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潮涌桑源 纵情放歌——访歌词作家李成斌

《文化产业》记者 李嵋屏
 

有人说他是塞北的贺敬之,有人说他是神头泉边的大诗人,也有人说他是桑干河边的好老乡。

他,出生在塞上江南神头,成长在桑源河畔;他在神头泉边耕过地,锄过田,抓过粪,动过镰;他待过文艺宣传队,当过中学教员;他读过师范,当过校长,也登台当过演员。

他,53岁开始练习写诗,64岁又尝试写歌词,十四年来,发表诗文400多篇首,四次夺得全国性诗词大赛金奖。2017年以来,有18首原创歌曲面世。2020年,又是他的一个歌词创作丰收之年,上半年已完成九首原创歌曲,其中五首已公开发行。

他,随和,豁达,乐观。

他,积极,好学,仁孝。

他,就是我们的好老乡,我们的诗人、歌词作家——李成斌。

从诗人到词作家

一个年过半百的半道上开始学习写诗的人,不是为了消磨时间,也不是为了扬名四海,除了内心的热爱,再也找不出什么恰当的理由来。

学习,就要认真学,从头学。从2007年发表第一首诗作开始,十四年来,从炼字、炼句、炼意开始,从民间故事、民歌、民俗谚语中汲取营养,作品从古体诗到近体诗再到现代诗,他稳扎稳打,一头钻进去,待到回眸,已是成绩斐然。

李成斌从小热爱文艺,尤其对民歌信天游情有独钟,在师范读书的时候,还专门学习过识谱和演唱。如今诗歌的创作让他把自己的爱好融入其中,他用信天游的形式联系身边的现实生活,创作了许多优秀的诗篇,如《金龙池水清又长》、《一个农民工的手机情话》、《三进朔州》等。

诗和歌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姊妹,密不可分。李成斌特别崇拜乔羽、阎肃这样的歌词大家,因为他们的歌词内涵深刻,形象生动,又通俗易懂、民族化、大众化、时代化、生活化,深受广大音乐人和人民群众的喜爱。李成斌经常反复研读名家歌词作品,从中吸收养分。

长期的诗词创作,给李成斌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功底。有了写诗的基础,他总想写写歌词,来抒发一下心中的激情。2017年,李成斌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歌词《妈妈最爱咱当兵人》。

有了好词,马上想到好友温孝贤先生。温先生年长李老师三岁,酷爱音乐,尤善谱曲,不仅是位中医大夫,还是一位知名的诗人。他谦虚好学,平易近人,作风非常朴实,从小天资聪颖,谱曲无师自通。当年拉着风箱哼调调,劳动间隙作小曲。温先生看了这首歌词后很满意,没用两天时间就给这首词作了曲。

李成斌拿着曲子反复哼唱后,很高兴,就把温孝贤打印出的歌页送给《朔州日报》社原副刊编辑部主任庄满看。庄老师拿着歌页反复看了好几遍,连称不错,没几天,就把这首歌发在《朔州日报》副刊上。

这个鼓舞好大,一下增强了李成斌写歌的信心,从此,一发不可收。

美好生活 创作之源

春来桃杏照花蕊,夏至蛙蝉相唱和,秋归鸿雁鸣霜月,冬晓雾霭起暖情。桑干河的源头神头泉,波光粼粼,源远流长。站在河边,夕照归牧,芦苇荡蒲,雾凇妆白,水鸟凌湖,雁门关外的这块黄土地,山青水秀,人杰地灵。生活在这片肥田沃土上的儿女,谁不深深地眷恋养育自己的美丽故乡呢?

李成斌就出生在这旖旎秀美的神头泉边,他无限地眷恋着脚下这片土地,他的笔下充满了对这片土地的深情赞美,他的歌词中喷涌的全是对故乡山山水水的热爱之情。

就像他自己写得一样:“神头是生我养我的家,画不完的山水,写不完的爸妈。泉子里浸泡着金色的童年,沙滩上嵌印着光光的脚丫。神头是我创作的源头,想起那火辣辣的庄稼汉子,和那母亲般的婶子大妈,总想拿起笔,把我对老家的挚爱尽情地挥洒。”

