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顾历史 > 子栏目

灵石介林

本刊专稿  景茂礼

灵石介林,俗名神林,是三晋名贤介子推的墓地,位于灵石城东介山西麓马和乡张嵩村东。公元前636年,介子推偕母隐居于此,晋文公求贤心切纵火焚林,母子葬身火海,乡民寻得骸骨就地葬埋于此。介墓封土高大,草木茂盛,墓周用石栏杆相围,墓前有神道、神坛、神庙、神花、忌坂、子母柏、听涛亭及宽阔的广场、高大的牌坊、林立的碑石、传奇的显灵像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民国版《灵石县志》载:“介山之胜,自东周迄今矣。”

灵石介林,始建于春秋,兴起于秦汉,鼎盛于隋唐,宋、元、明、清相沿不衰,至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东起柏沟,西达张嵩,北至旌介,南到尽林头,总面积2610亩,建筑区占地近300亩。方圆十余里,青枑白栝,枝繁叶茂,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庙宇藏于岗峦之间,墓地掩埋密树丛中。各种版本的《灵石县志》均记载:“旧时群峰参差,禽鸟之声不绝;树密林深,芳草之味异香。境地清远,百尺乔木不下数千万株;涛声如歌,情同钟子期神游海上。收风气之全,结山川之秀,名胜相传已久。自古文人韵士,览景抒怀,歌咏不尽;从来香客信徒,摩肩接踵,络绎不绝,为三晋风景名胜圣地。”

介林之“林”

介林之林,非林木之林,其义别有讲究。古代,因人的尊卑等级不同,死后所葬墓地称谓亦不同,通常有三种类型,即:陵、林、茔。帝王之墓地称“陵”,为小土山的意思,是指坟墓高大壮观。《诗·小雅·天保》:“如冈如陵。”《水经注·渭水》:“秦名天子冢曰山,汉曰陵,故通曰山陵矣。”如:秦始皇陵、汉武帝陵、明十三陵、清东陵、清西陵等。神圣之墓地称“林”,为树木丛聚之所,指墓地为山林泉石之胜境。《诗·小雅·宾之初筵》:“百礼既至,有壬有林。”《朱熹集传》:“壬,大;林,盛也。”如:山西省灵石县介神爷介子推墓地称“介林”,山东省曲阜市文圣人孔夫子墓地称“孔林”,河南省洛阳市武圣人关老爷墓地称“关林”等。除此之外,不论贵列冠绅官居一品之朝廷封疆大吏,也不论田连阡陌富比陶朱之地方百万富翁,以及山野庶民平凡百姓,死后墓地统称为“茔”。

神与圣,自古以来一直被人们视为至高无上。《孟子·尽心下》:“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赵岐注:“大行其道,使天下化之,是为圣人;有圣知之明,其道不可得之,是为神人。”也就是说,道德智能极高、于事无所不通仅次于神的人是为圣人;才貌特出、非世间所常见者,能主宰物质世界、具有超自然人格和意识存在者是为神人。

神与圣之墓地称“林”,不知始于何时。孔林与关林,名闻遐迩,世人皆知,而介林虽历史最为久远,史书亦多有记载,却被大多数人遗忘。孔、关被封为中国文武圣人,载入典籍,家喻户晓。而介子推被尊为神人,介庙被尊为神庙,介林被尊为神林,地位本高于圣人,却被历史遗忘在角落。从地位上说,介神应在孔圣、关圣之上;从时间上说,介林远在孔林、关林之先(介子推出生约比孔子早125年,比关羽早836年;“介林”比“孔林”早157年,比“关林”早855年)。然而,因孔、关经历朝历代多次封赠,朝野影响很大。相对介子推来说,由圣变神(晋文公谓介子推为“善人”,古代善人大致相当于后之圣人。《劝学》:“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其作用已被“圣”所取代,随着时间的推移,朝野影响逐渐衰弱,甚至在某些地方被人淡忘,应该说亦在情理之中。好在因他而形成的寒食之俗、之节,历经两千余年经久不衰,2006年被列入中华民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全国人民享受法定假日的四大优秀传统节日之一,使他对国家赤胆忠心不惜生命的高尚品质、视名利如粪土洁身自好的高风亮节、耿介正直仁爱宽厚的巨大人格魅力,伴随着孔夫子忠孝节义、关老爷忠义仁勇的儒家学术思想,将永远成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美德。

