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蔺相如故里之争

本刊专稿  彭秀良

        蔺相如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但他的生卒年份和祖籍、故里都是历史谜团。正史中没有记载蔺相如的出生地,也没有记载蔺相如的死因,当然也就无法判断蔺相如故里在何处,他死后埋葬在哪里同样成谜。

山西省内自称蔺相如故里的地方有好几处,呼声最高的是古县李子坪村。古县位于太岳山南麓,古称岳阳,是著名的牡丹之乡。三合牡丹景区有株野生白牡丹,植于唐代,有1300多年的生长史,为中国现存最大的野生单株白牡丹。这株牡丹枝干已木质化,株高2.3米,花冠直径5.6米,冠幅超过33平方米,丛围16米,被中国牡丹协会鉴定为“天下第一牡丹”。古县因这株白牡丹和蔺相如遗迹,才喊出了“国色第一、国士无双”的宣传口号。

关于蔺相如故里的来历,古县提出的依据是各个时期地方志的相关记载,也仅是关于蔺相如墓地的记载。据当地研究者搜集的资料,明朝成化年间(1465—1487年)《山西通志》记载:“蔺上卿墓,在岳阳县北八十里。名相如,见《人物》。其祖茔在赵城县西八里许村。”明朝嘉靖、万历《山西通志》也都记载“蔺相如墓,岳阳县北一十里。”清朝康熙、雍正《山西通志》以及乾隆《山西志辑要》、光绪《山西通志》也都从上说:岳阳县“上卿蔺相如墓,在县北八十里,墓前河流因名蔺河,其祖茔在赵城许村里。”相如墓位于城北58千米的宝丰村北(北平镇),民国七年(1918年)立有“赵上卿蔺相如墓”碑,碑文由前清岁贡房长奂所撰。1960年5月1日,安泽县人民委员会又立“蔺相如之墓”碑。1971年8月,从安泽县划出7个乡、浮山县划出3个乡,合并成立古县。1995年,古县北平镇人民政府再次立碑一面,正面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碑阴为墓志铭。不幸的是,这几通石碑均被盗遗失。此外,古县境内和川镇天龙山顶也有蔺公祠等旧迹。宝丰村就是现在的李子坪村,据说村名也是很有来历的:李(蔺)子坪村的老人,他们讲述了世代相传的故事:当年蔺相如魂归故里的时候,正当秦国灭亡赵国之时,由于当年蔺相如渑池会上当众羞辱秦王,秦王怀恨在心,尽管相如死后是秘密发丧,但还是为秦王所知,并派军队尾追而来,相如的灵柩回乡以后,族人连夜埋葬成坟。为避免秦兵屠戮,蔺姓全族连夜移居赵城,保护了蔺相如的长眠之地。“蔺子坪”也改名为“李子坪”。

李子坪村的蔺相如墓掩映在群山苍柏之中,墓地面积约900平方米,墓冢高约10米,周长约300米,墓前那通“赵上卿蔺相如墓”石碑已残缺,1960年安泽县人民委员会立的文物保护碑仍在。从选址上看,蔺相如墓头枕太岳,脚登蔺河;也有一定的规模,基底部周长72米,高9米,冢顶为一平坦面,约60平方米,西南部在20世纪60年代平田整地时削为断崖。墓旁植有一株数百年老栎树,树高20余米,胸围2米许。1995年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古县县委、县政府投资400余万元,对蔺相如墓进行了一期修复工程,完成门楼、石像、墓冢维修及配套的硬化、绿化。

李子坪村的蔺相如墓是真实的么?有研究者认为,蔺相如去世时的山西古县一带,位于上党郡之西部,早已被强秦所吞并,蔺相如作为秦国的仇敌,怎么可能在兵荒马乱之中爬山涉水远葬于敌人的虎口之中?“根据以上分析,我们有理由得出结论:山西古县蔺相如墓也是一座衣冠冢。”不管古县蔺相如墓为真为假,古县当地人倒是响亮地打起了蔺相如品牌,修建了一座“相如文化公园”。

“相如文化公园”位于县城中心位置,2004年11月开工,2005年9月竣工,总投资2200万元。占地面积104719平方米,其中水面面积29414平方米,绿化面积12000平方米,园内设有蔺相如塑像、纪念馆各一座,塑像气宇非凡、纪念馆舒朗大器。整个公园曲桥幽径,别赋风韵,山石亭阁错落有致,百花灼芳,波光粼粼,呈现出一幅“风鸣两岸杨柳舞,月照一舟翩翩浮”的怡人画卷。另外,古县还命名了一座“相如大桥”和一条“相如大街”。

古县为打造蔺相如文化品牌,特意举办了两届中国·古县蔺相如文化高层论坛。首届中国·古县蔺相如文化高层论坛于2007年8月10—11日举行。论坛达成了一项共识:“蔺相如文化现象是我国先进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展蔺相如文化研究,对继承和发扬优秀传统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和谐文化都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现实价值。”