怀着满腔的热爱,饱蘸着浓情,他把这种对故土的眷恋化作了一首首优美动听的家乡颂歌。

《桑干河 我的好老乡》、《儿女山 我回来了》、《又见儿女山》、《梦回故乡》等几首体现朔风朔韵的新歌相继问世后,立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强烈的共鸣。《我家住在长城下》、《右玉老乡》等几首体现朔州地域特色的歌曲正在谱曲,《火辣辣的妹子喝不醉的酒》、《看见久别的你》这些年轻人特别喜爱的歌曲也正在制作中。

桑干河,我的好老乡,

梦里那个也想着你那美丽的脸庞。

告别了土窑洞,

搬进了新楼房,

听不够的大秧歌,

看不尽的好风光,

你还是你呀我还是我,

一杯杯的梨花春哟四季飘香。

陶醉在这美妙的意境中,我不禁要问,是什么样的动力让李成斌年纪越大创作激情越高呢?

他常常说,咱是在农村生活长大的,农村就是咱的根,这个根斩不断,忘不了,一辈子,扎得深。中国最广大的地区是农村,农村对人们的影响,对整个民族的影响自古以来是根深蒂固的。城市的繁华,是由农民工一砖一瓦建造而成的,是由农村一米一菜来供应的。农村乡里乡亲那种真挚淳朴的热情,农民身上闪光的东西,任何人都比不了。劳动人民的勇敢和坚强,勤劳与质朴,都是在农村这块土地上孕育和滋养而成的。所以,在我的笔下,常常都是歌颂劳动者,歌颂农民,歌颂农村,歌颂故乡。

生活是美好的,生活当中有许许多多的感动。李成斌说,“我除了没有要过饭,从小什么苦都吃过。所以,一旦享受到一点点幸福和快乐,就感到非常的高兴。我非常感谢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平时我总是在找寻别人身上的闪光点和能让我感动的东西。尽管生活当中美的东西有时微不足道,但只有将它无限扩大,才能改变人们对世界和社会的认知,这样才能促进社会的文明与进步。用美的东西来感染大家,才会受到大家的欢迎。”

不论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亲情、爱情、友情、乡情是永恒的主题,在李成斌的作品中大部分展现的是亲情和乡情。社会的发展,家乡的巨变,让我们越来越深切地体会到,生活的美好,时代的美好。所以,李成斌心中的激情越来越多,灵感也越来越多,身边一切美好的东西在催生着他的创作激情,胸中蓬勃而生的赞歌自然地流淌到了笔端。

面对着故乡的青山秀水,目睹着家乡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他,文如泉涌,纵情放歌。

潮涌桑源 纵情放歌

2017年至2019年间,李成斌先后五次上朔城区儿女山采风。儿女山是朔州的好去处,是朔州的一块风水宝地,夏秋之际,风光秀美怡人。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满坡的牛羊,遍野的碧绿深深迷醉了所有的人。层层山峦里那火炬般的藜麦,金灿灿的油菜花,飞舞的蜂蝶,欢乐的男女游客,让人流连忘返。每次进山,大家都在村里的老乡家吃饭,憨厚淳朴的山民,香喷喷的炖羊肉,热腾腾的蒸莜面,这些都给了李成斌无限的温暖与感动,更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

回来后,李成斌提笔写下了《儿女山 我回来了》这首歌词。还是老朋友、好搭档温孝贤给作的曲。机遇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2019年春末,一位关注李成斌的朋友用微信给他发来两条信息,分别是中国大众音协和山西省音协为迎接国庆七十周年面向全国征集最新原创歌曲的通知,投稿仅限两首。

于是,李成斌和温孝贤两人再次合作,又写出了《桑干河 我的好老乡》、《黄土地》两首歌,和先前的《儿女山 我回来了》加在一起,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分别投给了中国大众音协与山西音协。没想到《桑干河 我的好老乡》和《儿女山 我回来了》分别荣获中国大众音协和山西音协“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原创作品大赛”优秀奖。

2019年,年终岁末,李成斌、温孝贤又合作写出了《又见儿女山》,不仅获了奖,还和获奖作品一起参加了“北京2020感动中国原创作品新年音乐会”,同时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歌唱演员桑康在音乐会上还演唱了这首获奖作品。

市文联李志斌主席看了他们合作的几首歌曲后,专门给李成斌打电话说:“李老师,我看你诗写得好, 歌词写得更好。咱市里写诗的人很多,但写歌词的人却很少,你就发挥长处,今后给咱市里多写点歌词吧!”

