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顾历史 > 子栏目

围棋在长子的渊源

本刊专稿 李建文

 

围棋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四大文化遗产之一,千百年来一直被世人所追崇。黑白两种棋子,一方小小天地,智勇交汇,万千变化;共雅同乐,韵味无穷。上至庙堂之高,下至江湖之远,茶余饭后,劳作间隙,或有朋自远方来,均可摆下一局交流切磋,可淋漓杀伐,可快意恩仇,可迂回礼让,可循循善诱,可旁敲警示,可修身养性,可启智励志,直至胸臆尽畅,方才收官。

若论琴棋书画的起源,其实无不与长子有着密切的关联。泱泱中华,文明肇始,长子这块神奇的土地有着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据先秦文献和一些历史碑文记载,始祖炎帝在长子的山水间试尝百草作《方书》,试种五谷作《穗书》,开启了医药和农耕等诸多文明。琴就是其中之一。《世本》记载:“昔神农造琴以定神,禁淫僻,去邪欲,反天真。”又载“神农琴长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由此可以看出琴始于炎帝神农氏,这与长子羊头山黍定黄钟有着必然的联系。《路史》也有记载:“神农继而王天下,于是削桐为琴,练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以和天地之合。”再说书画,书画同源,均源于文字。以相为符为文,形声会意为字。文字的祖先是仓颉。从炎帝部落时期,生产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劳动产品有了剩余,部落中的仓库保管员为了记录库存产品便以相为符,创立图文。文既可谓书,也可为画的雏始。根据众多的遗址遗迹和民间传说可知,炎帝神农氏的主要活动区域在上党,初都陈的大本营在长子区域内,最初以相为符的书画启蒙一定在长子最为旺属。至今尚有仓颉庙、仓颉阁和许多文昌阁的历史遗迹。至于棋的起源,《博物志》中载:“尧造围棋,以教丹朱。”《世本》中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看来历史记载非常明确,尧是“棋”的制造者,造棋的目的是用来教育大儿子丹朱。丹朱不负父望,最终成为围棋专家。而长子是尧王故里、丹朱封地,诚然围棋的发源地与长子具有直接的关系。

2004年,棋圣聂卫平在做“长治魅力城市推介人”时,就曾说:“我最近走进长治之后,发觉长治很可能就是中国围棋的发源地。中国在历史上最早有关围棋记载的是《史记》,当时写的是尧将围棋传给丹朱,所以很可能长治是围棋的发源地!” 棋圣聂卫平所说的长治发源地当然是指长子!

长子被称为尧王故里是因为其生地、封地、隐地、葬地都在长子。据载,尧生于丹陵,封于陶唐,隐于潜山,崩葬于城阳。丹陵就是现在长子的丹朱岭,古称丹陵,相传丹朱死后葬于其上改称丹朱岭;尧王先封于陶后封于唐,古陶地就是指长子县羊头山北长子县境内,古有陶水北流,现还遗存有古地名——陶唐村;尧王禅位后潜隐于长子的潜山,现遗存有潜龙庵。后人在山顶又建有尧王庙,后人又把潜山称为尧庙山;尧游长子城阳不幸崩于城阳,就葬在城阳,现城阳村把葬尧王的山岭叫做石棺岭。

而长子县之所以称为长子,正是因为尧王的大儿子丹朱封于此而得名。由此长子几千年来还留传下一个习俗,就是长子不出门,即大儿子在家守业,不能出远门。

尧造围棋,教子丹朱,这是尧与丹朱父子间一段极好的亲情故事。相传丹朱性情暴戾,定力不足,难以继承尧王帝位,尧王便创立围棋教子丹朱修身养性。正如《世本》所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丹朱学会围棋,用心专研,不仅性情大为改观,而且棋艺十分了得。尧王曾派丹朱前往南方征讨三苗,一举成功,在南方称帝三年。但尧王最终还是把帝位传于大孝的舜,舜封丹朱于长子相守尧王。相传《竹书纪年》也载有舜软禁尧王和丹朱于长子的说法。无论如何尧王和丹朱都在长子,自然“尧造围棋,教子丹朱”的故事只能发生在长子!

