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高考延期,我的高考我的梦

本刊专稿 关鹏飞

刚刚传来消息,今年的高考延期一个月。如果是去年,可能会被当笑话,因为明天就是愚人节。但今天,我却有一个严肃的想法,希望学子们能在七月顺利走上考场。毕竟,对我们很多孩子来说,高考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关口,没有之一。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高考,是在2007年。已经十三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都历历在目,可见它的重要性。

我是在我们县城的安吉高级中学读书,大家都简称为安高。高考前一天,学校放假,让我们去购买考试用品。于是一群男生吵吵闹闹地走出了校园,有人提议去网吧打盘游戏,那时候我们迷恋上玩魔兽争霸对战游戏,常常在周末返校时,相约在老地方见。那时候还没有微信群,先到学校的同学就在黑板上写几个大粉笔字“老地方见”,后到的同学把东西一扔,就赶过去。那个老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名字应该是竹韵网吧。

好嘛,我们路过网吧门口,我说进去啊,他们哈哈一笑,“明天就要高考了,考完多少游戏不能玩?”原来是开玩笑。

高考前一夜特别紧张。寝室的同学都陆续入睡了,我却辗转反侧,不能入寐。一会儿觉得呼噜太响,一会儿觉得蚊子老来叮我。久久睡不着,心里越发着急,明天一早就要考试了,晚上却失眠,怎么能够好好发挥?越想越怕,这时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阳台上,我就爬下床,跑到阳台上看月亮。

我们寝室是在底层,阳台玻璃外面有防盗窗,我就透过那些竖条看月亮。我也记不得那轮月亮是上升还是下落,只记得它很明亮,照得我的影子一直延伸到月光照不到的房间里面,那里面室友们发出轻轻的鼾声。就那么一会儿,我的心便安静下来了。

等我再次爬上床,也不知道是专门叮我的蚊子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所以迷路去了其他地方,还是它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我的幻觉,总而言之,刚躺下就沉沉入睡了。

多年以后,当我开始跟随莫砺锋先生攻读中国古代文学博士时,才知道那是古人早就有过的方法,杜甫有“鸡虫得失无了时,注目寒江倚山阁”,黄庭坚有“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都是心中烦闷之际,通过自然景物获得内心平静的方法。我特别感谢那轮月亮,它照亮了我的灵魂。

第二天考试,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影响。反正考完最擅长的语文,光选择题就错了几个。不过数学倒是问题不大,因为题目特别难。我的数学有个规律,题目简单的时候,别人考满分,考一百四十,我考一百一十;题目难的时候,别人考一百二十,我还是一百一十。所以越难我越放心。

数学考完了同学们炸锅了,果然那年的高考很变态。但哪个人不说自己的高考变态呢?后面的文综,又是巨变态,我们的分数都特别低。

考完一天,我实在没力气抱怨,夜里一觉睡到起床时间。起床后才知道,室友们都没有睡好,倒不是我打呼噜,而是觉得第一天没考好,在那里纠结。我因为前一夜就没睡好,所以没精力纠结了,结果跟前一夜相反,他们没睡好,我却睡得很死。

高考结束后,我们全班疯狂聚会。夜里聚餐时,有个好朋友表白没成功,痛饮狂歌,结果胃出血,我们几个男生就送他去医院,安顿结束,干脆在附近网吧通宵打游戏。那时候真是年轻啊,喝了那么多酒,说通宵就通宵,没半点疲倦。现在过了十一点还不睡,眼皮就睁不开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我又回到熟悉的乡村,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我跟奶奶住在家里。白天特别漫长,一般下午会来一阵雷雨,奶奶或者我就去收衣服。有时候暴雨随风入门,就只好把大门关紧,坐在床边看书、发呆,自然是不能看电视剧,因为爸爸吩咐,打雷闪电的时候要关掉所有电源。一两个小时过去,天重新亮堂起来,炎热也被洗尽,只觉得一身清爽,连地上的水汽都好闻。口渴了又不愿意喝茶,就跑到菜地里摘根嫩黄瓜,也不用洗,直接上口。如果能够凑齐小伙伴,我们就会在家里打牌。

就这样,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门口溜达,同桌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是诺基亚,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那种,是妈妈曾用过的。同桌跟我说,她帮我查到高考成绩了。我感谢而期待地问她,但是分数并不高。她安慰我说,她的成绩更差,我问到她的成绩,我们两个的分数差值,跟平时月考的差值差不多,我就也安慰了一下她,算是正常发挥吧,便挂了电话。

那时候的信息闭塞,我在回忆时感到诧异,才十三年,而不是三十年,竟感觉恍如隔世。

后来才知道我居然是县里文科第二名,我这个贫穷的乡村孩子,读书经常交不起学费,如果不是高考,我怎么有机会来到大学,有机会成为一名老师呢?这一路上,我从山村走到县城,从县城走到省会,从省会走到首都,如果不是高考制度,我将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恍如隔世之感,也许一部分是因为日新月异的社会发展,另一部分则是我自身的人生道路变化很大,而没有高考,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如果没有高考会怎么样呢?我想起东汉马少游劝他哥哥马援的话,他说:“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泽车,御款段马,为郡掾史,守坟墓,乡里称善人,斯可矣。致求盈余,但自苦尔。”苏轼很赞同这个观点,尤其是遭遇挫折的时候,常常自我安慰说:“就当我从来没有好好读书,没有走出过家乡,跟马少游那样在乡下安度人生。”这样一想,他心里就好受了。

而我呢?我如果没有高考,可能连“乘下泽车,御款段马,为郡掾史”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家里实在太贫寒了。有多少人参加高考,根本不敢奢求“盈余”,而只是想“衣食裁足”呢?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然不会考虑这些,它终究还是影响了高考,影响了毕业生就业,影响了不同人生阶段、不同形式的“高考”。我想,劝它自己从此就都改了吧,那是不可能的,唯有我们正视这道难题,把它当做另一种高考来对待,才有可能彻底打败它,而不是等它自然消退。如此说来,高考不是延迟了,而是提前了。

责任编辑:尚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