介林之“名”

介林之名,不知始于何时,亦不知何人所命。考诸《左传》《史记》等典籍,记载阙如,其他史册是否有载,目前不得而知。但在部分咏介诗词、介林碑刻、地方文献中,“介林”之名即其俗名“神林”二字,却屡见不鲜,可见由来已久。

介林之名,历代诗词中较为多见。在目前收集到的百余首咏介诗中,以“介林”为题者就有十余首。例:明黄钺《神林谒介子推庙》,清傅山《介林》,顾炎武《灵石县东三十五里神林晋介之推祠》,任锐《介林次傅青主先生壁间韵》,王如玉《神林有感》,茹纶常《绵山道中望介林》,黄宪臣《介林》,张清典《秋日游介林》,裴其章《宿介林山楼听松涛歌》,王思谌《游介林》,王佑《介林即事》等。诗中亦多有出现,如:“郁郁介林松,烟雾半缥缈”“秋山何处足幽寻,十里苍茫锁介林”“绵上神头春风起,介林翠柏映成趣”等。

介林之名,历代石刻中亦有记载。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重建介林门额“介林”二字,高64厘米,宽118厘米,厚7厘米,青石质,楷书阴刻,周边有卷草花纹,为清雍正国子监丞孙扬淦手书(一说为清乾隆皇帝亲笔)。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兰溪梁崇龄《游介林记》:“余闻介林久矣。丁亥春,游于静升王氏之别业,登楼远瞩,见东山之麓,蔚然深秀,主人告予曰:此介林也。”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平定儒学生员杨鼎元《神林建登望楼赋》:“神林踞绵山之右,晋洁惠侯遗祠在焉。”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重修介庙碑记》:“东乡之胜,介林为最,自宋迄今,历年以久。”清王锡瑞《游绵山谒介庙碑记》:“秋山何处足幽寻,十里苍茫锁介林。”

介林之名,历代《灵石县志》中也可找到。明万历版《灵石县志·丘墓》:“晋介之推墓,在县东张嵩村,地名神林。”明万历版《灵石县志·古迹》:“神林,在县东三十五里绵山之下。”清康熙版《灵石县志·古迹》“介之推祠,在绵山之阴,松柏周四十余里,称为神林。”清嘉庆版《灵石县志·古迹》:“介庙在绵山之麓,《史记》所谓环绵山而封之号曰介山是也,今俗名神林,在县东四十里。”《灵石县志·古迹》 :“三便桥东旧有坊,额曰‘竹林古治’”“所谓‘竹林’者……其源本或云系‘介林’二字之讹,似亦近理”。

介林之“域”

介林之域,是介子推母子隐居地、遇难地、葬埋地、祭祀地。公元前636年,介子推偕母隐居于此,晋文公求贤心切纵火焚林,风急火烈,延烧十余里三日方熄,母子葬身火海,骸骨就地埋葬于此。介墓封土高大,草木茂盛,墓周石栏相围,墓前大石“忌坂”如磨盘,傍有“子母柏”及宏伟高大的“千年寒石”牌坊。墓后崖壁上,岩石塌方形成的显灵神像,神采奕奕,活灵活现,自然天成的硕大“神”字,更是鬼斧神工,堪称天下奇观。林中介庙,创自春秋,是三晋修建最早的庙宇之一。宋神宗元丰元年(1078年)敕命重建,庙宇建制进一步完善,成为与曲阜孔庙、解州关帝庙性质相同的庙宇,是全国最大的介子推庙和国家祭祀、政府拨款祭奠的介子推庙。金元明清以来,兴废无常,屡有增补,创建登望楼、听涛亭,增建碑林、牌坊,补修林门、庙门,补建门阙,景区、景点刻石立标。如“子母柏”景点刻文曰:“庙后东北隅,大石砥平,两柏森植,盘根挐攫,历石周围,父老相传号‘子母柏’,凡游览者咸乐观之。乃林深树密,寻觅为艰……遂于两柏相峙之处,环以砖砌,树以短碑,俾后之游观者,不待询而即知。”碑上除刻有“子母柏”三个大字外刻诗曰:“石间双柏果谁栽?动引游人自远来,觅遍林海方见得,天工神妙莫嫌猜。”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介林在历代地方政府、社会贤达、香纠庙祝等方面的关心爱护、精心管理下,信士香客接踵而至,凭吊祭奠先贤;贤达名流层出不穷,游览观赏美景,年年祭祀不断,岁岁香火兴旺,直至公元1942年日军侵灵期间,砍伐介林树木,焚毁介林建筑,千年园林美景旦夕毁灭在日本侵略者之手。