印证围棋起源长子,还有两个极为重要的佐证。一是长子棋盘岭,二是县城熨斗台。

棋盘岭位于长子县南陈乡西峪村。该岭与潜山一脉相连。岭上有一块平地,皆为石面,上面有一个三十余米见方的棋盘。每逢春天草长莺飞时,棋盘格外清晰。棋盘的线条全是绿色,一整面石头,像被绿草切割过一般形成一个个规则方格。是天然所至还是人工所为,或是尧王教子的杰作,已无法考证。但这里的传承则论证了这里与尧王教子具有密切关系。棋盘岭在过去,传下来有一个特殊的庙会,这个庙会就是博弈庙会。每逢会期,四面八方前来赶会之人都会自己寻找对手,在岭上开展博弈比赛。满山岭的人,各自为战,到处弥漫着乐趣和无形的硝烟,场面极为独特。博弈会还组织一年一度的博弈大赛,据传八仙中的铁拐李和吕洞宾也曾来此参加过比赛,最终剩下他二人大战,几天几夜不分胜负。后因介入经济利益,该会转变为赌博会,解放后被政府取缔。至今南陈及周边地面上依然留存有不少禁赌石碑,可见古时博弈之盛况。现在的棋盘岭虽寂寞荒凉,但棋盘依然清晰可见。即使石面风化成沙,棋盘岭上荒草杂生,争鸣远去,硝烟不在,山风中仿佛依然回荡浮现着尧王教子博弈的苍老音容。

熨斗台是丹朱古城的一个重要建筑标志,嵌镶在长子县城城北晋豫通衢的城门西侧,相传为丹朱所筑,曾被尧王封为天下第一景。熨斗台北临雍水,高筑三台,原为观测天象,祭祀北斗之台,也有炎帝时所筑,丹朱建城在其上修建炎帝庙的说法。在熨斗台曾出土有五千多年前的石器和陶器,尤其出土有一巨型石铲,经中科院考古专家李健民考断,此铲正是炎帝时期的王器和礼器。这一考断一下拉长了熨斗台的建造时间,基本确立了炎帝建造说。但熨斗台同样出土了大量尧时代的器物,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陶制的围棋。1993年,在熨斗台东修建光荣院挖掘地基时,不仅出土了多个石镰、石斧、石纺轮,还出土了两个围棋棋罐。棋罐上部呈圆形,下部仿鬲,为陶制品,直径约三十厘米左右。罐里边装有棋子,棋子直径二厘米左右。可惜当时棋罐已被挖破,棋子遭人无知破坏,再加工程队施工,不知其珍贵,缺乏保护意识,两个棋罐和两罐棋子都没能留存下来,现在只能听当时见证人,原北高庙管理中心主任韩虎则痛心地描述经过。陶制围棋,应是尧时产物,果不其然,接着在挖掘下水道时,相继发现了四千多年前的陶窑。只是这些均未能留存下来,活生生被现代建筑和人们的无知冷漠扼杀了。虽然不复存在,但至少说明曾经有过。这是尧造围棋,教子丹朱最为有力的出土物证。直至目前,在长子民间依然流传有走方和夹子担担的游戏。这种游戏是围棋的缩小版,规则类似围棋。农闲时,或劳作休息空间,人们仍然会在地上画一个四方棋盘,拿地上的石子和木棍充当棋子来上两局。这与尧教丹朱的围棋之术一定有关,值得专家和学者们特别予以关注和研讨。

时至今日,尧王故里、丹朱封地已成为长子的两张宝贵名片。长子县围棋协会已于2013年成立,围棋之源、棋祖之乡的传承已走进课堂,校内校外尧王教子形象已被复制,长子围棋已出现蓬勃发展之势。“尧造围棋,教子丹朱”的动人故事、千古佳话正如一颗璀璨明珠在丹朱大地上熠熠生辉。

 

责任编辑:相力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