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子栏目

殷炳生的兰草书屋

《文化产业》杂志 王 露

人物简介:殷炳生,笔名石溪,1961 年生于江苏丹阳。1988 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系,2009 年入清华美院高研班, 是中国著名画家霍春阳的入室弟子。现为中国画家协会理事、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兰风书画院 副院长、霍春阳传统艺术研究会首届研究员、金海泰艺术专业研究委副主任。其作品曾获中国兰文化书画大赛铜奖、第二届中国 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唯一奖等。

其作品被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刘海粟美术馆、山西省民俗博物馆收藏。近年来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书画展及联展,其书 画作品被国内及瑞士、美国、英国、新加坡、韩国等友人珍藏。

秋季午后,阳光正好,来到石溪先生的画室,里外两间,外间是一个简约的中式待客门厅,窗台上两盆兰花生 机盎然,内间有一个盖着毛毡的大桌,墙面周围错落有致地挂着石溪先生的作品和照片。写写画画是石溪先生的每 日必修课,从下午三点开始,直至尽兴而归。

兰草书屋是其斋名,聊天中方知,此斋名是因最先养了吊兰而得名。来太原工作后,八年的单身生活让石溪有 了众多闲趣与爱好,养鱼、看杂书、写字、养吊兰。

石溪先生在画室里总喜欢放一台音响。他常听中国古典乐曲,偶尔也会放些外文歌曲调剂。一来可以把外面嘈 杂的声音消减几分,二来可以让自己的内心不受外界干扰,快速进入作画的状态。中国传统古曲里石溪放得最多的 便是古琴和箫的曲子,他觉得其中有宋词的味道,能让他沉静下来创作。

石溪先生二十五岁初学写字,机缘巧合之下拜书法家王留鳌为师。他从颜真卿《多宝塔》开始日复一日地书写, 在家时常常练习到深夜,出差时也会找来报纸练,不曾间断地练习一年之后,已到在硫酸纸上书写和原帖重合相印 的地步了。学习行草时,王留鳌老师让他去古籍书店挑一本称心的字帖,石溪一眼便看中了董其昌的字帖。他喜欢 董其昌的用墨浓淡相间,分行布局疏朗匀称,书风飘逸空灵。

三年学字,有良师益友相伴,也有三扔其笔之时,苦练和钻研期间石溪对自己的书法要求越来越严苛。石溪先 生曾就此跟我说过一件趣事,他当时年轻练习不得法时还气得将自己的毛笔从窗户上扔下去过,但最终还是又跑到 一楼捡了回来。毛笔终究是石溪先生放不下的。

林散之先生曾说:“字的境界有多高,画就有多高。”书画同源,书在前,画在后,中国画的画不叫“画”而 叫“写”,石溪先生聊起书画便停不下来。当我们聊起他最后转而学国画的原因时,他说,东方艺术的基础是书法, 西方艺术的基础是素描。字也有枯、湿、远、近、浓、淡。既然基础已有,那就从画兰、竹开始。五十岁时石溪先 生开启了艺术的另一扇大门——写意花鸟。

石溪先生是霍春阳老师 2009 年收的七个弟子之一,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对石溪的影响颇为深远:“你们现在 看似什么都不缺,但最缺的就是时间。”时间对于五十岁左右从字转而学画的石溪先生来说的确太珍贵了,他要把 更多的时间留给艺术。于是,广交朋友的他开始“裁剪”自己的朋友圈,减少不必要的社交。乃至后来在画院期间 他都常常把自己关起来创作,任谁来了都不多理会,只埋头于眼前的笔墨纸砚。

在兰草书屋,看到的大部分创作是兰花,竹、荷次之。当问起他为什么偏爱画兰时,石溪先生说:“因为兰花 是美人,古人曰‘香草美人矣’,她有一种不争不抢的美,含蓄优雅的美,简淡清雅的美,还有一种羞涩谦虚的美, 总之又美又香,古人还称她为香祖啊!”

兰之美,中国人最懂。兰花是一种精神、一种艺术,更是一种情怀与境界。兰乃王者之香,竹为君子之心,故 孔子咏之,屈原歌之,东坡为之,幽怀为寄,高标自况。

石溪说自己最初学画,以文徵明为主线学习其飘逸洒脱,郑板桥为副线学习其刚正不阿。在霍春阳老师的影响下, 以古人经典为师,其获良多。他不惜重金收藏了很多古代绘画典籍,有《芥子园画谱》《三希堂画宝》《宋画全集》《元 画全集》等。他在这些书中探寻古人用笔之法,再加之长年累月对兰、竹的观察与其厚实的书法功力,故其所书兰竹, 灵动自然,格调清雅。霍春阳老师评价:“其绘画从虚静中求淡雅,心神专注而娴熟,精到地驾驭虚实相生,计白 当黑笔墨技巧;通过墨色的对比、过渡与交融,精妙地去构染笔墨、造型与意境的和谐统一,从而营造出悠然恬淡、 娴静典雅、极具东方神韵的花中境界。”

石溪先生踏着中国画的传统脉络一路钻研,其兰花笔简意繁,耐人寻味。一笔落于纸上便蔓延出许多丰富的内涵, 两三笔便营造出兰独有的气韵和情调。观察他的画,发现其画多为清雅的水墨,少有颜色润饰,反而更凸显其线条 的灵动与自然。石溪先生说:“我不好颜色,墨色是我唯一喜欢与爱。”

他的勤与专、痴与迷,终使其笔下的兰竹入古出新,而数十年的书法功底在其写意中也渐渐展现出来,笔墨灵 动飘逸且不失高古雅淡。“华北地区一支兰”“当代画兰仙手”的称号广为人传,而石溪先生依旧日复一日在自己 的兰草书屋,与兰、竹相伴,以画传神,抒情写意。

离开兰草书屋,以至暮色初降,突想起窗台的青绿竹子。在这座北方城市里,石溪先生真是我见过的养竹养得 最好的一人了,更别说那几盆他珍爱的兰花。石溪先生淡然处世,不慕名利,为人豪爽洒脱,不拘一格,如同他养 的兰、竹,他笔下的兰、竹。其兰草书屋,则是在这个浮躁喧闹的世俗里最难得的静雅之地。石溪先生在他的兰草 书屋里潜心创作,践行着“一生兰、半生竹”这句古语。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文化产业网
			官方微信
			
			文化产业
			客户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