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临汾蒲县根雕|化腐为奇耕耘人生

本刊专稿  孙晓琴


“根”艺

蒲县城西关巨浪巷深处有一座普通的二层楼宅子,宅子所在的巷道没有硬化,天又下着小雨,导致路面泥泞不堪。踩着泥水,我们夫妇跟随荀主编走到门口,一位满头白发、斯文而内敛的老者迎了出来,不用说,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拜访的拥有“中国根石艺术高级职称”的根雕艺术家李林老师了。

李老师展厅占据了西边一层的两间屋子。展厅没有豪华的装修,水泥墙面,地下四周全是根雕作品——“鹤”。仙鹤个个细细的长腿,长长的脖子,尖尖的嘴巴,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不禁发出由衷地赞叹:“真美啊!这一共有多少只仙鹤啊?”李老师说有二百多只。我脑子里瞬时蹦出了有关鹤的词语:“鹤立鸡群”“鹤发童颜”“闲云野鹤”“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一只巨大的“麒麟”立于小小的展厅中央,宣示着它的重要性。“麒麟”威猛雄壮,惟妙惟肖,这应该是镇馆之宝了。《弥勒佛》《雄鸡鸣晨》《爱我中华》《千年龟》《文房四宝》《孔雀开屏》《举杯邀明月》《松鹤延年》《中华魂》《孙悟空》《嫦娥奔月》《骏马奔腾》《玉兔》及各种形态的“笔筒”等等不一而足……

伴随着我们的惊叹,参观完展厅。李老师微笑着讲述起了他与根雕的渊缘以及和这一件件作品的故事。

“根”寻

小时候,他看着酷爱根雕的父亲雕刻的昂首挺胸的雄鸡、跃跃欲试的兔子、惟妙惟肖的仙鹤时,两眼放光,对根雕的热爱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坚实的种子。只是长大后因上学、参军、工作,心中的热爱不得不被搁置。

1997年,退居二线后,工作不再繁忙,于是开始了他的根雕创作。

正当他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一场车祸降临在了他的身上,导致左腿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当时最担心的就是怕再也站不起来,怎么去找树根呢?好在手术以后,经过超常毅力的锻炼,最后站起来了。之后他又不顾医生和家人的反对,拄着拐杖开始寻找树根。

李老师说,搞根雕创作,首先是寻找根材,最难的也是寻找根材。

寻找根材是一件又苦又累的活儿,有时候老伴身体不舒服或者是顾不上,他就自己一个人爬山涉水,钻沟溜渠,甚至跑上十天八天也寻不到理想的根材,其中的孤寂艰辛和茫然难以言表。

一次和老伴去老虎疙峒寻找松树根的路上,路过一个村子时,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五条大狗直扑他们而来,情急之下加大油门快速飞驰,五条大狗紧追不舍,眼看着就要被狗们撕扯上了,幸亏这时候主人出现。至今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老伴到现在不敢见狗。

在“中国第十二届根石美术精品展”中获得金奖的作品《高歌猛进》的原始根材,发现的时候它在后山上一块高高的石崖上面,李老师用尽气力手脚并用,爬了上去,眼看天快黑了,可是上去了却下不来。最后他狠下心,把树根绑在腰间,扒在崖面上一点一点地溜了下来,下来后两腿发软,再看看侧方深不见底的崖谷,再也不敢回头。

有时候是觅到了钟意的根材,却苦于取不出来,比如作品《文房四宝》中的笔挂的根材,曾在“中国第11届根艺石艺精品展”中获得银奖,发现它的时候,它镶嵌在一块大石头缝里。为了不破坏树根的纹理及其形态,必须把石头凿碎,才能让树根完好无损。可是身边又没有大型的工具,他便去附近的村子里借了洋镐凿了一通,发现石头纹丝不动,随后又返回村里借大锤,结果还是不行。在村里距离山上的两里路上往返了好几趟,用了七八种工具,硬是把树根原封不动的取了出来。多少年来,为了找到合适的根材,他几乎跑遍了蒲县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甚至邻县的多数区域也多次踏寻。

