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阳泉跑马排纪实 三国遗风古寨传

□    梁有权

       石头寨里锣鼓急, 青石街上人鼎沸,

元宵佳节同欢乐, 千载传承跑马会。

“宁肯一夜不睡觉,也不能误了灯官断案跑马看热闹。”地处晋冀咽喉太行深处娘子关下的古村下董寨,每年元宵节期间都要举行声势浩大的“上会”活动,尤其是其中的“跑马”、“报灯官”活动非常值得一看。我出生在娘子关,从小离家在外地,一直没能亲身感受这项古老的传统民俗,今年元宵节朋友约我一同前去下董寨参观,我欣然应允。一到村口,只见下董寨坐北朝南坐落于一块硕大无比的青石岩上,西昂龟头,东探蛇头,北依九龙山,南临万仞深崖,一座横跨温河峡谷的大桥成为进出村寨的唯一通道,千年古寨扼守进出山西之古驿道,不愧为兵家必争之地。

灯官轮流坐,今年风光到我家

一进村口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座用青松翠柏和彩绸扎起的排楼,迎门上书“欢度元宵”四个大字,穿过排楼就进入了一条似曾熟悉的千年古街。进村后我们直奔今年的灯官大老爷董提狗家,董提狗的儿子董常青师傅正在替父亲忙碌地招呼着外来的宾客及闹红火的村民吃饭,见我们进来董师傅热情地和我们交谈起来。说起下董寨元宵活动来,他如数家珍,自他记事以来这个报灯官跑马排民俗活动一直延续着。每年春节前,人们便开始酝酿当年担当灯官的人选,灯官一个叫正堂(亦称大老爷),一个叫师爷(亦称二老爷),其职责和权力就是在元宵节期间负责代理三官神灵执掌法力,号令全村众人,负责安排节日里的一切活动。在下董寨村这种掌管红火的灯官可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只有家庭各辈份人员健全、儿女孝敬且家境富裕、左邻右舍口碑皆好才可担当,当选灯官不仅是村民对个人的认可,也会为其家族带来无上荣耀。讲到这里,董师傅眼中透出了无比的自豪之意。

选出灯官后,正月初二要举行“报灯官”仪式。报官典礼非常隆重,村民们敲锣打鼓,彩旗引道前往灯官家门前,“咚咚咚”三声铁炮,一张红纸写好的报官喜单贴在大门边上,村里今年的元宵活动也就算正式拉开了序幕,两位灯官老爷就算正式走马上任。整个元宵闹红火期间,他两家就是全村人的衣食父母,这几天村里的所有活动,均是围绕着这两个家庭而展开。且不说十四和十五连续两个晚上的跨马巡街查灯的风光,单说十五上午全家在衙役护卫下,男士骑马,女眷坐轿,由鼓乐手鸣锣开道,到各庙(观音庙,关帝庙,龙王庙,大庙)去行(敬)香,就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乡民游客。

灯官夜查灯,教化村民明事理

正月十五晚上8点不到,村民们已经井然有序地各自开始张罗晚上的查灯活动了。由于董提狗老人年事已高,所以便由在平定晋剧团担任团长的儿子董常青代行查灯断案之职。随着三通锣声响过,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村中古街进发,由此小村的狂欢夜宴也正式上演了!

此时大街小巷早已点亮了各种各样的灯笼,随着威武的锣声传来,巡街的队伍出现了,只见大老爷头戴官帽、身穿蟒袍,高坐大马,仪态万方,开道衙役在前,护身衙役左右侍立,一旁是同坐马上的师爷,随后是由家眷多人组成的马队长龙,威风凛凛,庄严肃穆,真是百般的尊严,万分的排场。一路上师爷不时地对沿街各大门上所挂灯笼的品评,不好的人家也当场向老爷赔罪认错,并自觉接受处罚或及时更正,好的人家也要当场给予口头表扬得到大老爷的嘉勉。

这时,在马队前方的不远处,随着一声“冤枉,请大老爷为小民做主”的呐喊声响起,接着就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拦马双膝跪到大老爷的马前。这位村民说道:“我承包了外出打工的董二狗的两亩土地,按照国家的规定应当给我发放种粮补偿款,可是现在我却拿不到补偿款,希望大老爷给评评理。”大老爷闻听,着令传董二狗即刻到案。被告到案后在详细了解有关情况后,灯官老爷对报案人讲:“你说得有理,按照政策规定,种粮补偿款应该给你,不过据本官现已查明你在租种董二狗的土地之时并未向他交付租金,所以本官判定你在和董二狗处理完承包土地的租金之事后再由董二狗将你应得的种粮补偿给你,你意下如何?”大官判案不偏不倚,面对如此判决原告被告和在场的众人均点头称是,心服口服地接受大老爷的判决。紧接着又有不少人来到大老爷马前,有兄弟二人争辩赡养老人的事、有邻里纠纷的等等……