介林在两千余年的兴衰变迁中,给后人留下许多宝贵石刻资料,虽年代久远损失惨重,但自宋至清各种碑碣仍有大量遗存。宋神宗的圣旨碑,山西巡抚葆亨、赵尔巽的奏折碑,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的圣谕及礼部批文碑,灵石县令陈鸿吉、李汝霖、朱善元、汪敦元等地方官员的告示碑,屈原、王昌龄、孟元卿、张商英、赵瞻、曾棨、李东阳、杨巍、顾炎武、傅山、王士禛等高官显贵的诗词歌赋碑,历代介庙重修碑等,应有尽有。这些碑记,不仅能让我们欣赏到历代的文学艺术,更重要的是为我们研究介子推、研究忠孝文化、研究寒食节渊源,提供了大量丰富翔实的历史实物资料。

20世纪80年代,历史步入改革开放,倡导精神文明,建设和谐社会,忠孝文化焕发生机。开发介林,众心所望,修复介庙,众盼所归。2003年,神林苗木有限公司投资600余万元,进行了前期修复。2008年,山西介子推故里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接手开发,秉承弘扬忠孝、造福乡梓之意念,以保护地方文物为天职,以传承民族文化为己任,严格按照“修旧如旧不改变原状”的原则,在原根基上修复山门、神道、神坛、神庙、神墓、神像、碑林等十几处历史建筑。山门:仿宋元建筑风格,下层石拱结构门洞三孔,上层悬山顶砖木结构阁房五楹,长27米,宽12米,高15米,建筑面积270平方米;神道:共三段,宽12米,总长280米,两侧仪卫文官武将各4人、石兽4对;神坛:古为大众祭祀场所,今辟为忠孝广场,立有忠孝柱、忠孝鼎,群雕故事为割股奉君、偕母隐居、纵火焚林,壁雕题材北以“忠”为主、南以“孝”为主,共18个故事;神庙:坐北朝南,中轴对称,有牌坊、照壁、大门、二门、戏台、抱亭、正殿、后殿等,主体建筑30余座,殿堂120余间,建筑面积2500余平方米;神墓:高7米有余,周长30余米,围墓石砌,墓前树碑,占地70余平方米;神像:位于墓后崖壁正中,和颜悦色,端坐须弥。神头左上方硕大“神”字,隐隐约约,活灵活现;碑林:周边为碑廊,中有碑亭四座,存古代各种残碑40余通,现代诗碑数十通。忌坂、子母柏、牌坊、听涛亭以及林前广场、办公大楼等建筑亦相继修复,并配套水、电、路、通讯等基础设施,植树造林、栽花种草、绿化、美化、亮化,介林得以重放光彩,介庙得以再现辉煌。

修复后的灵石介林,像一座丰碑高耸于天地间。庙堂宏伟,殿宇森严,亭台玉立,曲径通幽。郁郁松柏,阵阵涛声,枭枭烟云,潺潺流水,美不胜收。在当今坚持科学发展观、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建设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古老的传统文明,深厚的文化积淀,秀美的自然风光,将以崭新的姿态、宽阔的胸怀,迎接天下宾朋,介子推忠贞爱国的精神和孝老敬亲的美德一定会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石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