“根”技

根材取回来后,艰苦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第一道工序是去腐。大部分树根上面的腐质巨多,土块、石块、沙子、泥疙瘩、杂草和虫子等等塞满了缝隙,往往把一个树根清理干净了,李老师就变成了一个“土人”了。

第二是去皮除虫。树根拿回来后要先在清水中浸泡五至七日,尤其是捡回的根材,皮层干贴在根体上,如不把它浸泡透,使它带有足够的水分,蒸煮后皮也难以彻底去除。然后用碱水高温进行蒸煮,以防止龟裂、虫蛀、变形。在蒸煮时,必须保证充分的蒸汽和控制蒸煮时间,因根而异,灵活掌握。蒸煮后,再放在清水中进行浸泡,使根的纤维组织析出,浸泡一周后开始去皮,去皮时要特别小心,不能用刀凿,以免损伤纹理,最好使用旧的平头改锥剥离去皮,而后存放在干燥阴凉通风处进行阴干,绝不能风吹、雨淋、日晒,以防再次龟裂和生虫。如果根材特别巨大的话,还需要用注射器一点点把杀虫剂注射进去才能保证把虫子杀死。

第三是要对损坏的部位进行修复。树根干透后要进行加工时,最好先用清洁球顺着纹理擦拭一遍,以增强它的光洁度。对霹裂部位首先要除污灌胶,再根据部位采用不同型号的钎丝固定复位,十二小时后去掉钎丝,再对短缺部位采用仿雕法修复,才可继续雕琢。

第四是当遇到形体不足的根材时,要采用部分拼接法。拼接是根艺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大自然造就的根材不可能全遂人愿,如百鹤根材中,有一部分整体形象很好,但不是缺嘴就是少腿,为了物尽其用,节省根材,只有采用拼接法来补救。拼接的选料要做到与作品的根材合体、合质、合缝、合纹、合色,拼接部位应选在截茬、凹凸部位,用电钻打眼、灌胶进行插接,这样既牢固又天衣无缝。总之,拼接要隐蔽、伪装、不漏痕迹,达到拼接又不失自然。

第五要打磨抛光。为了使根艺作品显露出自然美的木质纹理的奇特形态,需要进行打磨抛光。他说,打磨的方法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手工,采用先木挫,后钢挫,最后用砂纸打磨;二是机械打磨,这两种方法交替使用。用机械打磨要注意不能损坏根体上有用的节、疤、或有形象的部位。用2号砂纸磨根材表面,空洞及多弯处可采用机械和木锉打磨,哪些地方需要精磨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否则就会把根材上有用的纹理和结疤打掉,损伤根体的天然机理和富有表现力的形象。然后用打磨机装上布轮或毡轮在打磨好的根艺作品上进一步全面抛光,坑洼部位用棉布擦拭抛光,以使根艺作品增加自然美的魅力。

第六要给作品配座。根据仙鹤一般多在湖畔和沙滩卵石上站立的习性,李老师采用根块做底座。这样有多少只仙鹤就有多少个底座,二百多只仙鹤根据它们的大小形态,采用不同形态大小的自然根块为底座,它不仅起到了支撑仙鹤的作用,而且把作品衬托的更加完美。

最后一道工序是除尘上漆。为了保证油漆质量,上漆前先用皮老虎或气泵将作品上的灰尘尤其是洞穴内残留的尘渣清除干净。

上漆是根艺作品不可缺少的一道工序,因为它能使根艺作品更加美观,起到防潮、防腐、防蛀的保护作用。现在最为方便适用的要算是亚光清面漆了,该漆具有快干、性能稳定、手感舒适、漆膜丰满、硬度足、透明度高、保色力强、色泽古朴等特点。大件作品采用喷枪喷漆,小件作品可采用手工刷漆,有杂质的漆要过滤后方可使用。为了达到良好的效果,大体得喷刷八到九遍,每遍漆后要用棉布擦拭一遍,增强光亮度。