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人喊马嘶,吵吵闹闹,一晚上在断了四五个案子后查灯活动才算结束。元宵夜的告状断案是一个非常具有文化内涵的项目,灯官老爷查灯是模仿旧时封建官衙的出巡以及黎民百姓拦马喊冤告状的情景,明为官衙查灯,实为百姓做戏,以此来考验和调侃本届灯官老爷和师爷的聪明辩解能力,与此同时也寓教于乐,将一些为人处世、政策法理向村民宣讲,人在戏中,戏在民间,小山村仿佛就是一个缩小了的古老都城。

古道跑马排,又闻当年马嘶鸣

正月十六早上进行的重头戏是跑马排,七点多钟道路两边就早早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们,本村的、外来的,男女老少挤得水泄不通。此时锣鼓齐鸣,鼓声震天,在响彻云天的锣鼓声中,五六匹高头大马也被拉到官道口广场,每匹马都有固定的人牵引,负责引导马匹。随着三遍锣响过,激烈的跑马开始了。这锣声不仅向人们昭示跑马项目的开始,更有提醒妇女老幼注意安全,赶快撤离街道。随后一匹匹战马在引导员的引导下便像离弦之箭向街上冲出。因为跑马排是一项相当刺激且十分危险的活动,五六匹马在早已撒满炉灰的由青色卵石铺就、宽不足三米的古街上来回狂奔。也许是祖先的魂灵再现,每当此时下董寨的庄稼汉总是个个奋勇,人人争先,同时又是那么从容不迫,潇洒自如,威风凛凛,英气逼人。只见骑士们头裹红布条,一路风驰电掣般地从巷子的那头跑来,直把两旁看客惊得目瞪口呆。更有胆大的骑手在马上两膀乍开,口里“驾驾”喊着,不时抽打着马背,宛如鲲鹏展翅、雄鹰扑食,呼啸而过。

这时一位头扎红绸、反穿羊皮袄、身后背着10多斤的串有铜铃的木架的董虎平出现了,这也预示着跑马即将结束。每当听到马排骑手背后的铜质串铃哗哗作响,看到身披写有“十万火急,八百里加急”等字样的骑手急驰而过的场面时,人们不由得就会联想到远古时代边关的狼烟和将士的出征,仿佛又听到那远去的炮火和惨烈的嘶喊,看到古时车辚辚、马啸啸的战争场面。这里我也由衷地祝愿我们的国家平安祥和,国泰民安,战争永不再来。

尚武风俗传,传奇社火舞山寨

跑马活动刚一结束,社火表演紧接着马上开始。这里的村民因为承袭了先辈威武不屈,刚烈勇猛的血脉,所以这里自古崇拜英雄,习武成风。下董寨的社火和其它乡村相比,无论从武术套路,还是表演形式,都是很有特色的。一般为三斗一的四人制形式出现,如三英战吕布,活捉白菊花等。首先是沿街巡游,俗称“耍过街”,一群头戴盔帽或包巾,身披云头软甲,胸挽丝绦,手持刀枪剑戟,脸着各色脸谱的后生,在几面帅字令旗和战鼓的率领下,在古街上开始沿街巡演。之后就在官道口展开的俗称“小圆场”的社火表演。先是打开场地,进行正式的打斗表演,几个后生上场表演了一些单刀破矛和白手夺枪之类的武术单练,随后表演了一些简单的组合打斗小段。

社火的压轴戏是最终在东栅栏进行的“大圆场”。此时的下董寨村,战鼓咚咚,杀声阵阵,刀枪闪动,棍棒翻飞,全部社火依次亮相,将表演推向高潮。打头的是“刘关张三英战吕布”,只见那吕布面如傅粉,一身英俊潇洒的小生打扮,头戴双翎紫金冠,手执方天画戟,力斗刘关张三杰,毫无惧色。之后是“杨家将五、六、七郎立劈潘豹”、 “李逵、时迁、雷横活捉朱仝”、“赵匡胤、柴王、郑子明三打韩同”等内容,社火表演一批接一批,喝彩之声一浪压一浪。社火表演最终是“下全场”,也就是所有成员悉数上场,广场上练武后生的一招一式,颇见功底,各式组合套路,如行云流水,似猛虎下山,珠联璧合。此时的下董寨村,战鼓咚咚,杀声阵阵,刀枪闪动,棍棒翻飞,好一个畅快淋漓的恶斗场面,也一下子将人们带回到了两千年前的战火纷飞的年代。伴着全场观众响彻云霄的呐喊助威和锣鼓号角共奏齐鸣,将古寨全天的狂欢推向高潮,也标志着正月十六白天的狂欢项目将接近尾声。

佳节总是短暂的,年后的百姓依然如故,脱去戏装的村民仍然要回归田野,辛勤耕作,春种秋实,打工挣钱,重复着亘古不变的作息旋律。劳动之余,这里的人们也可享受采菊东篱下,悠然看南山的悠闲。曲终散尽,我们随着人流离开这个山村,但是在脑海里仍然还久久沉浸在下董寨痛快淋漓的精神宣泄中……

责任编辑:武国荣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