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雨润心田菜花香——朔州阻虎堡

文化产业》记者 李嵋屏
                     摄影 马  鑫


        我与油菜花海的初识,是在去年的七月份,也是碎雨濛濛,水雾连绵。约好了,就不在乎风雨兼程,一任急雨敲窗,怎阻我赴约的坚定?山路曲折回环,雨刷来回梳洗着心境,心情既欣喜,又懊恼。欣喜的是,终于要见到传说中的油菜花田了,尤其是在摄影师的美图诱惑下,更是对它充满神秘感和向往感。懊恼的是,天不作美,铅青色的灰云蒙头,疾行雨急,缓走雨疏。反正也是下了,那就一簑烟雨任平生吧。

车行在道上,向远处一望,绸带一样的公路缠绕在山腰上,远山烟雾迷蒙,风车林立,近处树木青翠,芳草鲜美,清凉的山风裹挟着雨中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

渐渐地路的两边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黄花地,一层一层再一层。梯田像用梳子梳过一样,有的向着一个方向回旋,有的又似一条条的锦缎随山势起起伏伏,中间又夹着一条一条绿色的莜麦地,黄绿相间,一直到达山顶。仿佛是有人在天上握着一大把彩带,随风任意舞动。又仿佛是巨大的笔刷点金蘸墨龙飞凤舞一翻,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而山顶上一座座高大的风车,在金涛碧浪中,又似乘风破浪的风帆一样。

虽然以前也看过油菜花海,但那波浪翻滚的金色海洋时时吸引着我,风雨前行,山水无阻。

迷濛山雨菜花香,旖旎风光入画廊。

重彩边城写新卷,金风一路满山梁。

长城边墙和台墩烽燧在山际线上蜿蜒曲折,时隐时现,边塞的独有气息,粗犷而不拘小节。阻虎,那梦想中的油菜花田,现在已近在眼前了。好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雨渐渐的停了。

平鲁区阻虎乡境内的阻虎堡是著名的明大同镇灭胡九堡之一,许多村子边上有当年的砖包古堡,岁月的侵剥消融,古堡多成为土梁荒丘,唯有古堡边角的夯土层还倔强地挺立着,静默地、与世无争地安祥于雨后的迷离中,冷眼看世界,从容度光阴。

古堡静立,陪伴它的是成片的随风摇曳的油菜黄花和摇尾吃草的牛羊。嫩嫩的、细碎的看起来那样微不足道的油菜花开得正旺,像千千万万颗金色的小星星一样,柔柔弱弱。但谁也阻挡不了它铺天盖地地酣畅,恣意地、痛快地、自由地在群山之中、古堡之下、梯田之间放射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它们手拉着手,肩搭着肩,雨露滋润着,顽强地生长着,千朵万朵不计其数。一朵不是林,千亩汇成金。

雨后的油菜花之乡,成群结队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都为赴一场浪漫的古堡黄花之约。镜头云集,彩旗飘飘,山乡僻壤从没有这样热闹过,从没有因一方庄稼地而盛况空前过。花田里,边墙下,山坡旁,爱美的女儿们使尽浑身解数,摆出各种pose,尽情地让自己融入自然的花海之中,而四周是一圈或黑或白的长枪短炮,头顶上还有呜呜的无人机飞来飞去。搭舞台唱大戏,踢鼓子扭秧歌,山乡的欢乐总是这样接地气,而欢乐的源头则来源于这些接天连叶的油菜花海。

油菜花之美,不在于它的个体,而在于它的团队精神,它是以群体征服观众的最杰出的代表,更衬以长城的沧桑,踢鼓秧歌的豪爽,在塞外之地,一种暖色的、柔弱的庄稼花,竟也是别具一种柔中见刚的风骨。就像长城脚下的边塞儿女一样,勤劳朴实,聪明智慧,不张扬,不卖弄,却难掩其豪迈的秉性。

当我们站在远处的山顶上,向四周环视时,又是另一番的惊艳:天地、山峦、沟壑像一圈圈大画布,任由天公把调色盘里的五彩颜料随风流向山坡。伸出手,柔软的风从指缝掠过,指尖已经轻触到了近处的金色田埂,远处的飘絮闲云,连湛蓝的天空也离得是这样的近。

山雨初晴景方好,无垠野旷尽清奇。

风光绝顶极天幕,一任流年岁月稀。

奓开五指,在这四周的黄绿大画布上任性地来涂一涂,画一画。不用画笔,不用颜料,大自然与生俱来就是个调色盘。让我们随意地画五条直线,开心地画五条波浪线,反手再拍几个手掌印,用食指再抹几条灰青的乡间公路,捏几头牛驴,赶一群羊儿,点缀其间。再绣上几朵绿绒球一样的老白杨,搁在我们画下的五线谱上。

那画就的梯田上,一串串跳跃的音符,鸣奏起一曲欢畅的山歌。

崖畔上手舞红纱巾的妹子正在向山对面唱着:“三圪梁梁的油菜哎,一圪梁梁高呀哎,挑了来挑去,就数哥哥好呀哎……”

“映带斜阳金满眼,英残骨碎籽犹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清香四溢的胡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阻虎乡的人民,依托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优势,开发绿色新农村生态避暑旅游。红山的荞麦花,白兰沟、迎恩堡的油菜花,大干沟的向日葵,随处可见的古堡长城,交织成一幅边塞四时胜景图。

而边塞之美,在于它的六月碧绿,七月荞白,八月菜黄,九月朵朵葵花向太阳,十月收获采摘人儿忙。观光揽胜,风物无限,特产美食,名扬天下。

壮美的生态,壮观的农业,壮阔的山川,壮丽的边塞文化,成就了壮实憨厚的平鲁。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淳朴厚重的边塞人民,走过了兵戎相见,金戈铁马;走过了背井离乡,西口大漠;走过了荒山秃岭,饥寒交迫;走过了山路崎岖,缺水少粮;如今正走在意气风发的改革开放最前沿。放眼层峦叠嶂,这水墨一样的山乡,花海浪碧,大野浮金,雨润山川过后,正是那梦中的田园。唯愿这梦想中的田园,与这沟沟坎坎一道,天长地久……
 

责任编辑:石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