文联主席的鼓励和期望对李成斌的触动很大,能得到这样一位领导兼朋友的高看,还是觉得挺荣幸的。于是,他每写成一首新歌词,总要先发给李志斌主席,向他征求修改意见。而每次都会得到李主席的充分肯定和热情鼓励。

2020年以来,李成斌接连推出了九首原创歌曲。刚刚完成MV的《走进神奇的西藏》,是受庞顺泉摄影作品的影响和启发创作而成的。

庞顺泉是全国知名的摄影大师,他经常去青藏高原采风拍摄,每次回来都与李成斌分享他所拍摄的美照,分享去青藏高原旅行的感受,两人经常交流看法和认识。李成斌虽然没有去过西藏,但是对庞顺泉的图片感受颇深,曾写过两首新诗来赞美他和他的摄影作品。今年,李成斌根据这两首诗,写成了《走进神奇的西藏》这首新歌。

知音相助 歌越关山

有了好的作品,自然会有慧眼识珠的伯乐和知音来发现和打造。

李成斌的一位朋友对他说,你现在这个年龄了,退休了还能再搞这些东西,真是让人感动,让人无法想象。

其实,人走到哪一步都有哪一步的贵人,身边有太多的温暖太多的感动,促使李成斌更努力地把这些感动中国的内容写出来。如果没有写出好东西,感觉就像辜负了这些背后支持他的人一样。

一首歌曲要想达到上架和广大听众见面,其制作费用一般也得3000至5000元。三年来,山西万德隆工业技术有限公司经理刘含文,朔州儿女山旅游文化促进会会长、山西晋北藜麦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郭宝,朔州市儿女山旅游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周礼忠都对歌曲的制作提供了大力的支持和赞助。李成斌中学时期的好友,现居北京的吕桂珍同学,对作品的制作和推出,在经费上也给予了无私的帮助。众多老师、同学和朋友们的热情关注和鼓励,时时感动着他。他挥笔写下了自己的心语:

友情犹似江河水,滋润心田向阳花。

老树从头发新枝,昂首蓝天唱风雅。

李成斌用诗用歌从心底感谢这些朋友们,鼓励和支持是鞭策和动力。在耳顺之年,谁能想到他会重新焕发第二次青春?谁能想到,迟暮之年会喷薄迸发出这么多的热情,会创作出这么多优秀的歌曲?而且一首比一首精彩,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李成斌的歌词朴实动人,生活气息浓厚。温孝贤的谱曲旋律优美动听,易于传唱,两位老师的默契度严丝合缝,堪称是黄金搭档。三四年时间,他们一起合作创作了15首歌曲,其中8首已经上架公开发表,4首先后获奖。2019年11月,朔州电视台《大家谈》栏目还专门对他们作了获奖歌曲访谈。

他俩合作的这些歌曲明丽动听,感情真挚,让故乡朔州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飞出雁门关,飞向了全中国。

他们从底层走来,从劳动人民中走来,扎根生活,放眼世界。他们从小处着手,从家乡的每个地域风景着手,讴歌家乡,讴歌新生活,放歌新时代。

什么是好的文艺作品?只有扎根生活、扎根人民、扎根大地的作品才是真正的好作品。

李成斌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对本土歌曲的创作,他正在尝试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歌词创作,积极地向当今流行歌坛的最前沿看齐,也尝试着和外地的作曲家联手打造新歌曲。

2020年是李成斌歌词创作的收获之年,一至四月份先后写出了《登黄鹤楼》(温孝贤作曲)、《我是一朵小小的浪花》(温孝贤作曲)、《梦回故乡》(温孝贤作曲)、《跟着妈妈走》(温孝贤作曲)、《我的陕北我的延安》(杨柏涛作曲)、《走进神奇的西藏》(辛欣欣儿作曲)、《三角梅 我梦中的新娘》(姜丽娟作曲)、《我从武汉光荣归来》(温孝贤作曲)、《火辣辣的妹子喝不醉的酒》(罗健作曲)九首原创歌曲,其中有五首已拍成MV,上架优酷和腾讯。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如今,李成斌已深深地爱上了歌词创作,因为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每天都有动人的故事在发生。

清粼粼的桑干河,绿茵茵的新朔州,是李成斌歌词创作取之不尽的力量和智慧的源泉,一首首好歌像日夜流淌的桑干河一样,在他的笔下正奔涌而来。

责任编辑:陈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