古县第二届蔺相如文化高层论坛2019年4月28日举行。与会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对蔺相如文化、蔺相如精神的内涵和外延,蔺相如文化和蔺相如精神的时代价值,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尽管古县在蔺相如文化的宣传和开发方面做得比较突出,但还是无法破解蔺相如故里的谜团。前面所引述几种《山西通志》都记载着蔺相如“祖茔在赵城许村”,那么是否可以说,祖坟所在地应该就是蔺相如的老家呢?可是“赵城许村”恰恰不属于古县,而是在今洪洞县堤头乡许村。洪洞县“大槐树”是华北地区很多人认祖归宗的地方。“赵城”原为赵城县,1954年并入洪洞县,现为洪洞县管辖下的一个镇,早年间的许村属于赵城县,故称“赵城许村”。

赵城曾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县,是远古传说人物伏羲、女娲的故乡,也是历史记载中皋陶、造父的故乡。蔺相如是赵城人的说法由来已久:大约在清代前期,赵城北门外就建有“蔺相如牌坊”。许村村东原来还有一座“相如故里”堡门门楼,此门楼底层为门洞式通道,供车马、行人通行使用;二层为神阁,塑有蔺相如坐像,貌若财神,创建年代无从考证。门洞上方镌有“相如故里”匾额,由于年久失修,此门楼先是于1932年被洪水冲毁;重修后,又于1942年被日本侵略者拆毁,用其砖石修建了炮楼。许村有“蔺氏祖茔”,其遗迹位于许村西南1.5千米的山坡上,占地约有4亩,人们称之为“蔺家坟”或“四亩坟”。许村村东有一块高达两米的“赵上卿蔺相如故里”巨大碑刻,此碑背后镌刻有《重修蔺公相如碑序》,其文曰:

一代伟人,千古雅范;余韵流风,起懦振顽。云烟台阁,所以图画功臣;风尘道路,所以旌表义地。战国时,赵上卿蔺公相如者,吾赵城许村人也。击缶逼秦,气壮山河;完璧归赵,光争日月。感廉颇负荆谢罪,且能化私为公,和衷共济;洵智勇兼备一代社稷之臣,忠义两全,千古豪杰士也,况地属桑梓,坟墓所在,路碑更不可澌灭欤!是碑也,昔邑侯奉列宪命,创建於兹。清室乾隆年间,风飘雨侵,砖瓦零落。我赵官绅,拨款监修。一时邑人行旅,颂声载道。然岁月易逝,荏苒间二百余年,现今坊容凋敝,字迹模糊,残缺难观。蔺氏宗族,聚众磋商,咸乐摊资重修,以光先人之令德,因共得银币八十余元,遂刻日鸠工,乞序并对联於余。余学识卑浅,本不敢膺斯重任,但风,素深钦佩,每恨生不逢辰,不得为之执鞭,述其事、颂其德,亦所欣喜焉。故语不嫌俚,聊留其芳於后世云尔。

丙辰科俊士董炳耀撰文

山西大学高等科毕业马圣瑞书丹

中华民国十二年三月吉日立

中华民国十二年即1923年,立碑的时间距今不远,碑文的内容显然也是根据《史记》的记载拟就的。该碑文提供的最有价值的信息是“清室乾隆年间,风飘雨侵,砖瓦零落”,此处原先本有路碑,清朝乾隆年间(1711—1799年)毁弃的,说明该村被认定为蔺相如故里的年代比较久远了。有研究者比较了山东德平《蔺氏族谱》的一条记载:“蔺相如仕赵,拜上卿,其苗裔留于赵,自山西洪洞县迁于山东。”然后指出“苗裔留于赵”的“赵”是指赵城,而不是赵国。同样,对《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蔺相如者,赵人也”的解释亦如此,认为“赵人”的“赵”是指赵城。这样的解释倒是符合逻辑的,因而“赵城许村”是蔺相如故里的看法相对来说靠谱些,但尚需其他证据的发现。

山西省泽州县也自称为蔺相如故里,因其境内有蔺相如庙和蔺相如墓。蔺相如庙位于泽州县城东北22千米的莒山上,在距蔺相如庙东南约30米处有蔺相如墓。蔺相如墓发现于2014年6月22日,墓堆呈宝塔形,高3米,直径约25米,墓身原为砂石条砌就的八卦形,外封以土。墓前有石碑为石灰岩质料,碑身上书有正楷阴文“周赵国上卿蔺大夫之墓”,右上首为“皇清雍正十年壬子季春月”,下款为“后学南昌曹茂先敬书”。周边有龙凤、太极图等对称浮雕及“福、禄、祯、祥”四个小篆字。据了解,1972年前后,“大搞水利建设”时砌水池缺少石料,当地干部动员人力将原有的墓穹上的砂石条全部拆下拉走,经过多年的绿化,陵墓一带浓荫蔽日,呈现出翠迭峰峦的美丽意境。清雍正十年是公历1732年,也算是较为远一些的年代了。但泽州蔺相如墓的存在时间可能比这个年代还要早一些,金初泽州知府田天泽写过一首诗,题为《蔺相如墓》:叠翠峰峦步幛新,上卿庙貌万年春。可怜完璧归来后,邦里萧萧也入秦。这首诗被收入《泽州府志》,流传至今。

以现有的历史资料,尚无法判定哪里才是真正的蔺相如故里,但参与争夺的各地都有或多或少的依据。其实,不妨放弃争夺,大家都将蔺相如当作中华民族的先进历史人物一体尊重,一体祭拜,方为正路。


责任编辑:金敏婕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