跌跤”、“挠羊”。摔跤是庙会最重要的一部分。忻州西北乡蔚野村泰山庙号称东岳行宫,供奉的是商周时期的武将黄飞虎,死后被姜子牙封神,为: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总管人间吉凶祸福,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层地狱。农历三月二十六是黄飞虎的生日,人们纪念他“威行天下,义重四方,施恩积德,忠良君子”,是方圆几十里善男信女祈福、许愿的敬香之地。传统庙会上的节目丰富多彩:踩高跷、划旱船、探马、鬼判(一群小孩儿带着鬼脸面具的节目)、放电影、舞狮子等,每一年都不尽相同,但唱大戏是必不可少的,摔跤又是最具人气的节目,等到半夜12点,大戏一散场,人们一窝蜂涌向摔跤场,寻找自己喜欢的摔跤手,有可能里头就有自己的朋友或者亲人在等待上场一显身手。然后一直熬到天亮,观看“挠羊汉”们献上一场场精彩的表演。

忻州摔跤的特点是:不像正规比赛穿摔跤服(赤着上身或者普通衣着),和中国式摔跤规则一致,有德高望重者做裁判,身体任何部位着地为输(1:双脚除外,2:唯一存在的一个动作“跪腿”允许单膝着地,前提是动作成功将对方摔倒,动作失败则为输)。“挠羊”,就是依次摔倒6人即为夺得魁首,输一跤即淘汰。如果最后一个出场的(第六个)跤手把即将夺魁的“挠羊汉“撂(摔)倒,这个人就被冠以”破羊汉“的称呼,也是相当厉害的角色。然后继续摔够六人为“挠羊”,中途每撂倒一个,裁判就要大声吆喝一声:x个啦。如果是攻擂者把擂主撂倒,裁判则大喊:“破啦”!“破羊汉”夺魁是含金量最高的,也是人们最渴望看到的“跌(摔)跤”。几乎每一个大型挠羊赛都要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保羊汉”,就是在有人连续摔倒5人后,再摔倒一个人就成功挠羊的时刻,这时候“保羊汉”就该出场了,“保羊汉”的作用是为了保证让一场挠羊更有水平,更有看点,更精彩些,不能让一些水平一般的跤手把“羊”轻轻松松“串”走(民间叫串羊),更不能让虚假的摔跤或者低水平的摔跤欺骗了父老乡亲的感情。挠羊获得的奖品一般就是一只羊,夺魁者要把羊举起来绕场地转一圈,以示荣誉。

忻州摔跤历史可以追溯到南宋,据说,约800年前,岳飞的部下,一位叫陈效婴的人,把岳飞的部队单兵搏击的技巧(角坻、相扑)带回忻州,然后在忻州、定襄、原平三县得到广泛推广,在田间地头,在戏场庙会,到处是爱好者们的摔跤场。随着时代的发展,古时候的“挠羊”作为一项只允许男选手参加的专利活动,被现代女子摔跤手们打破了,参加女子柔道和女子自由式摔跤项目的女运动员们加入到民间庙会上的“挠羊”中来,更加丰富了比赛,刺激着人们的视觉,精彩之处,人们屏着气、提着嗓子、吆喝着、尖叫着,恨不得自己跳进去……

新中国成立以后,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成功举办,崔富海先生为山西在摔跤比赛中获得首枚金牌。1960,在崔富海先生的带领下,山西队夺得摔跤比赛中的6枚奖牌,并夺得团体第一,奠定了山西摔跤在全国的领先地位,在后来的摔跤群英会上,忻县(现在的忻州市忻府区)获得了“摔跤之乡”的称号。崔富海先生的家族几代人在摔跤事业中为山西乃至全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由此,1983年,被忻州市政府授予“摔跤世家”的称号。1988年,获得“跤乡功臣”和“跤乡功勋教练”的称号。

1977年,位于忻州市七一北路上可容纳8000人的室内体育馆“跤乡体育馆”竣工投入使用,随即,成功举办了全国摔跤锦标赛。直至2019年夏天,已经退休的国家体委宋兆年先生来访忻州,仍然对“跤乡体育馆”的落成和当年比赛以及体育馆内搭通铺居住的情形津津乐道。

 60年代以前的摔跤,只有传统的中国式摔跤比赛。后来,柔道、自由式摔跤、古典式摔跤先后加盟,更丰富了忻州摔跤。

1965年,忻州籍运动员郭六登先生夺得全国摔跤锦标赛山西首枚自由式摔跤金牌;1981年,原平籍运动员胡跃进先生夺得石家庄全国柔道冠军赛山西首枚男子柔道金牌;1984年,原平籍运动员王建民先生夺得牡丹江摔跤锦标赛上山西首枚古典式摔跤金牌。1981年,杨安成先生通过东渡日本学习考察,组织起了首支女子柔道队,开启了忻州女子摔跤的先河,忻州摔跤从此走向繁荣,走向巅峰。1983年,忻州(忻府区)首届“跤王杯”传统摔跤挠羊比赛在灯光球场(忻县体校)举办,忻、定、原三县跤手踊跃参与,奔走相告。并且成功举办了八届,成为了忻州人民的一届盛会,每次“跤王杯”,人们总是趋之若鹜,万人空巷,直到多年以后,某一次摔跤场上的精彩片段和某些耳熟能详的“挠羊汉”的名字仍然是人们不变的谈资,“挠羊汉”就是“好汉“和”英雄”的代名词,就是忻,定,原三县当地的人们追逐和推崇的目标,当然,也包括美女们的择偶对象。通过“摔跤”这个桥梁,很多优秀青年代表家乡从这里走出去,走出山西,走向世界,他们参加全国比赛,亚运会,奥运会;他们为忻州、为山西、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时光进入90年代,改革春风缓缓吹过来,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体育事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省体育工作大队把摔跤队、男女柔道队陆续迁至省城,摔跤从此逐渐远离了忻州,远离了忻定原三县的人民,人们的谈资逐渐脱离了摔跤,民间庙会上的摔跤也变成了价钱昂贵的“商业演出”。

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理念,又重新激发起忻州人民对传统摔跤的热情,忻州的城市建设中没有缺少摔跤的成分,古城的开发也有摔跤来点缀;省体育工作大队的忻州摔跤柔道训练基地要重启摔跤运动,“跤乡体育馆”也在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一直以来是各种体育项目的活动场所,尤其是自从2003年开办“摔跤节”以来,摔跤在忻州焕发了生机,作为一个忻州子民,我期待摔跤在忻州重生,繁荣忻州,丰富忻州!

责任编辑:武国荣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