这样一番下来,完成一件作品最短的时间也得十几天,最长的用过四到五个月的时间。尤其是它还要求你不仅会“木工”,还得是个“油漆工”。

李老师从未受过专业的教育和训练,全凭自己的实践、摸索和自学,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根雕技术。他的这一番讲述,就像是给我们上了一节形象生动的“根雕技法”课。

“根”魂

其实,雕刻的过程固然艰辛,但更考验人的是艺术创作。

根雕艺术是发现自然美而又显示创造性加工的造型艺术,所谓“三分人工,七分天成”。因此,根雕又被称为“根的艺术”或“根艺”。

有的树根一看大致像个什么,那么下来就是技术处理的问题了。比如制作“仙鹤”的那些黄荆根材,大都长腿长脖子,本身就有鹤的味道。可是有的树根,放在那里每天观察,每天和它对视,几个月甚至一年过去了,还不知道该如何创作。直到有一天灵感突然降临,“天灵盖”猛然惊醒,某种动物或者物件的形象叩响了大脑的门扉,喜悦的神经像通了电一样兴奋,他就知道“成了”。

其实,灵感的降临来自于日常的积累。

他平时最爱看央视的“动物世界”,专门观察各种动物的情态和习性。没事的时候拿上照相机,镜头总是对着空中的鸟和地上的动物,及时地捕捉它们的各种姿势和状态。创作的时候,积累的这些功夫就会爆发出来。

作品要匹配一个好的名字,才会更加完美。一件好的根艺作品,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根艺家的巧妙创意的完美结合。根艺家的创意不仅仅体现在似像非像之中,体现在雕刻及表面处理等工艺上,还应该体现在作品的命名艺术方面。

命名首先要含蓄。根艺作品命名一般都是选定素材确定立意后,或者是作品完成后的一项画龙点睛的完善工作。应该紧扣作品的内容和形象特征,切中立意,含而不露,把作品深刻的内涵意韵发掘出来。比如那条形似“龙”的作品,取名为《中华魂》既表达了作品的意图和思想,又能引导观众积极思维,产生联想。

其次命名要精辟。例如,一只形态卧着的孔雀工艺品,仿佛在想着什么,便命名为《思》。这个名字既简洁精辟又形象传神,使观众便于记忆,留下深刻的印象。

再次命名要巧。根艺作品的命名要巧妙,要启发观众思考,使观众正确了解作品主题。他创作的几百只鹤的根艺作品,在命名时就抓住了作品的特征,突出一个巧字,根据这些鹤的姿态各不相同,给予巧妙的命名,比如《小憩》《遥望》《悠然》《寻觅》等,都恰当地表现了作品的主题。

命名还要适度,尤其是抽象作品。具象的作品一看就明白,抽象的作品则需要反复揣摩,要启发观众的思路,引导观众去发现美,审视美,达到豁然醒悟的目的,因此,命名不可随意,更不可无度。。

这一个个腐朽的树根,经过了李老师智慧的大脑和灵巧的双手,变成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精灵”。

“根”愿

李老师不仅酷爱根雕,而且还是书画爱好者。早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临摹历代书法家的作品。他的作品涉及各种字体,尤以隶书和篆书成就最高。书法创作和根艺创作互相借鉴、相得益彰。

到目前为止,他创作的根艺作品大致分为四部分:鹤系列、文房用品、实用品、观赏品,共计约五百多件,书画作品约有一百多幅。篆书“百福图”“百寿图”和“千寿图”等作品叫人叹为观止,充分彰显着李老师的勤奋和功力。

李老师的创作不仅丰厚,还紧扣时代的脉搏,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如去年恰逢祖国建国七十周年,他标新立异,用玉米皮做材料,创作了烫画字“庆祝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的条幅标语参加了省、市的展览,好评如潮。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看着李老师的各种奖牌和证书,深感实至名归。
 

责任编辑:石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